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1月28日 星期四 阴雨  

2016-01-28 21:36:08|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浑浑噩噩在高安小县城生活了三十余年,活动的半径大都在学校,一些老地方没有听过,更没有去过。现在小县城扩充地盘,往瑞阳新区那边发展,很多新的地方,新的命名更是一无所知。有时会感觉这是当老师的悲哀,尤其像我这样的老师,不太喜欢东奔西走,有空就呆在家里,或者呆在体育馆,总之,不能走遍高安县城的每一个角落。

譬如说到“山下”这个地方,不知有多少高安人知道,还有多少高安人不知道——我就属于不知道的人。平日里谁也不会注意高安小县城有这么一个地方,毕竟在小县城里,根本没有什么山可言,没有“山”就无所谓“山上”“山下”的,但“山下”常出乎百姓之口,说明或多或少这地方跟“山”有瓜葛。如此认真起来,如果挖掘历史的沉淀,非要说县城里有那么一座山,无论大小,那么,市委市政府的旧所在地应该是有一座山的,叫碧落山。

我很少到院子里(高安人对官衙门的称谓)去,就说不上见过里面的碧落山,山势如何,山上有什么,海拔多高,都是不知晓的;但不知晓并不意味着没有,据客观现实推敲,估计应该有这么一回事,不然,高安中学老校区门前的那条路,为什么称之为“碧落路”呢?看来还是有案可稽的。

据说,碧落山上有一种奇异的竹子,名叫“筠竹”,至于是怎么的一个情状,方的,扁的,三角形的,或者它的笋,它的叶有什么特殊的功能,均不得而知,总之,有点奇异。县志有云,也因为筠竹的缘故,高安自古就有“筠州”之称,不知是不是有科学考证。

但民间传说当中,有关碧落山的事情,还是可以窥见的。

据说清朝乾隆年间,当时村前人朱轼是当朝宰相,有点吹牛皮说高安是才子之乡,不仅仅是读书人,就是挑葱卖蒜之人,个个了得,均会吟诗作对。乾隆不相信,便派钦差微服私访,看看实情如何。朱轼一看,大事不好,牛皮吹过头了,欺君之罪可不是开玩笑的,急令心腹赶紧回高安,通报县官让一些书生扮成各类人物,早早做好应对准备。

话说方一日,钦差来到高安县城,闲逛到凤凰池边(现在文化广场的后边),看见七只鸭子在凤凰池中戏水,当即出一联给在池边卖香葱的“菜农”对,说,凤凰池七鸭游湖,点点点,三双另一只。那“卖葱人”举目而眺,见不远处的碧落山,阳光灿烂,和风轻抚,树荫摇晃,宛如蛇动,触景生情,应对道:碧落山尺蛇进洞,量量量,九寸又十分。

如此看来,碧落山是有的,那么,碧落山四周的地方,称谓为“山下”,也是比较有道理的。百姓嘴里所说的“山下”,现在指的是北街老教育局后面,毗邻老高安师范,经过体育馆北边的一条路,往东行不远,再往北行,这行走的地方,就叫做山下。

 

之所以说到“山下”这个地方,原本没有什么可延伸的,只是因为那个地方有一家专门制作过年糕点的作坊,诸如糖块,芝麻片糖,萨其马,纯黑芝麻糖,等等。听说味道不错,价格也公道,购买者络绎不绝,一买就是几斤,或者十几斤,还常常供不应求,就连南街像南门皮家的人,也不远十几里到那里去购买。

女儿给她妈妈微信说,要买一点高安的萨其马过去,她想吃。

这等小事不算什么事,何况平日里听多了别人的介绍,所谓坏事不出门,好事传千里。我们前两天的晚上就到那里去看看。在这之前,我们先期在一小对面、中山商贸北大门买过一次萨其马,感觉柔软,绵甜,进口味不错的,不像有的萨其马,原料比较硬,吃起来有点咬不烂的感觉。不过,货比三家,我们还是想到山下去看看。

山下那一家作坊就在离巷口不远的地方,有一处墙壁上写有“莎琪码冻米糖”字样,还有一个向前伸的箭头,指示想购物的人们往前走几步。他那里的萨其马价格的确不贵,不过八块钱一斤,而一小对面的那家的萨其马,居然要卖到九块。太太说,我们是不是上当了。但当她拿起一小块尝试一下之后,说,这里的萨其马太硬了,而且也不甜,没有一小对面的好吃。看来这里的价格偏低还是有点道理的。我们只卖了两斤纯黑芝麻糖片,要价每斤十四元。

高安还有一种小食品,将米碾碎膨胀成甘蔗大小以及那般粗的样子。这样的食品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用机器膨胀的,把米放入机器,一头就出来长长跟棍子一样的,白白的,截成一尺来长,到了下半年,天气微冷的时候,就有人用大的塑料袋装着,放在拖车上,用绳子拉着。人在前面慢慢走,拖车在后面骨碌碌地响着,沿街叫卖。

还有一种,应该用糯米碾碎膨胀成的,截成一小节一小节,用油稍微煎一煎,粘上白糖粉末——高安人称作“雪pao”。那天我在山下那家作坊看见他们写在黑板上的文字,称作“雪泡”——高安人读“雪”应该读为第四声,读成“泄”字,本乡本土的味道就能出来。

那天我们去的时候,这雪泡没有了。这雪泡非常脆,比较甜,因为母亲喜欢吃,我们就打算过几天再去看看,无论如何买一点,过年嘛,什么都可以吃一吃。

 

今日一天的阴雨绵绵,从早到晚,一直呆在家里,哪儿都没有去。

傍晚,吃罢晚饭,两个人撑着一把大伞,慢悠悠步行去体育馆。似乎隔了有三四天没有去打羽毛球,人都感觉骨头与骨头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了,全身紧绷绷的,不灵活。太太说,今天去球馆看看,有人就去打球,没人就去买雪泡。

丝丝细雨中的广场,少有人影,高亢的音乐声没有了,幢幢人影不见了,有的只是广场的沉寂,还有孤独的电视大屏幕,亮着节目,没有人看。到体育馆门口的时候,看见里面灯光昏暗,也仅仅亮了前排的灯,靠近里面三个球场的灯全都关闭着。

一个球友打算回家,在门口嚷嚷,说没有人打球,忽地看见我们过去,就又说,有人打球了。我说,你应该说没有优秀的人才打球,现在来了优秀的人才。恰巧四位球友凑成了两队,活动活动筋骨后,就开战。

年龄偏大的人,运动机能稍微启动也慢一些,我戏称“像我这样年龄的人其实就是柴油发动机”,发动起来比较慢,但一旦热起来了,势不可当。事实也是如此,我们两位年龄偏大的前两局没有状态,均输给了对方,之后的三局,我们连胜,以三比二胜了对方。

再后来,对方换了一位球员,开头两局打成一比一,最后一局决赛,我们赢了,虽然仅仅赢了对方两个球。我对球友说,怎么样,生姜还是老的辣,你们哪里有我们阴谋诡计多。

换好衣服,依旧到山下那家作坊去看看,问问有没有雪泡,回答说,没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