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1月11日 星期一 阴  

2016-01-11 21:59:3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低温阴暗的天气,时间是早上6点40,户外一片漆黑。

从二中老校区,到南莲路西边入口处,倒显得非常繁忙。去上学的学生、送孩子的家长,骑自行车的,骑电动车的,开车的,步行的,有从老校区到新校区去的,有从新校区那边往老校区赶的,在这一百来米的路上交杂而行,很是拥挤。

路两旁的原本应该通亮的高高路灯,不像夏季那般,即使天色大亮,纤芥清晰,依旧亮着;而是静默着,瞎了眼,一片漆黑——需要的时候偏偏没有。幸亏有车灯偶尔照着,可以看清前面的来人,不至于碰个满怀;还有红红的尾灯,在这相对寒冷的早上,连成一片,红彤彤的,给人以视觉上的温暖。

天空飘着蒙蒙雨丝,看不见,也摸不着,却能从脸上感觉得到。我骑了自行车,戴了帽子,帽子上面还套着雨衣帽,缓缓而又小心地从老校区校园内往外行。现在的学生,也不知是通病,还是什么的,从来不抬头看路,他们只顾低着头一个劲地往前冲,除非撞到了你已经停下来的自行车,他才抬起头来,也不道歉,一脸漠然地绕道走开。——幸亏骑的是自行车,万一开车,结局又该是怎么样的呢。

这样的时候,更多的人在酣眠。而我们这班为生计而奔波忙碌的人已经吃了早饭,踏上了工作的路程。其实,我的肚子是不舒服的,这么早就吃饭,虽然吃的不多,也就是一小碗稀饭,两个馒头,但估计自己的胃还在休息,做着美梦,突然间食物从喉管呼啦啦啦地扑下去,它不得不起个大早,开始如我一般,非常不情愿地工作。

我不知道老校区教工食堂今天居然有变化,往日要一份稀饭(你可以多要,装一碗满满的都行,不过我一般就是一小勺就行),还可以配一个馒头,一个花卷;如果两项当中,你任意除掉其中的一项,是可以换一个包子的——我早上一般都不吃包子,感觉有肉的食物总是有点油腻,吃下去不舒服,所以,至今没有在早上要过一个肉包子。今天食堂服务员对我说,你可以要三个馒头。我说,有两个就足够了,吃不下。

其实,并非吃不下,而是时间太早,人暂时还没有胃口。你瞧瞧,等到下了第二节课,我回到办公室,就有点饿得发慌,人都要打抖一般,幸亏抽屉里还有一包饼干,赶紧撕了包装袋,一下拿出两块往嘴里塞,直到吃完其余两块,方觉得人由轻浮变得稳重一些。

团委的人员不识时务地居然开广播,想让全校师生参加升旗仪式,可是,天空飘着濛濛细雨,而且大部分学生都进了教室,班主任也罢,语文老师也罢,都站在讲台上监督学生早读,便没有人理会团委的广播。广播响了一阵,见广场上一个学生也没到,便也知趣地戛然而止,可见,集体的力量是无穷的。

离期末考试还有十来天,在高一(12)班的教室里,早很多天就在黑板上画了表格,写上了“期末倒计时”的字样。而在高一(8)班,黑板上是没有的,一个学生坐在第一排靠北的窗户下,紧挨着墙壁,自己在墙壁上贴了类似于“倒计时”的表格,还写了很大很大的字,云:离脱离苦海、走向极乐世界、夺取LLF(学生姓名的声母)民主主义的胜利、打到二中封建专制独裁制度还剩“13”天。

 

因为周六在家休息的时候,我在我们“高一语文备课组”的微信圈里,转发了一个理发师给理发的女性系上一条印有比较搞笑图片的围裙、因而引得所有理发的女性不好意思的视频,下课在办公室里休息的时候,大家就说,你前天转发的那个视频,人都会笑死。我说,我还有一个测试的链接,你们可以测测你们靠什么吃饭。闲着也是闲着,总归是逗乐,大家就说,快点转发,我们看看是怎么回事。

我说,我先给陈琴老师测试一下,看看她靠什么吃饭。陈琴老师说,好。我一测试,哈哈大笑,说,你居然靠脸皮厚吃饭。陈琴老师说,不可能,是你的手机有问题。我说,我转发出来,你们大家自己测。然后陈琴老师自己在手机上测,果然依旧是“靠脸皮厚吃饭”,自嘲地说,我原来靠脸蛋吃饭。

宓博说,你说错了,你靠脸吃饭,吴老师靠蛋吃饭。大家就笑成一片。连荣输入“汪国真”三个字,然后说,瞧瞧,著名的诗人居然靠身材吃饭。有老师就说,测测领导人怎么样。结果输入名字,什么也显示不出来。连荣说,这原本是娱乐的,有限制成分。

下第二节课,因为要找小邓老师交份子钱,又回到了备课组办公室。上周接到一位老师的请柬,盛情邀请到一家叫什么鹰翔国际大酒店喝喜酒。我就问同仁,你们知道什么鹰翔国际大酒店在什么地方吗。有老师就问,你知道瑞州宾馆么。我说,这个老地方当然知道。老师就说,就在瑞州宾馆的斜对面。我说,斜对面不是有一家什么农业银行么。老师说,那是对面,我所说的是斜对面,就是不过红绿灯的那里。立马就有其他老师开始描绘“蓝图”,你去过南昌吗,就是从桥北路一直走到瑞州宾馆那里,然后往右拐,就在右拐处。

这位老师应该是第二次婚姻,而且据说连荣老师曾经教过。记得刚搬入新校的一天,碰见这位老师和连荣在说话,我一看长得还比较耐看,就问,你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么。连荣当即说,人家都在学校教了好几年的书,你居然不认识。我问,你教什么学科。那位老师说,教数学的,我也是二中毕业的,刘老师教我的语文。我便装着连连叹息的样子,说,可惜可惜。那位老师说,可惜什么。我说,原本你的气质非常不错,可惜你摊在这样的语文老师手里,气质减弱了一半,要是在我手里学语文,气质肯定锦上添花的。

交了份子钱,就又拿陈琴老师开涮,说,你瞧瞧你自己,故作清高,都是女的,人家都结两次婚了,你居然一次都不曾开始,希望你抓紧点,不要等到我退休之后,我可不再来的。葛先生说,瞧瞧人家潘老师,就已经物色上了对象。我说,好事啊,女方是哪里的。葛先生说,在高二年级,教英语的,姓李,这要感谢连荣,他牵的线。连荣说,其实我一点都不认识那个老师,就是一天坐在一起,我才知道她是我们二中的老师,就顺便说了一下,结果两个人就开始散步了。

葛先生说,你刚才没有听到谭老师在这里说么,要是学校领导不帮他找对象,他就要回老家去。我说,这个忙一定要帮的,最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自产自销最好;也免得陈琴老师一天到晚,眼圈总是黑黑的,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像吸过毒一样。

 

下午开会,参与旁听校级领导的民主生活会。会前,领导介绍说,原本这样的民主生活会上级部门要派人来参加监督的,可是他们都很忙,那就我们自己实事求是地开展。

校级领导都写了稿子,一般都是念稿子,均检讨自己“不思进取、继续学习的劲头不足、对工作思考不细致”等等。丁副校长属于民主人士,也属于旁听生,领导最后问她有什么意见。她说,非常感动,有点潸然泪下的感觉。

会议差不多五点半才结束,出了会议室的大门,我对丁副校长说,通过这次旁听,我的眼睛更亮了,视野更开阔了,继续革命的劲头更足了。丁副校长笑着说,你死开点。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