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5年11月24日 星期二 阴  

2015-11-24 21:40:01|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永远设想不到你美好计划之后的下一步会遭遇到什么。

虽然今天是周二,按理必须上班的,但是因为高一的期中考试还在继续,没有监考任务的可以大大方方呆在家里休息。如我,昨天监完了考,晚上在其他老师“剥夺劳动权利”的关照下,顺利结束了阅卷任务,那么,今天至少白天可以好好休息一番——晚上有晚自习。我的如意算盘是,早上美美睡上一个懒觉,学学深圳人,“早上10点”起床,然后呢,当然是吃饭,吃罢饭后,就等朋友开车过来接我,一同到村前去钓鱼。

这样的如意算盘不算是过分的,但是老天爷不同意。早上不过640,就听见太太的寒暄声。太太是要参加监考的,所以起床要早。我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迷迷糊糊地想睡个回笼觉,听见太太的寒暄声,就知道有人来了。然后太太走进房间,对我说,那个黄老师来了,你快点起来。

黄老师德高望重,之前的日记中曾经提及,于我而言,从心底里敬佩他的为人。他昨天晚上在我阅卷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问我今天早上是否会经过排球场。我说,明天我休息,可以晚一点。但估计老人家耳背,没有听见,以为我依旧要早早赶到新校区去,说,我有点事想麻烦你,就几分钟。我说,到时我到排球场边上去找你。

老人家心急,也不听清楚我的话,这不,一大早就上门来。我心中虽然不愿,但也不得不起床。黄老师说,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了。我笑着说,今天我休息,还真是打扰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稿纸,上面写了一些字,说,我拟草了一个章程,想让你看看行不行。

之前我也说过,老人家心系家乡的教育,自己掏出10万元作为高考奖励基金,奖给每年高考考上大学的学生;同时,他也孜孜不倦地劝同村的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同龄人加入这个行列。你们还别说,真有被他老人家说动心的,虽然掏钱不及他多,但毕竟有,总归是好事。这回他拟了一个“章程”,想让我看看,能修改的就修改一下。

我看了一遍,依旧客气地说,我只说说我个人的意见,不妥的地方就请您多包涵。黄老师说,你是行家,你说怎么改都行。我说,单单这题目,就比较长,不如改成“翰溪黄村高考奖励基金会章程”。至于其他的,比如说,这宗旨中的老人家的名字,因为是从村里的角度写的,最好加上“先生”两个字,还有,这名誉会长、执行会长人员的名字后面,最好打一个括号,里面注明他们的身份,像您老人家,就可以注明“高安二中退休教师”……

我连续不断地说了一大通,在老人家的同意情况下,用笔在上面做些修改,添加了一些文字,增加了一些项目,最后说,您老人家本身写这个章程就写得好,我稍微修改一下,您可别见怪。黄老师说,你是行家,你是行家,改得好,改得好,你这样一说一改,我就放心了。送老人家出门的时候,我说,我还要向您老人家多多学习。黄老师说,我跟你是忘年交了,我还跟这里的一位姓熊的也成了忘年交。

黄老师所说的“姓熊的”,指的是在老校区负责工会工作的一位副主席,是从六中过来的,我们打交道的时间不长,不知根知底,见面点头熟,没有工作上的交流,更谈不上私交。这段时间因为排球比赛的事情,我负责高中组,他负责初中组,稍微接触多了一点,都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譬如,他希望将高中组的某位运动员划拨到初中去,我说我没意见,只要运动员同意就可以。后来他希望初中组跟着高中组练习练习,我说,没意见,跟教练说一声就行。再后来就说服装费要统一,我说,没问题。还谈到比赛之后的奖金问题,能不能一同考虑,我说,领导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老人家一走,我哪里还有睡回笼觉的心思,起床吧,吃饭吧,骑上自行车到新校区一趟,在门卫签个到,按个手模,权当我今天早上在规定的时间内到了岗。

 

我们一行六人,开着一辆“依维柯”,穿过村前,直奔上游水库。

上游水库的大坝下有一个村庄,叫雷峰岭雷峰村,姓姚;一般的人没有听清,就说这里是“雷公岭”。村子比较大,但在村庄的南边,有一个小山坡,左拐爬上小山坡,但见东边北边各建有一排房屋:东边的建筑坐东朝西,比较陈旧,应该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产物;而北边的建筑,坐北朝南,则是新旧相邻,有几幢三层楼。这写房屋共同面对着的就是一口水塘,面积并不大,水深不超过两米,南边深,西北边浅。整体呈现一个大大的“7”字型。

水塘的东边,开垦了几畦菜地,用简陋的塑料布围了一下,里面栽种的蔬菜,郁郁青青,生机盎然;西边是一个陡坎,上面种着一些竹子,比较大,风一吹,萧然作响。而北边,岸上离水面比较高,想找寻一处落脚之地,还比较困难,不过,西北角就另当别论。最佳落脚之处就是南边,地势平坦,摆上一张小椅子,坐在上面,看着浮标,还是比较惬意的。

我们就挑选在南边落脚,我选择东南角,以为这天气渐渐变冷,当地的老人又说,这个地方比较深,鱼怕冷,就喜欢躲在深处。因为听说草鱼比较多,就用了大钩子,很快就装好了钓线,挂上临时拌的鱼饵,将鱼钩甩到东南角。

可能冬季的村子,少有外人前来,大家几乎都呆在自己家里,做着自己的事。现在突然我们的到来,就引起一些人的关注,水塘边就立马热闹起来,都纷纷走过来跟我们聊天,说这里的鱼况,提及前天有人在这里钓鱼,不过一个小时就钓了40余斤。

说话当中,我看见我的浮标渐渐往下沉,然后又突然耸起,几乎要横在水面,赶紧一划,果真钓着一条草鱼,不过一两斤罢了。旁人着急寻找捞网来捞鱼,我说,这草鱼不大,应该提得起来。让鱼在水中畅游一番,然后拉出水面,呛几口水,等着它不太动的时候,抓着钓线往上一提,就上了岸。这么快的速度,让大家倍感兴奋,都以为这里的鱼好钓。

但其实这仅仅是假象,之后,大家勉强钓上一两条,间隔的时间比较长。其中的一位等了良久不见动静,就说,人挪活树挪死,我到别的地方去看看。他瞎猫撞死老鼠一般,就跑到了西北角。谁知,虽然天气变冷,但还没有完全冷,稍微有点白光的映照,浅水处的水温可能要高于水深处,他便接二连三地钓上了好几条草鱼,大的都有六七斤。害得有人也跟着跑过去,结果什么也没钓到。

中午吃饭的时候,这位没钓到鱼的就大杯喝酒,借酒浇愁,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喝了两大杯,我们提前走后,据说他又喝了一杯。等到他回到水塘边,又到了他的西北角,刚拿起鱼竿想钓鱼,居然扑通一声,和衣而卧在土坎上,蜷成一团,呼呼大睡。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