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5年10月07日 星期三 阴转阵雨  

2015-10-07 22:34:38|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太一早起床就在厨房里忙开了,煮完壳的鸡蛋,打豆浆,煎荷包蛋煮切面。浪里格朗利格郎利郎利郎,好像小二郎上学一般的兴奋。我还在朦胧中的时候,她老人家拿了一个煮熟的还热乎的完壳鸡蛋塞在我的手里,不停地用手推搡着我,说,把鸡蛋往床头磕一磕,把鸡蛋往床头磕一磕。我说,干嘛要磕一磕。太太说,人家小杨说的,老人满生日的这一天,要这样做的。

过生日要拿着熟鸡蛋往床头磕,我算是一个老高安人,未曾听过有如此的风俗习惯,就问有什么理由么。太太说,什么事都要有理由,哪里有这么多的理由;人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我说,我是语文老师,喜欢寻根问底,凡事总得有点含义才行。倘若是让我把鸡蛋往地上摔,意味着我这个人到老都没有学好,一天到晚,拈花惹草的,干脆破罐子破摔,倒还有点道理,现在让我磕破鸡蛋来,还真没有学问探讨这个民间风俗。

我就拿着鸡蛋,象征性地往床头磕了三下。末了,太太说,好像不是磕床头的,应该是磕床头柜的。我说,算了,管他磕什么,总归跟床有关系。

后来我一想,如果这也算是风俗,是不是女人们的最富有深长意味的警告,那就是:你如果不爱我,到外面乱来,老娘就在床头磕破你的蛋!!乖乖,让男人情何以堪啊!

 

高一年级上课不足一个月,语文学科就在昨天下午进行了一次综合测试,用的试卷是兄弟学校高二年级的试卷。这种没有梯次感的乱层式的考试,我们老一辈语文老师颇有微词,认为完全脱节于语文亦步亦趋教学的考试,至少当下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学生的语文知识还没有完全构建,如果真的要考试,也要针对时下的教学内容,给学生一个学习导向,那就是老师所讲的,你必须认真地记录下来,虽然高考的内容与教科书的内容不甚相符,但至少知识点的编织会比较牢靠。但是你现在这般一考,学生会认为反正老师讲的是不考的,接下来的课堂教学就成了一种摆设。

但是没有办法,没有人会去探讨考试的真正含义,以及考试的针对性,时效性,目的性,层次性。既然考了,你作为老师,就必须责无旁贷地阅卷,本着对学生负责的高度责任感,以及对年级组工作的大力支持。

大家在办公室的时候,没有不唉声叹气的。我说,我感觉似乎刚从高三的天天阅卷场景下来,人还没有清醒,立马就又回到了高三阅卷的紧张生活中。刚从高三下来的老师,莫不赞同。新来的老师,探头探脑,向我们年老的老师打探,这次考试要不要全批全改。有老师说,年级组非常聪明,不说全批全改,也不说不改,因为如果说了要全批全改,就意味着年级组要造阅卷的补助,这样不说,单单让班主任催促你尽早交分数,最后的结果,你全批全改了,什么待遇都没有。

我昨天晚自习的时候,就开始批阅选择题,年轻的老师一见,就说,你就开始改了。我说,先熟悉一下答案。选择题改起来非常快,质量如何就不必谈了,你能指望一个婴儿用10秒跑100米么!如果我说,选择题一共有9个,有学生一个都没有选择对,你们相信不相信,你们肯定会相信的,我也相信,因为我看见了的。我就在这个学生的选择题空格上,画了一个圈,里面再添加点眼睛,往下流的眼泪,弯弯的嘴巴,一副哭丧的脸孔。

今天上午上第一、二节课,之后就呆在办公室阅卷。毕竟还没有经过严格的解题步骤的熏陶,甚至入门都还没有学到,学生答题不能说五花八门,其实就是那么二三种,要么乱说,要么胡说,要么不说。

单单说作文,卷子上明明要求写“记叙文”,我改了两个班共计140多位学生的作文,真正写了“记叙文”的似乎只有三个,大部分写了四不像的作文。但我并不会因此而生气,刚开学一个月,就让学生按高考体例来考,原本就有点强人所难,更何况这是一些学习能力有待加强的学生,总归,还得慢慢来。

 

中午到老校区教工食堂吃饭,看见已经退休10年的刘副校长,也坐在餐桌上吃饭,赶紧打个招呼,说,刘校长,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吃饭,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师母有没有回来。刘副校长说,没有,只有我一个人回来了。我问回来有什么事么。刘副校长说,回来参加高中同学聚会,50周年。我说,50年的时间,有没有“弹指一挥间”的感觉。他说,当然有。当年高中毕业的时候,才19岁,一转眼,现在都快70岁了,很快很快。

旁边的鄢老师说,我记得当时的高安中学是在江电那里,现在的清华城。刘副校长说,现在清华城这边,当时还是高安中学的侧门,大门还是在中山路延伸过去的那条路,叫什么水的路。我说,锦水路。他说,对对对。

我指着饭碗,问道,当年你们读高中,是怎么吃饭的。刘副校长说,当时考上了高中,就把户口迁到学校,相当于吃了商品粮。我说,那就意味着学校包吃包住。他说,也不是这样,当时一个月我记得是7块钱的伙食费,学校会评定助学金,家里贫穷一点的,就会多评一些,像我家里穷,当时一个月就有3块多钱的助学金,但吃饭还不够,所以,还得回家砍柴卖钱,凑齐7块上交。

我说,估计饭菜质量没有现在的好。他说,那肯定的,当时吃饭是一桌一桌的,餐餐都是两个菜,全是蔬菜。我们管空心菜叫“无缝钢管”,一些包菜叶子,食堂里的人把它们晒干,做成酸菜,像海带一样,我们管它叫“人造海带”,还有“人造牛肉”。鄢老师问什么是人造牛肉。刘副校长说,就是我们种的茄子,切成片,晒干之后跟牛肉的样子差不多。

我问吃饭能不能吃饱。刘副校长说,当时吃饭也是评等级的,按个子高矮评定,个子高的是甲等,可以多吃点。像我个子矮,坐座位就在第一排,评的是丙等。我说,估计你这个丙等也就是一餐二三两饭。他说,差不多。甲等的坐在一起,丙等的坐在一起,十人一桌,大家轮流分饭吃。鄢老师说,大家肯定吃不饱。刘副校长说,那是肯定的,更可怕的是还要劳动。当时高安中学的农场在聂圩那里,我们要从城里挑粪过去,然后又要挑蔬菜回来,我记得当时要我们一人挑180斤萝卜回来,来回要走三次,都累得走不动。

我说,现在的学生吃穿不用愁,就是不喜欢读书,都是没有劳累过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