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5年08月27日 星期四 阵雨  

2015-08-27 21:54:02|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朋友的小孩子在二中读书,尽管成绩并不怎么的好,每次考试都能知道班级的总人数,但小孩子对自己非常有信心,对将来提高成绩也信心满满,对朋友说,老师讲的时候,都听得懂——但考试起来,情况不容乐观。

不过,从一个教师的角度,毫不隐瞒地说,我认为,先天性的不足不一定会妨碍一个小孩子的自信力,但学习上的问题,有时并不能单纯地靠自信力、靠信心就能做好的,它需要一定的个人素质,简言之,就是良好的接受能力,领悟能力。

自古以来,我们一直沉湎于“笨鸟先飞”“勤能补拙”的教导中,以为“早飞”“勤奋”真的可以提高学生成绩,让自己达到优秀的程度——其实不能。笨鸟先飞,从表面上看,可以优先一段距离,但学习是一个长距离的飞行,需要的是耐力,坚韧性,偶尔的突飞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这就如同两辆汽车,一辆开足马力,也只能以每小时50迈的速度前行,让它提前5个小时出发,然后,另一辆以每小时300迈的速度前行。可能一个小站能显示前一辆车先到,但最后呢?这个题目不难做。

当然,理论上的问题说归说,行动上的事情,做还是要做的。为了孩子,家长目前比较时兴的做法就是,到有名望的有教学能力的老师家里去,花点本钱,恶补一番。一段时间下来,家长问小孩子,感觉如何。小孩子都会说,讲得蛮好,听着听着就懂了。但真正到了考试,考出来的成绩,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经常会有学生问自己,为什么上课在老师讲课的时候,能跟上老师的进度,老师讲什么都能听得懂,但到了考试,就什么都不懂,就什么都做不出来。我就对他们说,在上课的时候,因为有全班学生共同思考作为基础,让我们灵光一闪,有时其实我们想不到解题的思路,但旁边有学生在瞎叫,就会触发灵感,做起题目来顺风顺水,一泻千里。但是到了考试,大家都沉默着思考,没有人瞎叫,就没有引发灵感的导火线,你就像一只莽撞的苍蝇,没有目的地乱飞,只能碰壁,难以找到出路。

请老师课外辅导,一靠引见,需要熟人帮忙介绍,不认识的家长自己前去联系,有点唐突,授课的老师也不清楚家长的由来,一般都会拒绝。二靠经济,即付一定的报酬——据说,目前的定价是,每小时50元,抑或是60元。

现在教育部门对老师课外辅导学生虽然没有明确的惩罚手段,但在学校,大会小会都会告诫老师,千万不能搞有偿家教,一旦发现,处理很严格。降职称,降工资,说不定还把你调到边远山区,跟大山深处的孩子在一起。

但客观事实上,还是有有偿家教的,毕竟市场决定一切,有需求一定就有供给。不过,人家老师也不像网络上所传闻的那样,上课的时候讲一半,留一半,对学生说,剩下一半我到家里去讲,你们想听的就去,不想听的也不勉强;然后第二天讲授新的知识。而是老师在课堂上会尽心尽责地讲授所有的知识,绝对不会留一半。只是小孩子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么多,需要慢工出细活,那么,你家长通过熟悉的人,主动找到老师,让他帮助带一带,然后按照民间的惯例,付给一定的报酬,也是合情合理的。

我这位朋友对小孩子的关怀,从寻找辅导老师中就可以看出来,那一定是拳拳之心,赫然可现。平日里,也比较注意细枝末节,钓鱼的时候,有鱼就想到给辅导老师一两条;摘桔子的时候,不忘给辅导老师买一箱——都是人之常情,符合中国传统的美德。孔子尚且要收一束脩做学费,人家辅导老师也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吃一条鱼,几个桔子,也是应该的。

这不,一个暑期快要结束,要到付报酬的时候。这仁兄家境不是特别的殷实,给报酬就有点私心,想少一点。他虽然知道行情,但装着不知道,每每询问辅导老师,应该付给多少报酬。人家老师都是好面子的人,嘴里客气地说,算了算了。总之不肯说出具体的价钱。他就让我去帮忙问问。我说,这等事情,跟我有什么干系,我怎么好插手,人家巴不得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这样做分明是让对方知道,我也知道他在接私活图报酬。

他一想,也是,今天找到我,说,我思前想后,决定给2000元。我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依照行情,至少3000元,你这等的做法,自己肯定是占了便宜的,那么,对方是接受呢,还是不接受呢。

 

办公室通过校园平台发布通知,要求“新校区各部门负责人:请今天下午4:30到新校区行政楼接管本部门办公室锁匙,请尽快整理好老校区的办公室私人物品。”

前几天我到过新校区行政楼,所看到的景象是遍地狼藉,没有任何打扫的痕迹,谈不上有什么整洁的办公环境;也走进过我的办公室,还有人在打地铺睡觉。几天不见,我想,景象应该或许有所改变。忽地就联想到了元代刘因的《村居杂诗》,诗中所云“邻翁走相报,隔窗呼我起;数日不见山,今朝翠如洗”的情景,想必应该如此吧。

高二年级今天上午开始大搬迁,人员浩浩荡荡。学生,家长;开车的,骑电动车的,拉板车的,步行的,带着书籍,带着生活用品,等等,都有。我没有资格随行,只能通过想象,想象中学生应该是欢天喜地,谈笑风生的。毕竟更换一个新的环境,有一种莫名的新鲜感,尽管未来的生活还不知道是酸是甜;这就如同弃了旧人,换了新人,明知“新人虽完好,未若故人姝”,但好歹总有一些新奇之处,可以快活几天。

到了4点余,我准备骑摩托过去,正碰教研处的刘主任驱车前往,就搭个便车,径直到了新校区。爬上行政楼二楼,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一看,除了摆放了两张办公桌,什么都没有。地铺没有了,地面也不算干净。如果说马上就要过去办公,简单的电脑都没有,怎么做?而且摆放东西的柜子也没有,我想把自己的词典、教科书搬过去,只有堆放在地上才行。

4点半,哗啦啦下起雨来,而且愈来越大,终成滂沱,经久不息。像这样的暴雨,没有雷电,在秋季还真的不可想象。大雨一直下到6点半,方才止了。

我们想去锦河游泳,也去不了;到外面去吃餐饭,也等候了良久。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