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5年10月03日 星期六 多云转小雨  

2015-10-03 21:41:4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渐寒的季节,床上垫一层厚一些的垫被,上面盖一床薄一些的毯子,睡觉休息的感觉刚刚好。放假的时间,完全放松的日子,人必须是慵懒的,心无旁骛,才是正道;所以,贪睡的人即使在早上是醒着的,都还不愿意睁开眼睛,毕竟温暖比清凉要让人更舒适一些。但是,有的人睡不着,其实她也没有什么事情做,在客厅与厨房之间来回“非回”,却偏偏心不甘情不愿地让你睡个透足,时不时在客厅里喊你一声,说“怎么还不起来,我们还有很多的事要做呢”。

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妒忌之心”,我睡不着,你也别想酣眠——太太就是这样的人。

 

似乎才隔一天没有到小区北边的“春华菜市场”,今日想去买些菜。刚出了北门,抬头一看,春华菜市场二楼没有了,透过二楼可以看见后面的建筑物。还以为春华菜市场的二楼发生了火灾,好端端的二楼,墙壁砸个通透,一些电线横七竖八地拽拉着,很狼藉一般,再看看楼下,却又是堆了很多新型的砖块,原来是准备改造一番的。

8点了,街道上的行人还是稀少,道路上的车辆也不是那么车水马龙的,间或一辆公交车驶过来,上车的下车的寥寥;也有一两辆私家车,很轻松畅快地奔驰在道路上。这道路宽裕的时间,想想都比堵塞要令人兴奋,所以,车子开得飞快!那一个爽字,岂是了得!

春华菜市场原本不算很大,它不是那种露天的,而是建筑在楼房下面,相对比较狭窄,好像人不多,不然会显得很拥挤。我们进去的时候,似乎卖菜的比买菜的多。摊点都收拾得比较干净利索,地面也很清洁,没有一般露天的菜市场那样,污水横流,满地狼藉,走路就像怕踩着地雷,大家都跳跃着前行的。

我们买点香芹,因为上一次买了点西芹,女儿说,西芹没有我们本地的芹菜好吃,所以,今天就改买香芹。太太以为粗壮的就是西芹,所以,她拿了一把菜茎稍微粗一些的香芹,就比较怀疑,问摊主,这真的是香芹么。人家拿一副不屑的模样看着她,似乎在想,这女的是不是头脑有点瑕疵,香芹西芹都分不清。我拿起来闻闻,一股芹菜固有的清香沁人心脾,是从小就非常熟悉的味道,于是说,这的确是香芹。

我们买了块豆腐。摊主问,你要买哪一种豆腐。我说,我想买可以红烧的。他说,那你就买这一种,2元钱一块。我掏出两元钱递给他,说谢谢。他接过钱也说谢谢。我们花一元钱买点香葱,同样说声谢谢。那个小姑娘笑着说,我要谢谢你们,你们反倒谢谢我来了。大城市的人就是不一样,与这样讲礼貌的人相处,精神压力全无,感觉社会应该这样的才好。

太太问我,我们买一条鲫鱼给女儿蒸鲫鱼精肉汤,怎么样。我说,你发个微信问问,看看女儿想不想吃。太太就掏出手机发微信,我站在水池边,看着活蹦乱跳的各种鱼,还有虾。过了好一会,以为太太发完了短信,就问怎么样,问了没有。太太把手机递给我,说,我想了老半天,这个鲫鱼的“鲫”我不会写,还是你发吧。敢情这老半天你是在为“鲫”字发愁啊,怎么不早点说!旁边就是一个喜欢钓鱼的语文老师。

我们买了一条大鲫鱼,又买了一些活虾。可是,这鲫鱼蒸汤是可以的,那活虾怎么弄,可就成了大问题。我一贯认为,活虾就是先放在清水里冲洗一番,再放在锅里去煮,煮成红色的就捞起来,放入盘中,然后想吃的人就剥壳,拿着虾肉沾点酱油就可以吃。太太说,你不会去看看书呀!我们不是带了本《家常菜2000例》的书么。

