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5年11月22日 星期日 小雨转阴  

2015-11-22 21:44:1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刮风下雨的日子,到新校区总归不方便,除非开车,风吹不到,雨淋不到,但时间还是比较长的,等同于骑自行车上班一样。新校区离老校区不过2公里,按理距离并不远,上下班也不很困难;但老天爷下点雨,就有困难了。穿戴雨衣,似乎可以遮点雨,但也因此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约束了自己的眼睛,在这车辆如织的年代里,每走一步都充满了危险。

但再怎么的困难,也不过就是两公里的路程;再怎么的下雨,也不过五六分钟的事情。如果,我对你说,有一个父亲,每天骑着摩托车,行驶25公里,从家里带着熬好的中药,风雨无阻地送到学校,送到小孩子的手里,那么,你还会认为自己行走两公里的路程是非常困难的么?

高一(12)班有个女生,刚开学不久,我就发现她的不对劲,宛如林黛玉犯了“不足之症”一般,整天萎靡不振,病怏怏的,从早上就开始,就趴在桌子上睡觉,上课也睡觉,晚自习照睡不误,我知道是身体的缘故,但我还是开起她的玩笑来,说她一早起来就睡觉了,一直睡到晚自习睡觉前,又接着睡,是名副其实的“神龙觉觉主”。学生们开始不知道为什么封这位女生为“神龙教教主”,当我把文字写在黑板上时,他们顿时醒悟,就大笑起来。

之后有将近三个星期,这位女生没有来上课,我疑心她是不是到医院去看病去了;后来跟她的父亲交谈,方才得知,的确是去了南昌、上海检查,医生检查不出有什么病症,叮嘱回家好好保养,吃点中药。

我是在一个早读的时候,天空正下着雨,站在教室门口的走廊上,望着阴沉的天空,然后看见这位父亲走了过来,个子不高,精瘦的一类,似乎中气不足,我就猜测这位女生之所以身体不佳,父亲的遗传在其中做了很大的祟。其实,之前也看见过这位父亲带东西过来,只是没有正面交往,这回我就对他说,你女儿身体好像不太好啊。他说,带她去了南昌、上海检查,医生说没有什么病,就让我们回来好好保养。

我问他是哪里人,他说他是大城人,我说,离大城还有多远。他说,还有三四里路,往奉新方向。我说,那你天天都这样送中药来。他说,是的,天天送。我问,你怎么过来的。他说骑摩托车。我心中不由产生一种敬意,说,这非常不容易啊,每天这样。他说,没有办法,必须要送的。我问难道附近没有什么亲戚,要不请他们帮帮忙。他说,附近没有什么亲戚。我说,这下雨天,国道上的车辆又多,你应该小心一点才行。他说,没关系。

今天早上,我换了课,去上第一节,稍微提早了一点到教室门口,又看见这位父亲送中药过来。他把女儿叫出来,交换好了东西,又问女儿说,明天你们考试,我怎么送到你的手里。小孩子说,你肯定很难找到我的,要不你放在门卫那里,到时我去拿。这位父亲说,那就这样。我说,如果你这个时候到,应该可以到班上就找得到的,这中药留久了,容易冷,冷了对身体不一定好。

我必须向这位父亲表达我对他的敬佩之情,我还要告诉这位学生,有这样父亲的爱护,你应该感到非常非常的幸福。我也希望人世间所有的父亲都能如此爱护自己的孩子,直至永远,当然,也必须包括我。

 

按年级组的规定,这个双休日上B表的课,那就意味着今天我的课是在下午第一二节,可是,有人约我今天去钓鱼,我可是很久没有去过过钓鱼的瘾了,碍于课表,开始还极力推辞,说课是下午的。那人说,难道你不会换一换课么。说得“于我心有戚戚焉”,赶紧一查课表,真是天助我也,上午第一二节,都是执教班级班主任的课,两位都是年轻人,好“欺负”,反正他们下午第三四节课都必须呆在班上,这样的换课并不影响他们年轻人谈恋爱什么的。八班的班主任谭老师就在语文备课组办公室,一说就好,十二班的班主任陈老师,昨天我去他办公室里找他,发现门似乎锁着,可是从窗户看,又亮着灯。

在备课组办公室,有很多年轻人坐在那里,我一打电话,他们边听边笑。我说,陈老师,我是教你班上语文的吴老师,刚才有人举报你办公室里传来女性的浪笑声,领导安排我去检查,发现门又锁着,这是怎么回事。陈老师说,门没有锁,我在里面改作业。我说,不对呀!我是推了门的,发现是锁着的,我是学校纪律检查委员会的监督员,有权力检查所有举报的情况。陈老师说,真的没有锁,我在里面改作业。

旁边的年轻人笑着说,人家可年轻着呢,别把人家给吓到了。我继续说,没有举报内容上的事情就好,这事好商量;还有一件事,就是你明天是上午第一节课,换到下午第一节课去上,怎么样。陈老师说,没问题。我说,好,既然你说没问题,说明你很通情达理;那么,前一件事也没有问题。

整个办公室笑翻了天。

 

我们垂钓的地方,属于黄沙岗镇枧溪邹家。我听说这个名字时,就感觉比较奇怪,至少我以为“枧溪”这两个字应该还是蛮富有诗意的,可是看看这邹家,没有山,没有岭,自然也就没有潺潺的溪流,那么,这“枧溪”从何而来。

养鱼塘就在路边,或者说村子的进口处,再往东过一座小石桥,就是村落,总共两口大水塘。养鱼老板的房子就建在水塘的南边。东边的那一口,水面浮游着一些鸭子,老板说,这次养鸭亏了几千元。我说,现在大家都作兴吃鸭子,很少吃鸡,为什么养鸭子还会亏钱呢。老板说,收购鸭子的贩子把价格压得很低,可是他们在市场上卖的价格却很高,钱都被贩子们赚去了。

我原本是打算钓鲫鱼的,拿的钩就是钓鲫鱼的钩,非常小,不料一开始咬钩的不是鲫鱼,而是草鱼,因为钩小,连跑了四条,第四条草鱼还把我的鱼钩给扯断了。我赶紧换了大一号的鱼钩,钓到了一条一斤半的,钓到第二条时,鱼竿的第三节因为爆裂,梢头的两节被草鱼拖到水底下去了,直到收竿回家,都没有看见浮标能够在水面漂浮,真是赔了鱼竿又断线。

等到中午时分,居然钓着一条两斤重的澎鲫,只是样子奇丑无比,大大的脑袋,大大的身躯,鼓鼓囊囊的腹部,尾巴陡然间缩了一半,还弯曲着的。看到这样的鱼,就想到妖怪,异形动物。问鱼老板这是怎么回事,老板说,这是因为鱼在生长的时候,被电鱼的人用电打到了。但最终我们谁都不想要,鱼老板说,我们自己留着吃。

之后,我连续钓到了鲫鱼,有两条两斤多重的,七八两的更多。有一个小伙子是另一伙钓鱼队伍的,跑过来看我的渔网中的鲫鱼,惊呼道: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大的鲫鱼,送一条给我么,要不我用一条草鱼来换。我说,你用漂亮的妹子来换我都不同意,我不喜欢草鱼,今天我特地到这里来,就是要钓鲫鱼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