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5年11月20日 星期五 小雨  

2015-11-20 21:43:07|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文老师,再怎么的糟糕,好歹对专业知识是能够懂一点的,说起话来,稍微有点与众不同。在与他人交往过程中,一般都是察言观色,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看菜下饭——通俗地说,就是能雅就雅,必须俗的时候就要俗,必须庸俗的时候就要庸俗。

比如语文老师之间说话聊天,间或会有一些固定的古诗词,或者俗语脱口而出。说到两件事情毫不相关,就会用“这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的话来概括。今天第一节课一下,就有老师叹道,再上一节课,今天的教学任务就算完了,可以好好休息了。有老师就接口道:哪有什么用,明天还不是一样的有教学任务。我就说,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人生想多了,就没多大意思——文雅吧。

还有相互之间的暗语,一般人都听不懂的,只有语文老师才听得懂。这些暗语其实都是出自学生作文中的错别字。从前我读书的时候,老师经常说上课不认真听讲的“我”,你怎么老是“心不在马”。后来方知“心不在马”其实准确地来说,应该是“心不在焉”,因为有人写“焉”字的时候,有点张旭狂草的况味,看上去很像繁体字的“马”字,于是就有另类的成语“心不在马”之说。

学生的作文中,错别字那是比比皆是,他们写汉字,只凭借字音来写,全然不顾语言表达的需要。比如说“惭愧”,他们就写成“渐愧”;比如说“狠狠地”,他们就写成“狼狼地”,不一而足,挂一漏万,像这样的例子,哪里举得完呢!所以,语文老师之间说到某件事,如果说,这件事“我好渐愧”啊!千万不要以为汉字词典中又出现了什么新词汇,纯粹是一种内行人之间的调侃。

语文老师之间的调侃都能相互理解,但是跟其他学科的老师交谈起来,就有点把握不住,到底把话说高雅一点呢,还是说的更通俗一点呢,或是说得更低俗一点呢?这就要看对方的文化“造纸”(造诣)的高低。最佳的方式就是,在交谈过程中,慢慢地调整雅俗。

前两天说到领导亲力亲为的事情比较多,容易忘事,我们财务处就查出两位学生,中考分数没有达到划定的分数线,就必须要缴纳择校费,可是因为他们的户口隶属于郊区行政村(现在称作下关社区),依照规定减免一半的择校费。他们可是一分钱都没有交,就必须下达通知给班主任,让他们催缴。

我打电话给高一年级组的主任丁先生——这是一位执教生物学科的即将成为特级教师的老师,知识修养那是没得说,文化修养就得考虑再三才可以得出判断。我平时有事跟他联系,往往会忘却他的文化素养,说一些他反复再三也听不懂的词语,非要改造成最通俗最低俗的语言他才能“光”然大悟:哦,是这样的意思。

两位学生当中,一位名字中有个“瑶”字。我现在年纪渐大,容易忘却对方的文化素养,说起话来,好像是跟语文老师说话一样。我说,高一(6)班有个某某瑶的学生,通知班主任,要他近期到财务处来缴纳择校费。丁先生就问,哪个“瑶”啊。我说,就是那个“王”字旁过来一个“?”。丁先生就不明白,说,烧窑的“窑”字么。我说,这也差得太多了,是“王”字旁过来一个“?”。丁先生说,我写不出来。我于是改口道:你不是喜欢造谣么?“谣言”的“谣”,那个“言”字旁改成“王”字旁。丁先生暂时沉默,电话里就听见旁人在提醒,然后他大声地说,哎呀,不就是琼瑶的“瑶”字么,干嘛说得这么复杂。

我心想,你这家伙不错嘛,居然知道琼瑶,就说,我只想到要通俗地给你说,谁知道琼瑶这么高雅的作家你也知道。

另一位学生的名字中有个“轩”。我说,还有高一(12)班的某某轩。丁先生说,哪个“轩”。我本想给他说,是孟浩然《过故人庄》中“开轩面场圃”的那个“轩”,转念一想,他哪里有这么高深的古诗词素养,就说,“器宇轩昂”的那个“轩”。丁先生说,什么鬼“器宇轩昂”,乱七八槽的。我只好改口道:就是那个“车”字旁一个“干”字。丁先生还是不明白,说,什么“车”字旁一个“干”字,怎么写。我一听,跟这样的人想对高层次有素养的对话简直是对自己智商的一种侮辱,只好非常粗俗地说,就是“车震”。丁先生这才感兴趣,说,“车震”我是懂的……哈哈哈,就是“在车上干”吧。

我愧对我自己执教的语文学科,那么品位高尚的学科被我践踏得一无是处,我“渐愧”!

 

学校高中男子排球队,集训了一个来月,明天就要开始进行比赛。

之前的训练,有劳于原工会副主席徐先生,除了正常的教学,还要抽出时间来组织人员进行训练。这训练不是简单地说通知人过来就行,还得有各年级组的大力协助。我们学校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任何的工作丝毫不得冲击,故此,单单将各年级的运动员抽调出来,就需要领导出面协调,碰上什么开会呀,月考呀,都要协调,年级组主任有时还不高兴。

我忝列其中做领队,只是跑跑腿,跟领导要政策,跟后勤处安排工作餐,训练的时候做做搬运工,把一件件的瓶装水搬到训练场。不过,这些事情跟抽调运动员的事情相比,比较简单,打交道的人不多,一说就行;因此,当运动员们购买运动服装、运动鞋的时候,他们也给我买了一套,并且拍马屁似的把“8”号球衣归到了我的门下,运动服的后面标了独一无二的“WJH”字母,别人偷了去也不好意思穿,他姓名的声母不可能跟我完全相像。

今天上午下课了,我去跟领导汇报明天的排球比赛事宜,说工作餐的问题。领导说,我正要告诉你,两天的排球比赛都安排在我们新校区,吃饭的问题,直接到教工食堂就可以。我一听感觉也方便,然后跟办公室主任一说,他说,如果上午能比赛完那没有什么问题,万一下午还要继续比赛,晚饭就没有了,教工食堂周六晚上是不开饭的;要不到城南车站的那家“土菜馆”去吃。

我说,这倒是一个问题,还需要找领导汇报一下。下午找到领导汇报,领导爱校如家,估计有点心疼,又不好明确拒绝,只好说,如果得到冠军,一切都好说。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