我赶紧去翻书,那么厚厚的一本书,说如何弄活虾的不过两种,有的就是虾仁了。书上说,现将活虾洗净,挑出泥肠。我问太太,什么叫泥肠。太太说,是不是虾子里面的肠子有泥吧。我说,虾子会有肠子吗?在什么地方?太太说,你都不懂,我怎么会懂呢!想想也是,我好歹是中学高级教师,知识不说渊博,应该也有那么一二两,我都不懂,太太的不懂就在情理之中。

不过,我还是谦逊地询问了女儿,说书上讲,虾子有什么泥肠,还有什么虾线。女儿说,都是一个意思,就是虾背上有一条黑黑的线,有人喜欢干净,就用剪刀剪开壳,弄掉那条线;但是,很多人也无所谓,吃的时候连着虾肉一起吃也是可以的。

活虾22元钱一斤,我们买了将近一斤,看起来都是活蹦乱跳的。回到家里装一盆清水,将虾子放在里面,那些虾子还是会四处游动的,有个别调皮的,居然会从盆里跳出来,而且不止一次地跳出来,害得我老是必须弯着腰,把它捡回盆里。太太说,拿个塑料罩子罩着,免得它们跳。我用罩子一罩,那个别的虾子虽然还在跳,但我不再担心它会跳出盆外。

然而过了一段时间,就闻不见虾子的跳动声,拿起罩子一看,似乎都翘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想弄虾子吃,原本就是冲着活虾来的,现在这般状态,让人何以堪啊!好像一比较,还不如花便宜的钱买些刚去世的虾子。晚上亲家来了,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这是正常现象,虾肉还是新鲜的。我们这才放下心来。

 

我们下午沿着柳洲东路往东行,到了张家大院左转,走到天润路,到了一家专卖南京盐水鸭的专卖店。太太说,暑假的时候,人家帮我做了十多天的事情,把工资给她,又不肯要,无论如何买点南京特产给她。我略带责备说,当初我们回去的时候,就说要买点礼物送给人家,你说不用,反正可以相互帮忙的。

我们买了一只,顺着另外一条路返回。路上行人、车辆非常少,估计南京城内的人士,能出去旅游的都出去了,因为昨天街上确实车水马龙的。在路的另一端,除了人行道上一排樟树之外,隔着一道栅栏,在小区里,同样栽着一排树,所有的树梢,都开着鲜艳的花朵,有红的,白的,紫的,在这个季节,显得非常耀眼。有的树高,盛开的花丛丛簇簇,正开在住户人家的窗前。

我对太太说,气温低一些的时候,出了太阳,如果还有这样的花,摆把藤椅在阳台上,旁边放一杯清茶,捧着一本自己喜欢阅读的书,看一页书,看一眼花,呷一口清茶,顺便看看街上走过的漂亮姑娘,还是很有情趣的。太太鄙夷地说,就是说你们这样的人,酸不拉几的,什么都讲究情调。

人生痛楚无人诉,高山流水少知音啊!

太太问,这是什么树。其实我一点都不知道,就胡乱地说,大概是皂荚树吧!鲁迅先生笔下有描写过的。但我确实没有底,心想,皂荚树杭州、绍兴一带最多,南京应该是没有的;我如此胡说八道,对不起严谨的学术。

回到家里,我输入“皂荚树”,词条上说,皂荚树的花期在35月份,现在都已经10月份了,完全不相符,看图片也不是;又输入“南京景观树”,专看图片,居然找到了,并不是皂荚树,而是合欢树——找到了答案,与我一贯的严谨相匹配,这才放下心来,找太太吹牛皮去。

 

太太想到大洋百货去淘件衣服,我陪她前往。她在里面左看右挑,我站在一旁等候。有关买衣服,我个人讲究“一见钟情”,就是经过某个专卖店,一眼看见某件衣服入眼,心里就认定这件衣服必定合适,事实也是如此。但是,大洋百货里的衣服,动辄上千元,太太每每嫌贵,心里想是想,就是下不了狠心给自己奢侈一回——我也就不强求。

太太在试衣服的时候,我忽然闻见一股烤羊肉串的味道,好像还撒了胡椒粉的,火锅底料,麻辣鲜,总之,味道错综复杂,不一而足,非常浓郁,差点没被熏晕过去。待定睛一看,买噶得,一个高大的黄白色头发的外国妞,穿着短袖衣衫,扛着一身的壮肉,从我身边风一般走过,只看见宽厚的背影——原来如彼!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