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5年10月16日 星期五 晴  

2015-10-16 22:36:24|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校区西边红绿灯十字路口,渐渐就繁华起来。

西南角的“维也纳铂金酒店”,有将近二十层,除了下面两层,其余的外墙都安装了茶色,或者绿色的玻璃,阳光照耀下,灼灼生辉,金碧辉煌。据说,当初这幢建筑只是一个行政村的办公场地,设计高度不超过4层,后来听说二中要搬迁到六中的地址,就重新更改图纸,改造成现在这等模样,形成了酒店。现在外围还有建筑吊架,未完工。

而在“维也纳铂金酒店”的南边,建成了一幢住宿楼,大抵也有十来层;当初打售楼广告的时候,动辄就是“依傍新高安二中,聆听名师指导”如此的广告语。我个人是有些许法律概念的,又在财务处做些烧点茶水的工作,心里想着的永远是钱,思忖着这广告用了“新高安二中”字样,是不是应该付点费用给学校,曾经对领导说,“新高安二中”是我们学校的品牌,如此拿我们的学校做广告,我们可以要他们给点钱,不然就告他们未经我们允许,擅用我们的校门,侵犯了我们的名誉。

也有人认为是这么回事,尤其是参加校建的一些有识之士,跟着附和一番;当然,最终无果,领导也只是认为有道理,呵呵一番,这事就算烟消云散。

毗邻铂金酒店的是一家“中国石油”的加油站,不知什么缘故,那“中国石油”中的“石”字招牌已经掉落,只有黑乎乎的“石”字样。最早的时候,这个加油站门庭冷落车马稀,来往的车辆较少,而且声誉不高,人们之间相互传说,这里的汽油存有问题,质量不好,车子加了他们的汽油,跑起来一颠一颠的,屁股下面冒黑烟。

我对这家加油站毫无印象,很少到这里加油,因为听信传闻,即便车子没有多少油,宁可跑远一些,譬如跑到北街的石油公司加油站,或者聂圩加油站。这是过去的事情,现在,随着环城东路的拓宽,大型货车不允许走市区,从北边往南边行驶的大型车辆,非经过这里不可;再加上新二中的投入使用,加油站今非昔比,也开始热闹起来。

来来往往的车辆,到这里加油的非常多。我有时骑着摩托,没有了油,也间或到加油站加上30元,或者25元的油,跑起来没有冒黑烟的现象。

我摩托的油箱比较小,装不了多少油。油价跌到5元时代的时候,花30元加油,还有一两元加不进去,弄得服务员说,我没有两块钱找给你,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又不能强行让人家给钱,或者不给钱可以,给我一个亲吻也行,也就算了,显得很大方地说,两元钱,小事,不用找。但是回家的时候,是不会跟太太说起此事的,否则又会遭到一顿责备,说,两元钱难道就不是钱么,你理一个发不就是2元钱么,你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这样掉在钱眼里的女人,犯不上什么都跟她汇报,能隐瞒的就隐瞒,隐瞒不了的就学着撒撒谎,反正日子不能过得太憋屈。

 

收获的季节到了,一望无际的田野上,太阳底下,金灿灿的稻谷沉甸甸的,正等待着农民们前去收割。现在大部分的农民,思想相对比较开放,也开始抛弃“赚钱不容易”的传统观念,只要落得自己舒适,适当的花点钱感觉值得,所以,他们摈弃了传统用镰刀收割的做法,转而花钱请收割机帮忙收割。

安徽一带有很多的勤劳的人,开着农用车,车厢里装载着收割机,千里迢迢,从安徽跑到江西,跑到高安,很早就在这片土地上来回奔波。前几年,因为大部分农民的观念还没有转变,只有少数认定为“懒惰”的人才舍得花这冤枉钱,所以,收割机也没有多少活可干。农民说,一亩田要三四十元,划不来,要想着我们一年到头要赚三四十元几难么!

随着大家的观念渐渐改变,请收割机帮忙割稻谷的人是愈来愈多,收割机的生意也渐渐红火起来,奇货可居,价格也当然一路飙升,最早是三四十元,后来就是50元,去年听说要80元,不知今年涨价了没有,我没有询问。

这些开着车子,装着收割机的安徽人,其实是非常辛苦的。一天的繁重活儿干完后,都会离开农村,然后都会选择一家加油站,在旁边搭个棚子,自己动手弄饭,吃饭,然后央求人家给点水,烧开,用塑料薄膜撑起一块,在里面洗洗澡,然后就住在车里。天一亮,加满油,立马就动身出发,奔赴下一个收割点。

我早上到新校区来,都能看见有三四两的农用车,载着收割机,停在加油站旁边。

我对人性的丑恶一向是持有认可态度的,总认为“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外地人到高安来,或者高安人到外地去,都会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小心翼翼行事,宁愿受欺负,也不愿反抗。1999年11月,我们一行人到山西太原,在火车站,一位同仁仅仅说一家摊点的东西质量不好,摊主就操刀恐吓,嘴里骂骂咧咧,我们不敢惹事,赶紧走为上策。

那么,安徽人到我们高安来,用收割机收割稻子,会不会有人趁机吃“霸王餐”,帮他收割之后,他坚决不给钱的?碰到这样的情况,身处外地的安徽人会怎么做呢?但我曾经打听过,还没有听说有这么一回事,可见高安人还是善良的,懂得“坐地讲价,起身给钱,公买公卖,童叟无欺”的道理,我感觉非常欣慰。

安徽人做生意,起价在前,而且必须先给钱才开着收割机下到田里去,不然,接不到现金,他们坚决不到田里去。我想,或许他们在某个地方遭遇过收割之后、人家不给钱的情况,故而有了“先给钱后干活”的生意模式。

愿所有在外奔波的人,都能得到当地人的善待,地不分南北,人不分种族,相互尊敬,相互关怀,这才是我们这个社会需要的良好秩序,风气。

 

宜春幼师专科学校的前身,就是高安师范,毛老师在那里工作,也是一个球友。他的力量不大,球路力求刁钻一些,跟他在一起玩球久了,就知道他的球路,如果你将他逼到后场的左角,那么你立马站在网边的右角等待他的球,一拍就可以扣在网下,屡试不爽。

今天晚上,他跟一位黄姓球友对阵另两位,据说输得“眉毛叮咚”。后来,黄姓球友邀我去玩双打,死都不肯跟毛老师在一起,我说,我跟毛老师在一起。第一局,他们胜了,赢了两分,高兴得不得了;但后来接下来的两局,我们都赢了,他们就蔫了。

黄姓球友不服气,说,如果一直逼到毛老师在后场,让你永远站在前场,你们就不能赢。我说,你以为我是禅婆哩么,你以为我是羽坛新秀么,好歹我是羽坛老将,我们不会换位吗?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