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5年12月03日 星期四 多云  

2015-12-03 22:27:15|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云的天气,气温算比较好,但因为有风,怕冷的人感觉反倒感觉比下雨的天气要冷一些;我感觉还好,因为我今天的课是上午第四、五节课,所以,早上不用赶,下午不用赶,都是徒步从老校区走到新校区的,穿着一双黄白相间的运动鞋,走着走着,感觉虽有些风,但到了新校区,脚下热乎乎的,身上就暖暖的。

月底的时候,结账的商户就比较多,有时要延续到月初,像现在,像今天,依旧还有,因为有时坐在备课组,就有商户跑到备课组办公室里去。不相识的来了,匆匆一签字,就一走了之;稍微认识一点点的,就开开玩笑,不是我开,我要装衣服道貌岸然的样子,而是旁边的同仁“助开”(帮助开玩笑)。

从前在老校区的时候,夏季,天热穿衣服较少,有些女教师穿衣上课,总喜欢把扣子解开几个,弄得我们平时就以此为话题,动辄嘲讽一番,慨叹“教风日下”,唐代以胖为美,现而今居然以露为美。之后就有人张冠李戴,推敲着对我说,估计你在签字的时候,应该是“阅尽人间春色”的。我知道他们所指的是什么,就顺水推舟,满足他们的爱好,说,那肯定的,如果那个来签字的,扣子不从脖子这里往下打开至少两个,字是不会很快签的。

以后但凡在备课组或开会,或点试卷,有女的来签字,他们就都会瞎起哄:不签,不签!有时又起哄:慢点签,慢点签。对方不明白老师们瞎起哄什么,只有笑的份,这江湖之言我们内行才懂的,说罢就一起哈哈大笑。

现在据说又开始进步了,不再是看“扣子”的时代,而是讲究语言双关的时代。上一次,我们在开备课组会议,买了一些水果、瓜子在吃。正吃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一个印刷厂的会计来签字,我就对两位年轻的女老师说,瞧瞧你们,人又长得不好看,工作又不努力,单单知道吃东西;看看人家,人长得这么漂亮,还这么努力的工作。

其他人就开始瞎起哄,说,你们单位也想过今天请他吃餐饭么。对方就笑着摇摇头,我说,反对四风,不能接受吃请。宓先生就说,今天有事,不想吃饭,改日吧!办公室里的人就狂笑。有老师就说,要是我有签字的权力,我是不会很快签字的。有人就插科打诨,捧哏一般说,为什么呢。这位老师就说,肯定是有条件的。那位说,什么条件。这位老师就说,我会说,我很忙,日后再说!

 

我们高一语文备课组,前不久弄一个微信群,群名就叫“高一语文备课组”,非抓到我入群不可。我说,我不喜欢微信,感觉没什么意思。他们就说,你也不能太脱离群众了,进来之后,我们备课组有什么消息,就可以到微信圈里看到,省得每一个人都去通知。我说,我不知道怎么入微信圈。年轻的陈老师就告诉我说,你扫描一下我手机上的二维码,立刻就进去了。我扫了一下,果然就算是入了微信圈,然后她们就吵着要红包。

我说,我又不知道怎么的发红包。她们说要捆绑工资卡。我很为难地说,这是一件非常难办的事情。她们就问为什么呢,我说,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看过我的工资卡,它到底长什么样,我真的不知道。她们就讥笑我,说,你活得很惨啊。

微信群里,估计转来转去的都是大家可以在任何网页上看到的段子,但是众人乐此不疲。某一天,有老师转“2015年微型小说评选揭晓”的段子,说:一等奖《相约》,男:性会。女:久痒!二等奖《请客》,男对女说,我请你吃饭。女答,不,改日吧!三等奖《下面》,男,我饿了。女,来我家,我下面给你吃!四等奖《办事》,女,我的事办得怎么样了?男答,日后再说!五等奖《选举》,村里选村长,一少妇愤然道,谁干我都同意,我就是不让我老公干。

我想,我们这些老师平日里开的玩笑中,其语言应该来自这些微信段子之中。

还有嘲笑语文老师的段子,说,一富翁正在遛狗,一个杀手从草丛里蹿出来,啪啪两枪把狗打死了。富翁大怒:你杀我的狗干什么?杀手冷笑一声:有人花500万,让我取了你的狗命。富翁看了一眼杀手,激动地握住他的手说:你的语文老师是谁?我要给他发个红包。第二天,杀手再次从草丛中蹿出来,抢走了富翁的手机,富翁说,你抢我的手机干什么?杀手说,因为有人出钱让我取你的手机(首级)。富翁又激动地握着杀手的手说:你的语文老师是谁?我要再发个大红包。晚上下起大雨来,富翁撑把伞想逃命,结果刚出后门,就有碰上了杀手。杀手左手夺过伞,右手把手机塞进了富翁的怀里。富翁说,这是为什么。杀手说,我主人直接给了一张纸条给我,叫我来拿伞。富翁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不要手机,要他的伞(命)。富翁直接就跪下了:恩师啊,您在哪?

 

下午教研组活动,听高一年级组年轻的卢老师的课。在半个月之前,我们备课组单独听了一回,当初讲授的一篇课文,就是新闻《别了,不列颠尼亚》,听完之后,大家就对这堂课进行了点评,很多老师的看法就是,牵涉面太广,反倒显得重点不突出,不如抓住其中的一点,详细地分析。

卢老师改变了先前“一统江山”的全面开花的教法,主要抓住这篇新闻的四个场景重点讲析,线条清晰,重点突出。听完课后,大部分兼任班主任的语文老师都到自己班级去了,因为下午政教处要举行防灾演练,他们要组织学生参加。剩下评课的老师,不是年纪大的,就是妇女。点评之后,大家就散了,剩下高一备课组的几个老师,依旧闲聊。

卢老师说,我是提前去的。我逗她说,我因为开了一个中央彩票专项基金的发放仪式,所以来晚了,我没有看见你“提钱”去。卢老师不明就里,说,50去的。我知道她所说的是3点50去的。故意说,既然你“提钱”去了,每人又50,我怎么没有份呢?她方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说,我又不是富婆,没有钱。问我这节课怎么样。我说,第一次听这堂课的时候,感觉是一位思想复杂的中年妇女;今天一听,这堂课完全变了一个人,变成了一位清纯的少女,给人非常利索的况味。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