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5年08月17日 星期一 多云  

2015-08-17 22:16:25|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尔从心底里,自然而然会产生一种孤独感、寂寞感的人,据说,都是高素质、高智商的人,他们有着丰富的内心世界,而这世界是一般的人所不懂的,他也不会说出来跟别人分享,向别人倾诉,故而时常会产生一丝孤独寂寞之感。而那些一天到晚都嘻嘻哈哈、无忧无虑的人,吃喝嫖赌抽,样样齐全,就类别而言,当属生活达人,要么穷得只剩下钱、而且读书不是很多的人,要么就是神经方面有根火线和有根地线搭错了,不谙世事的人。而一天到晚就显得非常孤独的人,据说一定是患有抑郁症的人。

孤独感跟周围的人文环境的关系并不非常密切,有时还会呈现出逆反的态势,即周围的人文环境愈热闹,这人的孤独感就愈强烈,一定程度上说,孤独感跟个人的内心世界关联很大。我有时常想,假如一个人活上一百多岁,他先前的发小、同仁、邻居、亲朋、相好,一个个驾鹤西归,魂归故里,他再想跟他人分享他年轻时候的故事,估计他周边活着的人,他的晚辈,他的晚晚辈,就没有人跟他有共同语言,听得懂的人已经走了,听不懂的毫无兴趣,如此看来,寿命太长估计也不完全是好事。

 

我参加工作的时候,有一位年纪偏大的陈姓老师,似乎共事过一两年,后来他调到了县工会去了,之后的偶尔上街,偶尔见面,都还会打招呼,他是一个非常慈祥的人,淡泊明志,与世无争。偏偏这样的人,得了癌症,稍微过早的辞世。

这事原本没有什么可写的,不就是一个曾经共事过一两年的老师过世了么。但值得写一写的是,这老师还有夫人,老夫人现而今都80多岁了。我从不知道陈姓老师的夫人居然一直在校园里生活。平时无论早上,还是傍晚,都能看见一大群一大帮的老人在操场上散步,或者坐在家属区的花坛边的一排树下,聊着天,都是清一色的老太太,其中就有陈老夫人,至于长相,我相信我肯定是看过的,但委实不能清晰说出是哪一位。

有时太太让我做点事,比如拖拖地板,擦擦窗户,洗碗,我偷懒不想做,就对太太说,你能不能好好关心一下我,让我少做点事,你看到那些老太太没?她们的先生都是累死的。你忍心你老了之后也独自加入她们的行列。我们能不能共同努力,改变一下那里的性别比例,至少也应该一比一百吧,不要让那人群的性别太单纯了。

说这位陈老夫人,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算是家庭幸福。至于人家的家庭是否和睦,我们不会去打听;人家晚辈如何关心照顾老太太,我们也一概不知。总之,老太太是一个人在校园里居住的,据说生活自理能力欠缺,不像身体健康、心胸豁达的G老师,老人都快90岁了,还独自一人生活,不依靠子女,每天在校园里行走,脚力十足,风雨无阻,早上傍晚勤走动,锻炼身体,天天满脸笑容,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听人介绍说,陈老夫人的子女应该也是有孝心的,给老人家请了保姆,天天洗衣做饭,照顾老人起居。不知何故,老太太对保姆比较挑剔,所以保姆换得比较勤快,到底是老太太要求换,还是保姆不干,谁都不知道,估计兼而有之。

话说昨天,早上8点就听到楼下有人大声说话,也没很注意。现在的校园,居住的不完全是老师,外面的也有租住的,人员混杂,素质不一,不分时间、不分场合随时高声说话的、不管晚上到了十一二点依旧随意按车喇叭的人,比比皆是,我都习以为常,不再生气。

但中午钓鱼回来,太太就说,你认识一个头发花白、走路弯着腰的老太太么。我说,老太太到了一定年纪,样子乍看都差不多,谁会注意去看人家具体的相貌呢。太太又问,你记得你们学校曾经有一个姓陈的老师,后来调到其他单位去,后来得癌死了的。我一听就知道太太说的是谁,就说,当然知道。太太说,他的老婆一直住在校内,早上自己上吊死了。我有点吃惊,就问,怎么想不开就上吊死了呢。太太说,估计跟保姆吵架,保姆也不是省油的灯,就在房子外面跟他人一五一十说老太太的事情;老太太一个人在家里关上门,就在门框上吊死了。我说,或许吵架仅仅上吊的导火线,可能还有其他原因,譬如孤独,寂寞。

今天上午,一位同仁也说起此事,也说到保姆在房子外面一五一十跟人诉说自己的遭遇,估计在说老人家的不是,老人家在家里听到了,一时想不开,就上吊自杀了。当时闲得无聊、好探听人家隐私的一大群的老女人们,一心只顾听保姆倾情,没有注意房间里的老太太;后来有人想,要是平时,听到保姆的控诉,老太太一定会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反驳几句,今天怎么没有动静。一位妇女就从窗户里去窥探,但见老太太吊在门框上,顿时尖叫起来。

这事就像一缕风,拂过并不宽敞的水塘,就在那一刻,撩起一丝涟漪。可能曾经跟老太太在一起散步、聊天的人,依旧有些喟叹,有些惋惜,依旧可以在今后几天里谈论着,但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天气依旧闷热,鸟儿的鸣叫声依旧清脆,走路依旧要走在树荫底下,依旧约好晚上去搓麻将,去喝酒,依旧有很多蝇头苟利去追求,或高兴,或生气。

大家都要好好活着,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健康疾病,无论位尊位劣——你只要想到,无论什么人,王侯将相,黔首草民,最终都要通过殡仪馆高高的烟囱袅袅上升,随风飘散,你心里就平衡了,那就好好活着吧。

活着的理由,还有高兴的事情支撑。喧嚣了很久的加工资,今天手机上接到短信,总算是如数到账。表面上加的不少,但扣除每月600元的养老保险金,另外还需减少300元的绩效工资,如此一来,真正增加的也不过一千多块。不过也是蛮高兴的,奋斗30余年,总算是看到加工资了。

凡是通过各种方式,祝贺我加工资的,一律赠送支票一张,由飞机运达,数字随你填写。

 

连续两天在外面垂钓,本身非常累极,时间也紧,也就没有到水库去游泳,缺少我这样一个铁脚,很多人感觉没多大意思。今天能够在办公室安静地做个美男子,就自然有人相约;而自己也非常向往那种在水中自由自在游弋的情形。

这几天阴晴不定,有点闷,气温不低,到水库游泳的人比前几日多了很多人。今天我们到河沙观水库,岸边人不少,往深处游泳的也比较多。可能山间的风比较大的缘故,水面的琐屑的漂浮物,诸如树叶,花儿,树枝屑很多。

明明去的时候,即使坐在车里,也是感觉有点累的,但这人一入水里,登时就轻松起来,活跃起来,全身像打了兴奋剂,顿时畅快地游动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