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4年09月13日 星期六 多云  

2014-09-13 22:00:46|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的课安排在上午第四、五节,之前有的是时间做自己的事。

太太说,既然这么有空,我们今天早上买水豆腐喝,如何;另外买白馒头,那种小的,一块钱两个的,不要再买红糖馒头。我知道上街买水豆腐必定是我,就问,要不要买几个包子。太太想一想,说,那就买两个。我说是买肉包子还是蔬菜包子。太太说买蔬菜包子吧,早上吃油腻的包子,有点反胃。

早上气温低,比较合适贪睡的人,也适合爱做美梦的人。一觉醒来,就到了7点多,洗漱完毕,提着茶缸出了门,到楼下的时候,校园内有点空荡荡,初中各年级的学生已放假回家,高中三个年级的学生早就被班主任关在教室里,正哇啦哇啦早读。偶尔还有一些打篮球的人,呼哧呼哧地叫唤着。

 

前几天说到学校的退休老教师黄老师,向我推荐佛教道义,是否是希望我能够皈依佛门,不得而知。我想万一我真的出家去五台山,削发为僧,青灯木鱼,太太肯定不会同意的。如此一想,不能因为个人的爱好而让家人空悲切,这不符合佛教道义,出家之心也就烟消云散。

这骑着自行车出了校门,刚骑到骨伤医院大门过去不远处,看见黄老师手中正拿着一张纸,与上回给我的一模一样,正在对一个老妇人宣传什么。我经过他们的时候,听见那个老妇人说,就是什么坏事都不做的意思,我懂了。

我可以猜测出他们相遇并对话的情形。

黄老师和老伴一同上街,去农贸市场买菜,途中遇上一个认识的老妇人,热情地打招呼,然后掏出写有文字的纸条,对着老妇人一番莫名其妙的说辞,总之就是说佛教好,信佛并不是不吃肉,吃肉依旧吃,只要心中有佛就行。老妇人听了老半天,大抵知道怎么回事,就说信佛是好事是好事,我也想信佛。

黄老师指着纸条上说,你看看这上面,历代的领袖都说佛教好,人家什么人,伟大领袖,他们都信佛,我们普通百姓就更应该信了。老妇人说,可是我不认识字,这纸上写的是什么,我都看不懂。黄老师就一五一十地读出来,当读到“诸恶莫作”时,老妇人听不懂。

我们这里的土话,读到“诸”这个字时,都会读成“居”,而我们这里把“猪”也叫成“居”。所以,估计老妇人听到“诸恶莫作”时,误认为是“猪恶莫作”,心中犯嘀咕,“猪恶”是什么东西,于是就问黄老师,这“居恶”是什么意思。黄老师文化底蕴雄厚,就解释说,这个“居”,不是我们所说的“猪”,而是所有的、全部的意思,“居恶”就是什么坏事,所有的坏事。老妇人恍然大悟,说,就是什么坏事都不做的意思,我懂了。

以上是我凭先天幻想的优势,自己在脑海中想象的,一般人还真的想象不出来。看到我都这么大的年纪,想象力居然还这么丰富,诸位看官,反思一下你个人以及你身边好友的想象力,你和你的小伙伴会不会因此惊呆了!也因此喟叹残酷的现实生活将你们所有的美好想象力都给摧毁殆尽。

岁月是把无情的杀猪刀,又何尝不是一碗孟婆汤,将我们先前所拥有的美好全都抹杀在前期的记忆中,留给我们的只有活命,赚钱,赚钱,活命。

 

刚才都是我故作清高之谈,其实不仅仅是诸位看官,即便是我,自忖也罢,别人认为也罢,都以为我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隐于野”的隐士,真实情况完全不是如此。生活在急功近利的世间,谁能真正摆得脱世俗的束缚,我何尝不是一条涸辙之鲋,正等待别人的一瓢水,将我从困境中救活过来。

昨天下午,教务处通过平台发布消息,说,岗位任职竞聘各个阶段的进级(晋级)排名已出(学校)、实施方案及岗位设置职数张贴在办公楼三楼会议室,请各位教师今天下午查看,明天星期六敬请各位教师整理自己的个人岗位申请表。高级找兰秀英,中一找邓德平,中二找程婷,退休教师找闻流兔。

这件事早一两个月就提及过,应该与加工资有关系,虽然加的不是很多,但如平民百姓,多一元总归不是坏事。像高级职称的教师,假如是2000年评定的,那么这次就属于“直聘”等次,也就是说,他们不用做什么事情,直接可以达到“五级”,至于“五级”工资最终为多少,谁也不知道——总之,要比现在多些许。

事情就这么奇巧,偏偏我是2001年评定的,按照规定就少一年的资格,那么我就属于“竞聘”等次,也就意味着这次晋级,我可能晋级,也可能不晋级。或许有人认为,就算不晋为“五级”,暂时停留在“六级”,相差也就是那么区区几个钱,不伤大雅。

问题是,中国的事情,往往虎头蛇尾,今年做了明年就不一定会做。这就像坐公交车,一班公交来了,你能挤上去最好,车载着你往前行;你不能挤上去,只能希望下一班。但下一班公交有没有,还是一个谜。

 

想起来就心有千千结。

这中午看见天空有点云,太阳也不是很厉害,就跑到外面去钓鲫鱼。离开嘈杂的环境,换一个乡村的景色,心境会清净很多。村子里人不多,显得非常寂静;林林总总的树木,现在开始陆续落叶,秋风吹过,枯黄的叶子一片,一片,落在草地上,落在水塘里。鸟在树枝间鸣叫,鱼儿在水中翻跃,一只小小的野鸭子在水塘中间游弋。

一丛灌木林,遮挡住了太阳光。我搬个小凳子,坐在砌成洗衣服的台阶上,鲫鱼不是很多,上钩也是偶尔。我们用的是粉,主要是防备一种小鱼,我们称之为“麻鯵”。它个头小,动作迅速,抢食很快,却又难以钓上来,很麻头的。

后来朋友来了,说这里不好钓,我们换一个地方如何。

于是我们收拾渔具,换了一个地方。水塘在村前,北面是房子,其他三面是稻田。现在稻穗上挂着细细的白色花,应该是在灌浆。这水塘面积不大,鲫鱼有不少,也有大的,我就钓了一条半斤重的。还有草鱼,到了傍晚,草鱼开始吃草,我钓了一条大草鱼,后来又钓着了一条,挣扎了良久,只是钩子断了,鱼跑了。

有人说大可惜了,这条鱼至少三斤。我笑着说,没什么可惜的,凡事讲究缘分;我跟这条鱼缘分未到,它不属于我。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