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1月22日 星期五 雨夹雪  

2016-01-22 21:34:31|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睡下的时候,将近十二时,钻进被窝的一刹那间,人还有点后悔,因为没有给相机充电,而天气有点冷,又不愿再次爬起来给相机充电,想像今天早上起来,户外银装素裹,玉树琼枝,正好拍个照,做个记念。

早上615分,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的铃声准时响起,安静的家里一时非常闹腾。却原来是我当初担心偶尔会因为睡过头而影响去新校区早读,所以,周一三五就把手机的闹钟调至在这个时候。殊不知昨天中午学生就已经放假回家,今天早上是不用早读的,自己没有及时调整过来;而手机的铃声,当初设定的时候,是设定为只要你不拨拉,它就一直响下去,非吵得你发神经不可。

抖抖索索从温暖的的被窝里爬起来,关闭了手机铃声,心想:既然下床了,还是到北窗看看外面天气的情形。跑到北窗,透过玻璃,看见楼下的亭子顶上残留着一些白色的东西,还有一些树上也有,应该是雪,而想象中地面丰厚的积雪,是完全没有的,依旧是黑黑的地面。如此看来,天气预报说什么中雪之类,有点言过其实。

 

早上起床是八点余,透过南窗看看,也只能看见一些停放在外面车子的顶上残存着一些白雪,其他也没有明显的雪印。等到我吃罢热乎乎的早餐面条,撑着一把雨伞准备步行去新校区开教职工大会的时候,天空沙啦啦直落下一阵雪籽来。

倘若不是走在车来车往的路上,满是泥泞的污渍影响自己的感官,我相信这沙啦啦的雪籽落在伞上,击打着伞布的声音,应该是非常清脆悦耳的。尤其是这样的情形,譬如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或者是幽静的山间小径,都是非常富有诗意的。然而这只是想象,不是现实,现实的情形是,你走路还得注意过往的车辆,即使这样的天气,即使飞速的轮胎会溅起污水,开车的依旧开得飞快,所以,你必须留心你经过的地方有没有积水,这样你就没有心思去欣赏雪籽沙啦啦的声音了。

步行到新校区,校园里看不到闲人,时间也已经过了九点,应该是在正式开会了。办公楼一楼大会议室门口,两个保安站在那里,给每位开会的人员发放一张春节“安全注意事项”,推门进去,里面暖洋洋的,一位副校级领导正在发言,给全体教工汇报他所管辖的部门一个学期以来做了哪些工作。

座位旁边的陈琳老师问我,你是走路来的。我点点头,说,你肯定是坐车来的。她点点头。我说,就这一点小事就可以看出你不是一个称职的语文老师。她问为什么呢。我说,我们这里难得有这么下雪的天气,在雪中步行,听着雪籽击打雨伞的声音,就感觉一种诗一般情趣,你现在连这种高雅的情趣都不喜爱,说明你心里已经没有情趣的追求,还能算一个称职的语文老师么。

主席台上,一个一个的副校级领导轮流汇报工作,座下的老师玩手机的非常多,耳朵边时不时想起微信传递的特殊声音。我也感觉闲来无事,就掏出手机看“开心一笑”,看着看着,忽然瞥见丁琪先生坐在我侧面的座位上,也没有玩手机,更没有用心听领导汇报,一双睁开了又近似于闭着的眼睛,可以说是在酣睡,也可以说在认真思考,我受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也开始眼帘下垂。

 

会议开了将近两个小时,然后散了。期间,徐柏华先生发短信给我,说,队员在催排球训练费及奖金。这个事情说来惭愧,因为自己的过分相信,致使事情不像当初想象中的那么顺,而是非常的不顺。

当初市教育局工会发文要举办高中男子教工排球赛,我央求徐先生做个教练,负责组建排球队。跟领导汇报说待遇时,领导也是信口开河,说,只要得到了冠军,什么都好说。我把这话一转告,队员们热血沸腾,也下了决心,说,如果没有拿到冠军,我们什么都不要。领导说,有志气。

但也有深谋远虑的人,胸有城府,对我说,别相信领导说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写一写待遇要求,然后让领导在上面签字,以后谈起判来就有根有据了。我心想,领导之所以是领导,至少在这“言出必行”这方面应该是楷模,是典范,哪能如村夫野老,言而无信,话刚出嘴巴就能立即反悔的。再说,让领导这样签字,就有点像黄世仁抓着杨白劳在契约上按手印,带着点强迫的况味,分明就是不相信领导。

这事我最终就没有做,结果果不其然,如人所言,事情就闹大了。

我们最终如愿以偿拿到了冠军,众人兴高采烈,心想,就作是一般的比较,每个人至少有一千五的奖金。因为之前女子排球队也参加了类似的比赛,还没有拿到名次,她们的补助也有一千四百多,何况我们拿到了冠军。结果,领导不认可,说,女排拿了这么多的补助,不可能。我于是把发票的复印件给他看,白纸黑字,谁多少谁多少,清清楚楚,还有他的亲笔签字。领导一看,傻了眼,自我解嘲说,哎呀,当初怎么这么没有把握标准。呃,这事……是不是……学校表达一个意思就……好了。

我说,你总得有一个标准吧。领导一思索,说,要不这样,每人六百元。我把这话一转告,众人说,这是打发叫花子么。一致拒绝领取,领导也乐得如此,不可以为学校节省将近一万元的奖金么,毕竟领导都是“以校为家”的。

这事从去年十一月份拖至今日,一直无声无息。

我还以为队员们真的有志气,不为区区六百元而损毁自己的高大形象。但不知为何,今天徐先生就有这么一条短信,我只好在散会后找领导商量:能不能提高到每人八百元。领导说,不行,说出去的话是要算数的,当初说了六百就是六百。

我心想,最当初的时候,你是说只要得到了冠军,什么都好说;而且还有女排作为先例,又不是我们凭空夸大奖金数额的。这居然还能算作“说话算数”,没有天理啊!考虑到自己的年龄问题,忍就忍吧。

于是乎,造表,找领导签字,找出纳借钱,发放,不超过二十分钟就把事情办妥了。出纳说,你办事的效率很高呀!我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因为是自己的事,不快一点担心领导又变卦,更不好向弟兄们交差啊。

 

晚上一位朋友在朱桥头的“东方红”餐馆请吃饭,免不了喝点白酒,但仅仅只喝了一点点,而且提前离桌,背着运动包去体育馆。昨晚约好几个球友一同打打双打,即便天气有点凛冽,换上短袖运动衫有点冷冷的,但稍作预备活动,身体渐渐暖和,也就没有什么冷的。

我和宜春幼专的毛老师一队,先对阵两位年轻人,以二比一胜了他们,接着又换了两个,又以二比零赢了对方,出了不少的汗,身上非常舒畅。

    回家的时候,天空飘着雪粒,细细的,打在身上的衣服上,像小精灵一般,跳跃着。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