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1月16日 星期六 阴雨  

2016-01-16 22:47:06|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学跟我一样,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回家一趟,陪父母吃餐饭。他在医院工作,闲暇的时间更多,几乎都是一周上班三天,休息四天;所以,回家的机会还比我多。每次他回去,看见我的车子停在家门口,自然必须停车,到家里跟我父母打个招呼,聊会儿天,想吃饭就姑且,不想吃聊一会就走。他今天又开车回家,经过我们家门口,应该没有看见我的车,就打电话给我,说,怎么没有看见你的车呀!你今天不回家么。

我当时刚开始上第五节课。本来只要上了课我是坚决不接电话的,除了学校的规定,自己的自觉性也是最大的一个因素,一个原则——我以为做人不管咋的,应该有一个卑微的原则。但这位同学跟亲兄弟一样,平时虽然爱好不甚相同,他喜欢喝酒,喜欢应酬;我喜欢喝开水,喜欢独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之间关系,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应该就是这样的。

我赶紧对学生说,我去接个电话,浪费大家一分钟。就匆匆推开门,走到走廊上,说,我正在上课,上完课后就回家,估计要二点半才能到家里。

回到教室,赶紧将手机拨在“静音”状态。

刚准备开口,学生就开始那我开涮,说,老师,是不是师母的电话,让你回去做家务呀。也有的超级懂事学生说,肯定不是,而应该是前女友打来的,她儿子今天满生日。我说,你们这些小屁孩,怎么这么懂事啊,让老师都自叹不如,我可是什么都不懂的呀。学生就几乎全班哎哟哎哟地讥讽:哼,你居然还会什么都不懂。我说,你们讥讽也没用,我的确什么都不懂,老师从小开始就是诚实可爱的好孩子。一个学生哀叹道:天哪,他居然还是孩子。我说,我怎么不是孩子,在我爸爸妈妈面前,我永远都是孩子。

 

下课的时候,就跟父母打个电话,居然通了,这是很难得的。虽然父母也配了一个手机,但手机在家里等同于座机,人在一楼做事也罢,在隔壁邻居家玩扑克也罢,手机永远是放在楼上的,想真正打通他们的电话,非要在晚上七点钟之后,九点钟之前,不然,要么还没有上楼,要么就已经睡了。

这回一打就通,后来母亲解释说,人就在家里削菜脑,刚削完一些上楼拿东西,就听到手机响。这还蛮是幸运的。我对母亲说,我们回家吃中饭,你只需准备点白菜就行,什么都不要,菜我们会带回来。

带菜回家的事情,以前有,但都是买肉回家;现在说带菜回家,是指带炒好的菜回家。不过是前不久的事情——这得感谢学校对教职员工的巨大关怀。

前面早就说过,我们学校每个月给每位教职员工发餐费一百五十元(不发现金),而是按时打入饭卡之中,大家凭卡到教工食堂去吃饭,早餐一元,中晚餐各两元;菜是两荤一素,米饭就随你装,吃饱为止。这个决定当然得到全体教职员工的双手赞成,领导只看到表面,以为做了一件非常有功德的事情,殊不知后面隐藏着鲜为人知的困惑。

现在,只要是细心的人,到教工食堂去,无论是新校区,抑或是老校区,都会发现,愈来愈多的老师不像过去一样,空着手去教工食堂吃饭,因为教工食堂提供洗涤干净、且消过毒的碗筷,拿起来就装饭装菜,吃完了就往池子里一扔,省却了很多洗碗的麻烦——这是过去刚开学不久的事情,现在全然不是这样,很多老师打着“卫生干净”的旗帜,自行购买碗筷,而且都是那种桶状的保温饭桶,体型偏大,像杨贵妃一般。

这些老师打了两荤一素,然后就自行往保温饭桶里“填”饭——不是添饭哦!然后提着沉甸甸的饭桶,满脸喜悦地回家去。现在,我们老师中流行这么一句话:一人吃饭,全家不饿。学校不仅要养着教职员工,还要养着教职员工的家属。偶尔,在办公室跟人聊天时,大家都惊叹道:莫非已经进入共产主义了!

