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5年10月10日 星期六 多云  

2015-10-10 22:12:59|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校区的办公楼,教学楼,以及食堂,但凡有走廊的地方,在走廊的下端,即不论什么人,随便一脚,就能够踢到的地方,全都安装了用来指示“安全出口”的LED灯。这种指示灯长方形,比一般的鞋盒子还要小,一天到晚,亮着光,因为外壳是绿色的,所以灯光也变成了绿色,一个绿色的箭头,一个绿色的奔跑的人影。

学生的破坏能力是巨大的,空前的。不知道高二年级那边的教学楼的情况如何,单单说高一年级的这边,单单说的是一楼二楼,大部分的安全指示灯外壳全都破坏殆尽。高一年级的学生,初来乍到,潜伏了将近一个月,之后原形毕露,初中时养成的陋习,很快暴露无遗,所谓“狗走千里吃屎,狼走千里吃人”,本性是难以改变的。

不仅仅是破坏这些简易的设施,遵守校规班纪方面,也开始初见端倪。9月份的时候,早读的时候,能够听见震天响的读书声,走廊里也是静悄悄的没人影,估计是学生因为不摸行情的缘故;但是,进入10月份,宛如风起云涌,黑云压城城欲摧,一些学生开始摸清了行情,旧态萌发。我早读经过很多班级的门口,就能看见走廊上站着一排的学生,一个班还不止一个,而是一排,正接受老师的训斥。

班主任声色俱厉,扬起手,这个点点,那个点点。这目前而言,还处在师生磨合期,一旦学生磨合得差不多,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老师点点指指,学生还怪老实地低着头;届时不仅昂着头,还动辄顶撞几句——别以为我们学生都是吃素的。

为什么会被训斥,肯定是违纪。违纪的种类很多,像破坏公物、上课说话、不按时交作业等等,都是,不过,这几天听班主任咆哮的内容,以“迟到”居多,或许天气渐渐变凉,走读的学生一时适应不过来,贪图睡点懒觉,于是就迟到了。

这还算是好的,可以弥补,难以弥补的是心有旁骛。我在地面上看见一张小小的、黄色的小贴纸,上面写着:你的性格跟我的前男朋友相似,很会包容别人。不知是谁写的,但是在校园,估计不是年轻的刚分配来的老师写的,毕竟那笔迹比较稚嫩,我能够看出来。还有的就是该读书的时候不读书,而是看课外书,看那些哈哈一笑的漫画书。

我从高一(8)班监督早读,旋转到高一(12)班,从早读开始,到我进入高一(12)班,应该有20分钟,当我从讲台上往下走,走到后排的时候,看见一位男生将一本漫画书夹在语文课本里,正看得起劲。那男生看见我赶紧将书本关上,我用手指了指,说,交过来。还算这位学生“识时务”,乖乖地就把漫画书交了过来。

我又拿起他的语文课本,示意他到教室外边的走廊上,心想,如果我抽查你背诵情况,能够差强人意,我就稍微批评几句,没收漫画书就算了。我对他说,你背一背《沁园春·长沙》。他看了我半天,然后问,第一句是什么。我说,第一句是“沁园春·长沙”。他就愣在那里,一句也背不出来。

我说,你一句都背不出来,居然还敢看课外书,居然还在早读课上,居然还在我的早读课上,你估计不知道我是谁。然后猛地装作一生气,是暴怒的那一种,扬起手中的课本,预备恶狠狠地往他的脑袋上“砸”下去。那学生吓了一跳,缩了一下脖子。我说,你回去拿几张纸来,跟我到你们班主任办公室里去。学生就乖乖地回了教室,很快拿了几张作业本纸,跟着我到了办公室,我说,我今天稍微原谅你一下,原本要你把要背诵的课文各抄10遍,今天只要你把这些要背诵的课文抄一遍;今后决不饶恕。

回到教室里,站在讲台上,当着全班学生的面,我把漫画书一页一页撕下来,再又左撕一下,右撕一下,横撕一下,竖撕一下,总之撕个稀巴烂,最后堆成一堆。上课正酣。那位学生抄完了课文,从教室前面进来,我指着那一堆撕烂的漫画书,对他说,你把这些拿回去,然后一张一张给我拼凑好,重新粘起来,而且不准用胶水,必须要用口水,如果粘得不行,还要找你算账。

全班学生一听,哄地就发出欢快的笑声。

 

同仁的女儿婚宴,偕太太一同去,不知为何,突然就想喝点白酒,问及同桌的参与者,大部分摇头,说不喝,要喝就喝苹果醋。我说,你们是不是男人,哪有男人喝苹果醋的。倒是巾帼英雄赖老师说,他们不喝,我陪你喝一点。然后李祥也说,吴老师,我也陪你喝一点,但是只喝半杯。我说,行,能喝半杯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酒宴散后,回到家里,到了下午3点,手机响了,是母亲打来的,说她已经回到了村里。上午就打电话给我们,说她到高安北街去喝酒,担心我们回家没有人招呼,就说,不回家也行。原本我们是打算回家去拿点白菜的,这下就算了。我心想,又是谁家有喜事,动不动就有酒喝。

想不到母亲回到家里,还给我们打电话,问我们回去不。我说,家里菜地里有没有白菜。母亲说有。我说,你弄点白菜,我们回来。于是,骑着摩托,带着太太,两人边兜风边回家。我们取道南门那条幽静的水泥路,城南车站那条路车辆太多,灰尘太浓厚。

幽静的水泥路两边,是很多的菜园地,有人正在给菜园地浇粪。我对太太说,在城里呆久了,什么都麻木了,到这里闻到粪的味道,似乎都是香的。太太说,那你停下车来,蹲到尿桶边多闻一下。

进上湖的街口,付背一排的房屋前,9月底就挖烂了路面,当时不知要干什么。今天回去,看见挖了一条沟,埋了一些粗大的水泥管,有的地方水泥管已经一个接好了一个,上面正在铺水泥。我说,大概是埋设自来水水管。太太说,没听过有这么粗的自来水水管。我说,难不成还是排放污水的水管,不可能花这么大的力量埋设污水管。

回到家里,母亲已经弄好了一些白菜,还有丝瓜,豆角。我预备拿了东西就回来,母亲说,赶这么早回去干什么。想想回高安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我们便坐在家门口,陪老人家聊聊天,她这才高兴给我们说话。问及她为什么到高安去喝酒,喝什么酒。回答说,是搬新房子的酒。却原来是表妹在高安买了新房子,邀请姑姑去喝酒。太太说,这也扯得太远了,你说如果舅舅搬房子,邀请你这个姐姐去喝酒倒在情理之中,舅舅的女儿,都嫁出去了,还得请姑姑喝酒,是不是扯远了。

母亲说,我有什么办法,人家请来了你总不可能推辞吧!单今年喝这样的酒,我都花了上千元,一点钱全部花在这上面。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