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5年11月28日 星期六 小雨  

2015-11-28 21:33:22|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学校,有一大批的退休老教师,离开三尺讲台之后,志趣于农耕文化,像陶渊明一般,“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早在几年前,就纷纷出点小钱,在郊区租种一点菜园地;有的一下子没有租种到的,就在校门口对面的小河堤上,开垦一点,也种些蔬菜,我们以为车来车往的,尾气浓厚,种植的蔬菜并不很绿色环保。

这些退休老教师,天晴的日子,忙着浇水;下雨的日子,忙着施肥——忙得不亦乐乎!丰收的季节,时不时手里攥着一把白菜,或一把大蒜,几个萝卜,几根豆角,总归菜园里能够出产的,他们几乎都有,数量不多,其实也不够自己吃,但乐此不疲,你碰上他们寒暄几句,还会问你要不要。

百分之百的情况下,我都是不要的,我自己要吃的蔬菜,全都有父母从家里托人带来,不用拖累人情;但他们的热情、乐善好施的品德还是值得我出自内心的赞佩的。

在我们这个单元,有一位退休的老校长,老人家非常节俭,有时感觉到近乎吝啬。想当初他从乡下调进学校,一辆车子装来的家具,让我们这般年龄的人感到异常亲切,都是我们小时候见过的用过的坛坛罐罐,锅碗瓢盆,甚至放洗脸盆的那种带着一个小镜子的木架子,都一股脑地搬了过来。他们那一代人,能吃苦耐劳,对生活的追求并不高,有简单的饭菜就可以,所以,尽量有丰沛的退休工资,老人家退休之后,还跑到南昌去兼课,赚银子。我们都说他退休之后在家好好休息,又不是没饭吃,而且其实吃得很好,干嘛要这么辛劳。他笑着说,劳惯了,歇下来不习惯。

在外面拼搏了几年,发挥了余热,回到家里,依旧闲不住,就开始种菜园地。别的退休老师必须花钱到郊区去租种,他不用,他老人家在南莲路建造了自己的一幢高大的楼房,楼房前面就有并不宽敞的土地,被他老人家一开垦,居然成了一块菜园地,而且用水泥围挡着,小巧玲珑的菜园地。

每天都可以看见他骑着一辆“除了铃不响什么都响”的自行车,来回穿梭于学校和他的菜园地之间,我从中能得到他种植的乐趣,但也因此有点困惑。他动辄用装金龙鱼的油壶子放在卫生间装尿,而且不止一个,有时可以看见有四个。装满之后,就搁放在楼梯口,我们上上下下必定可以看见,还可以闻见,真正体会到了“农家肥”的浓郁的乡土气息,夏天尤甚,整个楼梯间,自下而上,全都充斥着这种味道。一旦闻到这种味道,整个楼梯口的住户都知道,老人家今天要拖着这些尿壶子去菜园地里。

勉强晴了两天,今天又是小雨,气温倒是不低,没有风的日子,寒冷是不会降临的。因为今天说好中午要回老家陪父母吃中饭,菜都买好了,就拿了车钥匙,撑着一把伞,慢悠悠从老校区出发,进南莲路不远往右拐,就到了空旷的田野。在水泥路的转弯处,看见一位正弯着腰,在路边拔草,并且用小锄头挖个小坑,往里头移栽蚕豆苗,不用细看,就知道是老校长。

赶紧打个招呼,说,你怎么在这里种东西。老人家说,我的菜园地就在这里。我才方知他的楼房就在附近,至于是哪一幢,还不能明确,于是问,哪一块是你的菜园地。老人家站起身来,往东边一指,说,就那个打了棚的,上面还有一些藤。我看见离我并不远的地方,确实有一块菜园地,上面打了棚,而且用水泥挡着的。我说,我知道了你的菜园地了,以后到你这里弄点蔬菜,不会生气吧。老人家笑着说,你想要就去摘。

 

学校的图书馆二楼的窗口,悬挂了一条横幅,云:欢迎全国各地专家老师莅临我校参加翻转课堂示范引领第二期观摩研讨活动。

由学校教务处负责的“翻转课堂”活动本学期拉开序幕,我至今都不知道什么叫翻转课堂,只是粗略地知道,似乎有两个班,抑或是三个班的学生在进行这种活动,充当小白鼠的角色;而且硬件的配置也不错,人手一部平板。当初我跟极力主张翻转课堂活动的一位副校长说,能不能也拿一个平板给我,好让我的气质高雅起来。他说,这个平板只能用于学习,不能用于娱乐的。

年级组昨天发短信说,如果有空的老师,可以在今天上午听听课,第二节是文科的,第三节是理科的。我原本是想听听第二节课,无奈人老心疲,贪图于温暖的被窝,心想难得有充裕的时间睡睡懒觉,不听也罢。顺应自己的懒惰心情,就没有参与听课。徒步到了新校区,碰上几位老师在办公楼门口,问我道,你怎么没有去翻转课堂。我说,我习惯站立上课,在讲台上翻跟斗上课,我体重太重,翻不过来。

 

回到家里的时候,父母已经把中饭做好了,母亲在大锅灶里煮的米饭,并把米饭放在后锅蒸熟,形成了一大块香喷喷的微黄的锅巴,太太闻到香味就从后锅抓了一块吃,说很香很香,并问我吃不吃。我焉能不喜欢吃这个锅巴,我可是从小到半大一直吃这锅巴长大的,它给我的回忆,不仅仅是单纯的锅巴,更是童年无忧无虑生活的印记,甜蜜,却又带着些许淡淡的哀伤——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天空飘落起雨点来,隔壁邻居在家门口洗菜脑。到了这个季节,我们村里又该是到了卖菜脑的时候,只是近来天气总总不晴,原本应该长势繁茂的菜脑却长得不粗壮,菜贩子因此把价钱压得很低,收购价每斤不过七八角;而就到高安农贸市场去买,至少要二元钱一斤。同学从高安也回家里去,经过我家门口,顺便就呆上一会,聊聊天,说,其实种菜不赚钱,做菜贩子才赚钱。

带了几个菜脑回到新校区,将车子停放在停车场——一个风吹不到,雨淋不到的地方,然后步行回到家里;转身就去逛街,逛了一下午。

 

黄老先生在我弄晚饭的时候,又爬上楼来,给我一张稿纸,上面有老人家亲自写的一首诗,说是让我修改修改。我很担心老人家爬上四楼时有什么不便,其实,希望他原本不必这样的着急,完全可以在某个下午的什么时候,约好到排球场见见面,让我拜读一下老人家的诗作,或者按他所言,修改修改。

老人家的诗题是《谒瑞丰寺》,诗云:六六国庆游靖安,名胜古迹瑞丰寺。气势雄伟叹观止,远近闻名可真是。万人朝谒皆虔诚,有求必应为民化。信仰自由真伟大,民富国强我中华。

我不能从内容上去做任何的修改,虽然我大致了解老人家的思想情感;但有些文字我也不很了解,如“六六”是什么意思,我就不懂。我能够好为人师的,恐怕只有从押韵的角度做肤浅的修改,几番推敲,便改成了:六六国庆靖安游,名胜古迹瑞丰寺。气势雄伟叹观止,远近闻名可真是。万人朝谒皆虔诚,有求必应众生祈。信仰自由随心遂,民富国强中华志。

押的是一个“i”韵,也只能如此,贻笑大方,只是不知是否适合老人家的情感表达。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