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4年09月08日 星期一 晴  

2014-09-08 22:33:24|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太说她声音哑了,早上吃面条呀,吃腌粉呀,都不行,要么吃稀饭,要么吃水豆腐。但是,稀饭必须前一天晚上用电高压锅定时煮好,今早就可以吃,然而昨天晚上没有做好准备,那么,只有一项供选择,那就是吃水豆腐。

吃豆腐当然容易,关键是谁去上街买。太太说因为声音哑走路都不方便,更别说骑个自行车上街,万一不小心将人家的轿车撞坏了怎么办,言下之意只有我去买。

我虽然很想睡,但不得不起床。早上校园里非常沉寂,只有几个打篮球的在奔跑,并咆哮着。骑着自行车就出了门,街上的人不多,虽然已经是7点多了。径直骑到农贸市场的北边小门,然后推着自行车进去,对卖水豆腐的说,买水豆腐。那老板似乎认识我,说,你很久没有来买水豆腐了。我说,现在开了学,并不经常来;有两次来得比较早,你还没有来。她说,买两块钱吧。我说,是。

旁边一个应该也是买东西的女人,看见老板正在为自己装东西,就对老板说,我来帮你卖。说着就找塑料袋,老板说,他带了茶缸来,不用塑料袋子。我把茶缸递过去,那个女的就拿起勺子,好像是勺稀饭一般,看来非常生手。人家老板勺水豆腐,都是一层一层勺,薄薄的,这个女的倒好,一勺就是一大块,估计她也是做生意的,勺到快满茶缸的时候,她就停了手,我还以为她会认为,反正不是自己的水豆腐,多给点人家也不妨。

 

回到家里,太太说,刚才H打电话来,问你去不去荷岭钓鱼。我说,据说今天很热,都要达到37°,现在时间这么晚,不去吧。太太说,不去也要打个电话。我于是就打个电话过去,朋友说,很晚才醒来,躺在床上感觉无聊,就想去荷岭钓鱼。我说,这么晚了,荷岭那个地方一般都是钓早上,或者钓傍晚,恐怕难钓。朋友说,反正呆在家里也没事,就当出去走走。我说,好吧,那就去看看。

提前下楼,到架空层收拾渔具,这回将自己七八年未曾使用过的甩竿重新放入渔具包,然后看看有没有炸弹钩,结果没有发现。从前我是有很多的,每次垂钓都带在包里,前段时间给了舅舅,心想,反正自己也不想玩甩竿。殊不知今天又开始用了,却发现自己没有了,转念一想,说不定朋友包里会有,到时临时借用一下就行。

在车上,我就问朋友,有没有炸弹钩。朋友说,我从来不玩甩竿,肯定没有;刚才打电话你又不说一声,我给你买一个。

车到目的地,村子是进不了的,房屋之间相隔太近,我们的车子比较大,转弯肯定会碰到墙壁的。于是从村子退了出来,听说村口有一条小路,径直可以到达水库边。恰好碰到水库主人的父亲骑着电动车从村子里出来,一问,就在路口不远,比较窄,因为三轮电动车过多碾过的缘故,窄窄的路面,有四道车辙印,其他地方长满了草。

我疑心开不过去,但是司机说,没问题,底盘高。果然就开过去了,幸亏目的地有一块拔了花生的地,比较结实,足够有地方停放车辆,以及车辆掉头。水库岸边全都种满了豆子,高高的豆荚齐腰高,把路给遮挡住了,还有野草,伴随着豆荚一块疯长,叶尖上还带着露水。我们走一步,就要用手里的渔具包将野草、豆荚拨开,勉强可以看见窄窄的路。

到了苦楝树下,阳光已经照到了树底下,想借助苦楝树遮遮阴就困难。没有风,比较闷热,大家就可以做开钓的准备——拌饵料的,捏鱼饵的,拿鱼竿的,我拿出遮阳伞撑开,有一块阴处,就感觉有丝丝凉爽。我们将大把大把的菜枯撒入水中,然后在钩上安上鱼饵,静等鱼儿来上钩。

天气闷热,背上大把大把的汗水在流淌,衬衣很快就湿个透,干脆脱下衬衣,光着膀子坐在遮阳伞下,将湿漉漉的衬衣摊放在遮阳伞上暴晒。很快,看见手竿的浮标往下沉一下,又径直往上浮,直至浮标横在水面,猛一提竿,一条草鱼就上了钩,只是个头不大,不过两斤左右。

原打算是来玩玩,没有打算能钓到鱼,现在居然上了一条,高兴也是必然的,心想,干脆拿甩竿出来玩玩,没有炸弹钩,就用三个单独的鱼钩挂在连接器上,权当半个炸弹钩。非常遥远的年代使用过,现而今重新动用,灵活性还不错,甩得也比较远。这一甩,过了很久,夹在上面的铃铛华丽丽地响了,居然钓上了一条草鱼。

不久,手竿又钓上了一条,总共钓着了三条草鱼。时间到了12时,有点微风,这个时段想让鱼咬钩,是非常困难的。我就提议说,回家吧,时间不早了,我还要两边跑呢。朋友说,怎么两边跑。我说,没办法,中午到丈母娘家里吃饭,晚上到父母家吃饭——这还算好,幸亏才一个丈母娘,多几个还不会累死。开车的朋友说,我跟你不同,我是从来不去丈母娘那里去的。

 

中午在岳母大人家吃中饭,正吃着,岳母大人回来了,别的不用多说,上桌打麻将,“老娘已经很久没有玩麻将了,你们今天非要陪着老娘玩到4点,因为4点我要去上班”,岳母大人如是说。

我玩麻将的手气非常糟糕,所以一直不敢染指,若果一家派一个上场,非太太莫属。太太反应虽然缓慢了一些,打牌很少看桌面,只顾看自己的牌,很多场合下该碰的没有碰,该杠的没有杠,该胡的没有胡,但也正是这样的弱点,变成了优点。死去的岳父大人对大女儿疼爱有加,所以,只要太太上场,老人家可能在天国暗中指点,故必定会赢,无论大小。

今天本来赢了不少,中途换我上场玩了四五局,没有胡一局,把赚的全输了,还亏欠不少。太太说,你的手气怎么这么差。我说,你老爸不喜欢我,坚决不让我胡一盘。

下午4点,岳母大人去上班,我们则驱车回上湖,太太准备晚餐,我先帮着择菜,然后跟邻居聊聊天,提水洗洗车。

天气依旧闷热,脱下上衣洗车子。太太惊讶地说,哎呀,你的背为什么这么黑。我说,上午去钓鱼时,没有穿衣服,光着膀子。太太说,恐怕会落皮的,这下可好。母亲听说后,说,怎么这么喜欢钓鱼,也不怕晒,我们又不喜欢吃鱼。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