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如何说再见  

2015-10-13 09:38:24|  分类: 高三印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届高三(1)班 幸星怡

 

这辈子我最讨厌分离。

也许,我还是那个上幼稚园的小朋友,妈妈每天送去幼稚园,“妈妈,你能不能再陪我一小会,等小朋友都来齐了再走”“妈妈,姐姐今天没来耶,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上班”“就今天,能不能不上学呀”,像这样的话,十几年以前的我,每天都要对妈妈说。不是不喜欢幼稚园,只是害怕,生活中的每一个变数。上小学时,搬过一次家,告别了从小长大的粮食局大院,家对面公园里熟悉的爷爷奶奶,还有我的小伙伴,公园里的骆驼。直到现在,他们还常来我的梦中,在梦里,我们不需要告别。

回忆就像一阵风,来了又走。

回想这三年,有太多快乐,点点滴滴,存留于心。同桌换了很多个,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李景和席罗岚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做同桌的时间加起来,整整两年。李景写过两封信给我,她说我很爱书,课间经常看书,将她也吸引到那个世界中去了,她给了我很多忠告,时不时倾听我的烦恼,给了我很大安慰,她是我的“景姐”,是“肉肉”。“莲妹子”在我17岁生日的时候,送给我一本书附带纸条,她希望我能拥有麒麟之翼,飞往我梦想中的远方。如果没有她们,高中生活会黯淡许多。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我们就知道对方的想法,已成为一种默契。

高二时,有过一次远行经历。说是远行,其实只是第一次自己独自离家,和同学们坐大巴前往明月山。同行的有李思琦、晏琳莹,还有出发那天第一次见面的大黄,还有陈昊楠。因为出发较晚,在宜春工作的表哥请我们吃了晚饭,联系了酒店。第二天清晨5点起床,带着欣喜和忐忑出发。早餐真的特别难吃,建议大家都去尝试下,就知道家里的饭菜多么可口。坐车耽误了很多时间,快到九点才到达明月山山脚,心情大好。爬山共用五小时,午饭基本没吃,下午坐缆车下山,缆车在云雾中穿行,疲惫顿时减轻。这一路上大家互相照顾,“干瞪眼”游戏中的欢乐,唯一遗憾的是假期太短,不能尽兴而归,一行七人在第二天下午做最后一班返程车回家。

一天中有15个小时在教室中度过,欢乐多多。比如说我前排的三位“逗逼”同学,自号“男神组”——阳光帅气幽默成熟自信稳重(以下省略几百字),他们能想到如此多的形容词,我也是醉了。卢鑫(lucy)同学,是高中三年唯一的男性同桌,性格非常赞,我数学不好是事实,每次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在一旁加油鼓起。熊培筠,初中兼高中同学,以前没接触的时候觉得他特别高冷,一接触他其实是个臭美并幽默着的人。还有中间的谢兴(派大星),上课不认真文综也能轻松200分的文综小王子,鉴于他经常和同桌“排骨”换太子奶喝,又被大家尊为“太子”。天气热的时候,他们会在晚自习跟随初中生的脚步外出买冰棍,福利到了,同桌和我每次都能分一杯羹。

现任兼高中最后的同桌徐俪原,是有着可爱外表善良内心的人,每天吃得多却依然那么瘦,是名副其实的“排骨”。平时吃的分两份,书也一起看,数学遇到难题时都是她和我一起解决,是千年等一回的中国好同桌。

抛下我独自从艺的徐乔同学,头大脸大眼睛大。记得我有一次生病,不小心将呕吐物弄在书包上,可是她不嫌弃,还拿纸帮我擦,当时真的很感动。她是我的前任同桌之谊,和我一样爱看美剧,所以经常吐槽——结局太糟,编剧太玛丽苏等。每天晚上都一起回家,即使要留到十点半她也会等我。我们是风一样的女子。

我和他们在无意间相遇,却为彼此的生命带来温柔美好的光亮。

今天是星期一,语文老师照例在门口站岗,每次看到他就跟吃了定心丸一样。他的眼神中总透着睿智和慈爱。有一次早读,他穿五分裤来了,小腿真是又直又细,大家都感叹以前咱没看出来,他再也不是优雅的微胖界人士了。半仙老师,如果您以后有时间,就带着我们去钓鱼吧!你钓我们吃,说好的全鱼宴我还在心心念念。要是您乐意,带着我去桥下算命也行。第一节课就是老班的英语课,他在讲课,我却在写作文,我永远也忘不了他的高安英语腔,还好没受他多大影响。他确实对工作有着严谨的态度,总是充满热情,现在我很能理解老班。数学老师小元子真真是爱数学的,每次课讲着讲着就来一句“数学多有趣啊!”“希望你们和我一起走进数学的殿堂”。每次课后遇到,他都会亲切地和我说话。政治老师外号“泡面‘,因为她的发型,她经常说起自己的女儿,我也想去大连啊。地理老师对工作非常认真,还有已迈入30行列、却依然像孩子般的历史老师。

我怎么能忘得记?怎么舍得?一千多个日夜,我们早已像家人一样,我该如何向你们说再见。

如果可以,我想一直写下去。

如果可以,我们永远都不要分离。

如果可以,在那一天来临的时候,什么都不要说,留给我一个潇洒的背影。

卡尔·桑德堡在《思绪之束》中这样写道——眼泪,笑声 / 我想起建造的家——/ 又被风刮走 /  我想起聚会 / 但每一次聚会都是告别 / 我想起在孤单中运行的星星 / 黄鹂成双成对,落日慌张地 / 在愁闷中消隐 / 我要穿过茫茫宇宙 / 到下一个星球去,到最后一个星球去 / 我要留下几滴眼泪 / 和一些笑声。  

他的心情也是我此刻要说的。

我可能是患了分离恐惧症,每一次分离的预兆来临,我会想要避开。所以,在那一天,请不要责怪我不说再见。

我想感谢每一个在大雨中为我撑伞的人,帮我挡住外来之物的人、黑暗中默默陪伴我的人、逗我笑的人、陪我彻夜聊天的人、坐车看望我的人、陪我哭的人、总是以我为重的人、说想念我的人……他们组成我生命中一点一滴的温暖,这些温暖使我远离阴霾,使我成为善良的人。

虽然恋恋不舍,但雍容大方地里去。因为,在时间无边无涯的荒原里,十八岁同八十岁又有什么分别。

再见,我的高中岁月。

再见,我的爱。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