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1月18日 星期一 多云转晴  

2016-01-18 21:13:49|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雾是从昨晚就开始有的,当时还不到二十一点,街上灯火通明,锦河两岸色彩斑斓,倒映在水中,梦幻一般;那大桥边的彩虹灯,飞速地向前穿梭,不时变幻着各种颜色。我和太太从体育馆打完羽毛球,大汗淋漓回家,经过高安大桥的廊腰,就看见河面飘浮着渐来渐浓的雾。往日清晰可见的彩色装饰灯,顿时变得隐隐约约,模糊起来。

今天早上更是,不过雾再大,也不很浓,却很轻,宛若蓬松的爆米花,看上去很厚实,其实一放进嘴里就化了。我骑自行车到新校区,没有视野上的障碍,反倒明显感觉雾气飘在脸上,凝聚在眉毛上,形成了微粒状的小水珠,下了自行车一摸,湿漉漉的。

一般说来,雾气散后应该是晴朗的天,太阳也应该露出脸来;但今天不是。即使到了上午十点半,雾气在远处还是飘浮着的,天空不见云开,白茫茫的;直到十一点,方见得太阳光映照在北楼的墙壁上,灿烂的哈弗色让人感觉温暖。

行政办公室的处室人们,男男女女,闲来无事,聚在一个办公室里聊天,谈论着即将快到的假期,应该购买一些什么年货,打算到哪里去过年,等等。他们围着一个取暖器,像自然界万物围绕着太阳一样。那取暖器是太阳锅子的那种,发出黄橙橙的光,让人暖意顿生。

领导看见这两个月学校无论是老校区,抑或是新校区,电费宛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心里颇有疼痛之感。对于爱校如家的领导来说,每一分、每一厘都事关学校能否正常运转。于是,在上个星期开会的时候,抬头看见会议室里的日光灯,每一盏都安装了两个灯管,而且密密麻麻的,一数,居然有十二盏,认为这是“极大的浪费”,提议是不是将两根灯管改成一根。

在座的领导有教物理学科的,很快就计算出来,说这样的减少无济于事,因为,“一根灯管十八瓦,两根灯管不过三十六瓦;就算是十二盏,二十四根,也不过四百三十二瓦,而一个取暖器的功率就超过四百瓦”。现在,无论是行政办公楼里,还是年级组的办公室里,很多老师人手一个,耗电比一台空调还多,一般的空调也不过二千瓦,所以,还是安装空调为好。

有人说,好像目前而言,单单就是我们学校没有安装空调,像人家石脑中学,早几年就在办公室安装了空调,改善了教师的办公条件。无论是夏天,还是冬天,你就是规定老师可以随意上下班,所有的老师都呆在办公室里不肯离开,自觉地在办公桌前备课改作业——空调成了人心聚集的风向标。

领导说,安装空调肯定是要安装的,改善办学条件是应该的,但也应该一步一步来。要不然,还有一个设想,我们从前在老校区的时候,每位教师每个月都有一点水电福利,好像是十度电,二十吨水,外校的老师每年则发放水电补贴补助二百元,是不是要取消。

一位副职说,规矩我们也不要去兴,但也不能去改,这项优惠由来已久,突然间取消,老师肯定会有意见的,虽然钱不多,但大家能从中感受到学校的一点点关怀。我认为不应该取消,当然我们也不能去增加。

所有的领导深有同感,一致认为不应该取消——这事就暂且不提。

 

下午依旧例会,这回说得最多的,当属各部门滥造乱造加班补助问题。众象乱生,似乎很有攀比倾向,一些属于自身本职工作的事情,诸如学工处在学生当中搞什么班主任工作问卷调查,还有教务处在学生中搞教师教学情况调查,只要有人出动,这都需要补助的。

每年审计局到学校来审计财务工作,都要提到学校滥发补助的问题。平常的日子,各部门各自为政,你方下台我登场,还都认为自己部门的补助少得可怜,没有谁谁谁的部门多,所以,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是要用补助来助威呐喊的。说来有点瞠目,我们学校,单单补助这一项,一年下来,至少五六十万,非常惊人。

我在财务处工作,每天都要过目这样的补助,内心的煎熬可想而知。人家酒店的大师傅弄好了美味佳肴,还可以用勺子尝一块,至少喝点汤,而我,看见那么多的鱼儿从自己面前穿过,而自己只能看看却不能抓一条上来吃吃,很是憋闷。不知道警察蜀黍抓涉黄的雄雌同胞时,看见“赤果果”的场面,心情是不是与我一般。

领导何尝没有发现这个问题,也想改,可是,补助这玩意儿,有众多的副校级、中层行政助一把劲,宛如排山倒海的热带旋风一般,挡也挡不住。不过事在人为,不合理的现象不是不能消除,而是想不想消除。领导说,最近,我也在思考补助这个问题,发现值得注意的四点,一是一人加班多人补助,二是朝标准造补助,三是临时工造补助,四是自身职责范围内的工作也在造补助。

很多副校级开始推卸责任,说,事的确是做了,但是能不能造补助,我们其实也把握不准,有时是下面的主任带过来的,人面人情;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一根笔,你认为合理就批,不合理就不批。领导说,我要得罪一大批的人。

一位副校级说,其实,各处室的补助还不算什么,年级组的补助更是多得惊人,有的甚至上百万。我就感觉很纳闷,年级组除了发补课费,应该没有什么更多的开支,大不了有相对应的兄弟学校的年级组来联合商讨命题的事宜,然后到饭店吃餐饭,或者,个别领导又不太好处理的发票,让年级组处理一下。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呢。

教研处的主任说,你是井底之蛙,小孩没见过大人的卵,在我们学校,哪一个年级主任不是活得很潇洒,他们掌管的钱,什么时候不多于你。

 

备课组长邓园平先生先是打电话给我,说今天下午备课组活动,到一个地方去吃晚饭,至于什么地方,届时商量了再说。然后又在微信群里发短信,说,亲们,晚上6:30新校后面的乡村记忆(应该是“记意”)准时开席开吃!不见不散!吃完K歌。

“乡村记意”就在新校区后面,前面有一大片的停车场。他们的餐巾纸,不像一般的餐馆有塑料袋装着,而是用纸盒子装着,上面还写了四句打油诗,云:南来北往皆是客,乡村饭店欢迎您,春夏秋冬四季菜,包君满意思再来。

其实,这里并没有什么特色的菜,都是一些常见的,在这家餐馆能吃到,在那家餐馆同样能吃到的。大家说,所谓的特色菜,就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这里的菜很平常。

卢燕玲老师结婚的时候,大家都感觉她们特产的寿酒非常美味,于是,前段时间,她就把据说最后两瓶给带到了备课组,今天晚上大家就喝这两瓶寿酒。

有些老师当时没有去,看见这酒,就问这问那。譬如,问,这是你家酿造的吗。卢老师说,不是,是他们家酿造的。又问,你夫家姓什么。答曰:姓胡。然后一看酒瓶上,果然写有“胡卢喜宴专用”字样,就打趣说,以后你生了小孩,就叫“胡卢娃”。卢老师说,他们家也是这么说的。有人接着说,你会很辛苦呢。卢老师说,怎么会很辛苦呢。答曰:葫芦娃至少要有七个才行啊。

酒醉饭饱之后,众人驱车去与清华城毗邻的一家K厅去唱歌。我独自步行回家,没有参加。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