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5年12月02日 星期三 阴  

2015-12-02 21:59:57|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在高一(12)班上课,讲授《诗经》中的《氓》,顺便提及另一篇《采薇》。说到“重章叠句”的表现手法,就举了《采薇》的例子,说这首诗前三段就是明显的“重章叠句”。恰巧高一(12)班有两个女生名字里有“薇”字,就拿她们的开涮。

说,采薇采薇,薇亦作止;采薇采薇,薇亦柔止;采薇采薇,薇亦刚止。大体的句式一致,只是修改了其中的一个字而已,表明“薇菜”的一个生长过程。这三个句子是什么意思呢?翻译成现代汉语,那就是:采摘甘雨薇呀采摘甘雨薇,甘雨薇刚刚露出了地面;采摘甘雨薇呀采摘甘雨薇,甘雨薇长得非常的柔嫩;采摘甘雨薇呀采摘甘雨薇,甘雨薇已经老了。

全班学生就一起哄堂大笑。

讲《氓》时,有熊孩子也故意说错话,插科打诨。我讲到“不见复关,泣涕涟涟”,顺便展开一下,解释说,女主人公登上高高的倒塌的城墙,眺望复关方向,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不禁眼泪簌簌地流了下去。为什么会簌簌地流泪呢?或许女主人在想,是不是“氓”变心了?是不是“氓”出了事故?有熊孩子说,说不定还有其他的原因。我就问,你认为有什么原因。他就回答说:“氓”变性了。

全班又哄地大笑起来。我笑着说,你的想法很奇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说到“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解释说,这个“黄”字,属于词类活用,形容词用作动词,可以翻译为“变黄”。然后话题一转,看着一个上课发言非常积极的男同学,对全班学生说,我说一个对联的上联,你们来对下联,好不好。学生说,好。我说,上联是,黄义祥变黄,你们队对下联。

学生答不出,说,想不出来。我说,下联也在我们班里,非常好对的,那就是“刘永薇下刘”。大家又开始大笑,我说,刘永薇同学不是“上刘村”的,而是“下刘村”的。很多学生又七嘴八舌地问,那么横批呢。我说,这容易,扫“黄”打“薇”。

 

生活中,并不缺乏偶尔的时候,会有些许小事让普通的你喟叹良久;而喟叹的缘由,不是名,更不是利——名利不是普通人的追求,而是匆匆时光。你可以说逝者如斯夫,也可以说人生如白驹过隙,也可以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诸如此类。

引发你喟叹的,有时是一缕菜的香味,走在路上,猛然间嗅到一缕菜香,感觉那是童年时经常嗅到的味道,就有点甜蜜充斥心田;有时可能是一片云的形状,你悠然一抬头,看见一片云,仿佛在某个特定的时刻曾经看过的,心中就充满了惆怅;有时可能有时一句话,不完全是对方跟你说的,可能是几个人经过你的身边时说的,你听了,似乎在年轻的时候曾经听过的,就有某种亲切感;有时,就是曾经的学生,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你感觉“哎呀,学生都这么大了,我还敢不老么”的心酸,等等。总之,似乎人的年龄渐大,能够唤起过往回忆的小事也就多了起来。

 

回到办公室,刚想做点事,就看见两位学生模样的人,一男一女走了进来,男的就叫我老师。我一看,样子非常熟悉,应该是自己教过的学生,就是不知道姓名罢了,就说,哦,哦——你,你是……对方说,我是某某某,09届的,徐老师班上的。

我才勉强想起,当初班上的确有这么有个学生,细细算来,都已经过去了6年。送走了他们09届,接下来还送走了12届、15届,当初的学生,现在读了大学,读了研究生,要参加工作了。我问,你们来这里有什么事。他说,我们是来签约的。

我方想起上个星期,领导到江西师大去招聘明年下半年的老师,想不到招来招去,最终还是以高安人士为主。我问他们在大学里主攻什么,他们说地理。我就笑着说,这样好,下个学期你到新校区来,恰好可以跟你的班主任抢饭吃——徐老师也是教地理的。

聊了一会儿天,他们问问待遇,问住房,我则跟他们说,刚参加工作,最好能够当一当班主任,这样可以激发自身的工作热情,而且班级工作可以催促你多想,从而增强工作能力。聊了一会儿,又来了一位女生,她问我是不是刘主任,我说,刘主任在隔壁,你是来签约的吧。她说是,我说,这里还有两位在等,要不你进来坐坐。

这小姑娘一进来,就在沙发上坐下。毕竟是年轻人,虽然不相识,但因为又都是高安人,几句话就热乎起来,三个人商量填表的事宜。我问小姑娘,你是学什么的。她说,学中文的。我说,这样的话,我就不高兴了。她问为什么呢。我说,因为我是教语文的,你一来,明显地要跟我抢饭吃,我当然不高兴。她说不会的,还要多向你们老教师学习。我开玩笑说,说得好听,现在都流行“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我估计你们一来,就开始想怎样把我们拍死在沙滩上。小姑娘笑着说,哪有呀。我说,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来踢馆的,现在一问,果然是来踢馆的。

等到刘主任下课回来,学生跟我告辞,其中一位女孩子说,吴老师,那我们就再见啰。我说,该不会是永别吧。她说,不会的,以后我们要经常到你这里来,因为我看了你办公室上的牌子,你是管我们工资的。我说,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你们多多的增加工作。

 

因为要晚自习,晚上依旧像昨晚一样,在教工食堂吃完饭。

吃罢饭,提着一个红色的小袋子,小袋子里面装着饭盒,经过体育馆的时候,又进去看看。乒乓球室六张桌子,有五张有人在对垒;健身器材处,锻炼的人比较少;倒是被我誉为“流氓滋生之地”的台球桌,倒是热闹非凡。

打球的不过两个人,在旁边看热闹、瞎起哄的人特别多,“切厚一点”“切薄一点”“力量大一点”的叫声此起彼伏。我几乎没有玩过台球,有人说,你来玩玩。我说,那我就来尝尝当流氓是什么味道。

单单开球就遇到麻烦,路线那么远,击打本球装不到点上,本球居然滚上几厘米就停了下来,弄得大家大笑不已。丁先生说,我来帮你开球。一球过去,垒好的15个球哗啦一声四处散开。大家说,果然是老流氓,手法相当熟练。

玩了几枪,就有点上手的感觉,似乎击打台球,跟先前陪同老人家打门球一样,需要稳健,击打本球不一定要力量大,而是要巧。当我还剩下一个球的时候,对方还有四五个,大家都说,还真看不出来,你的手法不错。

其实,这赞誉过早,正是这最后一个,屡屡不得进,怎么的想办法都不行,有时还帮倒忙,给对方提供进球的机会。最后,还输了。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