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1月24日 星期日 晴  

2016-01-24 21:22:2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算是新年以来天气最佳的一天。

蔚蓝碧青的天空,温煦的太阳,阳光洁净,无纤芥之尘。北风没有静止,但也没有肆虐;北窗下的曲水池内,上面结了一层冰;这冰是厚是薄,不得而知。从楼上往池中看,只能看见冰的表层,不是那种平坦如镜的,而是带着波纹,非常富有动感。推想应该是结冰的时候,北风吹得正猛,于是,就形成了有皱褶的冰,像有人在窗户上安装的花样玻璃。

中午时分,我下楼去捡拾被风飘落在地的衣服,从树底下捡起一块并不算很大但也不小的小石块,走到池子边,往冰上一抛,咚地一声,冰面被砸开一个小洞,然而小石块并没有掉落到水里去,反而弹跳一下,掠过冰洞,落在冰面上——可见冰不算薄。

阳光明晰地映照在远处的高楼上,映照在近处树上,墙壁上。过去朦胧的远处的高楼,仿佛仙山楼阁,不能窥见它的细节,只感觉迷茫一片;现在能清楚地看到各家各户忙着晒被子,床单,衣服。阳光如水洗了一般,除了感觉它的干净,它的纯净,至少我现在,没有任何词汇能够形容,忽地就想起“阳光不锈”这句富有诗意语言的典故。

说有个人步行在一条废弃的公路旁,忽然看见一间几乎快要倒闭的房子,大门的一侧,悬挂着一个竖型招牌,因为灌木丛生,遮住了一些,只能看见“阳光不锈”四个字。这人心想,在这荒郊野岭,怎么会有如此富有诗意的语言,想必这里曾经住过一位隐士。于是继续上前,想探究到底怎么回事。走近一看,却原来招牌上写的是“阳光不锈钢碗制造厂”。顿时感觉庸俗得不行。

看来,诗意是应该有联想的。过分地探究现状,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非要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虽然搞清楚了事情的真相,但是有时会把仅存的情趣荡涤无存。人生,其实最需要的就是情趣,如此,是不是也应该迷糊一些,朦胧一些,迁就一些,装傻一些,只要内心感觉好就行,不能事事追求“吹尽狂沙始到金”。

 

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日子,最好的休闲方式当属我昨天所云:搬把藤椅,坐在阳台上,泡杯茶,沐浴着阳光,看看书。

但今天上午不行,因为高安市要编撰高安教育史志,需要二中提供一些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文字材料,我被要求负责撰写二中教改班的内容,因为我是第一届教改试验班的班主任,大循环六年,实属不易。当初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一方面是因为对二中的感情所在,另一方面自负拥有的材料应该丰富,毕竟我个人有写日记的习惯,无论生活中,教育教学中的点点滴滴,多多少少会在日记中体现。

即便是雪泥鸿爪,顺藤摸瓜,也能回忆起当初大略的情形,但是,当我蹲在书房里的书柜前,翻阅我个人的日记时,无论如何都查找不到那个年代的日记本,一些所认为拥有的资料自然无从说起,我就纳闷:当初我去干什么去了?难不成有人什么时候借去浏览了?

这让我很是受伤,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就无法清晰地回忆当初很多的细节。我想,我只能暂时将记忆清晰的一页先写好,然后在通过其他同仁的共同回忆,来理清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毕竟参与编写材料的教师很多,他们或许能帮助我回忆起一点什么来。

如此一想,也就心地坦然,将自己记忆中的内容与做法、探究与反思慢慢写出来,凑成了一千多字。

太太自然不会吝啬这实佳的天气,虽然起床已经是近十点,但一起来就将被窝风卷残云般一揭,把我给驱赶起来。然后,风风火火拆被单,往洗衣机里一放,轰啦啦旋转起来。棉絮往阳台晒衣杆上一放一摊,差不多就是一部“晴天大晒洗”交响曲。瞧瞧别家,同样也是如此,没有几家的阳台显得很悠闲。

 

早餐吃得很晚,太太说,我们中午两点钟弄中饭如何。我说,这样正好。于是,最惬意的当属中午,我搬了一把藤椅,泡了一壶茶水——这茶叶名为中国名茶“绿杨春”,以为便是绿茶,然而等到泡开之后,倒入杯中一看,却原来又是红茶,因为颜色偏红。

又从书房的书柜中,寻找出一本古典小说,名曰《禅真逸史》,说的是南北朝东魏渤海王高欢手下一名镇南将军林时茂出家为僧的事情。若果有人问我看这样的书有什么意义,我只能告诉你说,纯属消遣,内心感觉有味道就行。

看了两个章回,太太说,你现在放假了,是不是弄餐中饭吃吃。我心想,晒了一会儿太阳,看了一会儿的书,正好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消除消除疲劳。便答应着,起身去了厨房。厨房里的菜已经洗好切好,而且不需要炒很多,只需炒一个白菜梗而已。站在灶台前,太太说,这样的炒菜容易弄脏衣服,帮你系一条围裙。于是,我系着围裙,点火烧红锅子,倒入食用油,等到油有点冒青烟,倒入白菜梗。

因为天干的缘故,白菜梗也是干干的,所以,炒菜的时候,非要间或倒点水不可,不然既烧了锅,又黑了菜。倒水的时候,需要一点一点的倒,不能一下子倒入很多,否则就成了煮菜。倒一次,锅里腾起一阵白雾,倒一次,又腾起一阵白雾,弄得厨房里雾气缭绕。太太说,这个样子很想做家务的样子,我帮你拍个照,发给女儿看看。

帮我拍了两张照,我说,这雾气缭绕的这一张富有诗意,要发就发这一张。太太果真通过微信发给了女儿,并且附言说,放假炒点菜还要显摆显摆。女儿就“哈哈哈”一番——幸亏没有“呵呵呵”(阿弥陀佛),不带着讥讽的味道。

 

晚饭是不想弄的,太太说,昨天看见一小对面的叉烧包样子很好看,不知道好不好吃。我说,想吃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太太说,要不晚饭我们到外面去奢侈一下。我说,平时肯定不允许的,现在快过年了,我们也去潇洒一番,吃点垃圾食品。

中山商贸北大门口,小吃算是比较集中,不用各种皆有,但说品种有可挑选的余地并不过分。其实,真正走到那里,又发现没有什么可吃的。太太花五块钱买了三个叉烧包。我看见所谓的叉烧包,其实就是包子,只不过比我们平时吃到包子更蓬松,估计用手一捏,一个看上去有拳头大的叉烧包很快变成了一个肉丸子。

我看网上说,大抵像这样的包子,都是放了膨松剂的,多吃无益。但既然想过过口瘾,吃一点明知有害但偏想吃的垃圾食品,也应该不会糟糕到哪里去。之后,我们各要了一份酸辣粉。名副其实,果真是酸,太太说,是因为里面放了酸豆角的缘故。那粉丝条非常柔软,粘牙,用牙齿咬不断,想快速吃一些,一定会烫得嘴巴起火泡;但我不喜欢里面的花椒,麻的味道至今还没适应。

虽然月亮寒辉,但阻挡不了广场上跳广场舞人们的步伐。这是一套新的广场舞,少了过去单一的动作,变得手脚交叉而行——你不加注意还真的站在那里直瞪眼;而且音乐婉约,抒情性强,动作有点婀娜多姿,春风杨柳。

跳完之后,我对太太说,这广场舞太妖娆了。太太说,有点像舞蹈。我说,跳完之后,就有想蹲着拉尿的感觉。太太说,去——,有你这样变化快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