 

我虽然肠胃不错,能吃能消化,但深感食堂的饭菜,油多,盐多,味精多,吃完之后就是一个劲地要喝开水,不然感觉口干,总认为吃久了吃多了于身体无益,所以,在教工食堂吃饭的次数屈指可数。像在新校区,一般轮到值日的周二(还是两个星期一次),这一天的中晚饭就在学校吃,因为晚上要自习,还要到学校“寝安”,可以省去从新校区跑到老校区的麻烦,还有周三的晚饭,也是因为要晚自习。其他的时间,就自然而然会回到家里,吃点母亲从家里捎来的蔬菜,感觉很爽口。

但教工食堂的菜,虽然以一个星期为限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每天还是在变换不同的品种,尤其是老校区,什么米粉肉,什么油豆腐烧肉,什么辣椒炒带鱼,什么土豆烧牛肉,总之,两块钱两勺荤菜,一勺素菜,教师是永不吃亏的——现而今两块钱能买什么。太太每次回家弄饭,和她一起做事的教工家属就责怪我,说,这么大的年纪还挑三挑四,放着学校便宜的好菜不吃,偏要吃自己的白菜。

听一次笑一笑,听两次依旧笑一笑,听三次就“於我心有戚戚焉”,太太回家对我说,你不吃学校的饭菜,领导又不会感谢你,有人还会说你是禅头。我说,别人的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想说什么我不可能能阻止,但我能把控我自己的欲望;别看现在吃得欢,将来身体亏了,用钱都买不回来。太太说,我想了一个办法,从前我们回家都买菜回去弄,现在有现成的,我们用卡去买,就买一个菜,勺两勺,带回去让你爸爸妈妈吃,一个星期吃一次,不算过分吧。

我一听,感觉这个主张非常有道理,是啊,我清高什么,我卖弄什么,我可以不吃,但我可以买嘛,像油豆腐烧肉,土豆烧牛肉,不是可以买回去给老人吃吃么。这么想着,就同意了,到了周五,中午晚上我们就各买两份,周六上午回家,正好。

母亲也有点小农经济观点,说,又不多吃多拿,自己本分的东西,应该的。

 

吃罢中饭回学校,将车开到新校区停好,提着一个衣服袋子,袋子里装着两件羽绒衣,偕太太又一同经过高荷路,到了朝阳门一家店铺。

这家店铺提供修改羽绒衣的业务,就是你感觉你从前买的羽绒服式样过时,可以从他那里订购另外的新式款式,然后将你旧的羽绒服拆开,取出其中的羽毛,重新填充到新款式中去。只是要价比较高,一件要三百元。

太太说,还是蛮划得来的,你买一件新的羽绒服,现在至少要一千多元;这样改一下,才花三百元,羽绒保证不掺假,款式又新。太太提了两件旧的羽绒服,就担心一件中的羽绒不够,多加一些羽绒会保暖一些。

店家很忙,说他老婆又回老家去了,约好明天上去让太太亲眼看着自己羽绒服中的羽毛完整地塞进新款式的外套中,不会贪便宜,不会偷工减料。

天空飘起丝丝细雨,我们到药店去买点党参,预备准备浸泡寿酒。到了药店,太太让服务员拿党参过来看看,说,你们这里的党参跟别的药店不一样嘛,人家都是黄黄的,很鲜亮。服务员说,我们这是天然的,没有用硫磺熏过的;你说的黄黄的很鲜亮的都是用硫磺熏过的,看相虽好,但是有毒。

我说,你说得很有道理,好看的女人都是化了浓妆的,其实卸了妆一点都不好看;素颜的女子才显本质。太太笑着说,就你会用比喻,还蛮恰当的。我说,那是,语文老师嘛。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