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1月03日 星期日 多云  

2016-01-03 21:35:23|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脑菜田汤家村的太平水库,应该至少去过两三次,每次前往,可能因为季节的缘故,收获颇丰,尤以第一次为著。当时正值春夏之交,草鱼正是疯长的时段,加之主人刚刚掌管水库,没有撒播任何饲料,只要有东西抛下去,必定有草鱼钓上来。

第二次去,正逢雨季,水库里的水涨了不少,所有的鱼儿的活动面积扩大了不少,所以,想像第一次那样的收获就比较困难,但毕竟气温高,尽管雨下得黑天昏地的,大家全都淋个透湿,还是有不少的鱼上钩,同样是尽兴的。

 

元旦,真正的假期只有一天。从昨天开始,新校区两个年级的学生全都在上午九点返校,从第三节课开始上课。学生虽然老大不高兴,但敌不过学校的威严安排,还得乖乖地回到学校,上他们非常反感的课。听说兄弟学校都放假三天,今天下午学生方返回学校,使得有个别学生情绪不佳,在办公楼进门处的黑板上,用粉笔写上:why?我的假期怎么这么短?

上午上课的时候,我就说到这件事,所有的学生群情激动,说,是啊是啊,为什么我们只休息一天,而人家学校的学生就可以休息三天。我说,休息一天又如何?休息三天又如何?现在想起来,还不是一样的,难过也过去了,幸福也过去了。学生说,话不能这么说,我们宁愿过休息三天的生活。我说,苏东坡就认为无所谓难过与不难过的,“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只要心中平静,什么都是一样的。

课间休息的时候,询问连荣,昨天到新街垂钓,战况如何。连荣说,打靶归来,一条都没有钓到。我说,如此说来,我昨天没有去还算是比较理智和幸福的。连荣说,不知怎么搞的,鱼总是不咬钩,那么多人去,就是一个人钓到了一条小鲫鱼,和一条餐条鱼。我说,看今天天气还比较好,想不想出去玩玩。连荣说,好。

我就联系一个朋友,问他,你在高安呢,还是在外面旅游。他说,在高安。我说,我想到你们村子的水库里去钓鱼,怎么样。他说,好,你什么时候去,我打个电话联系一下。我说,我还有一节课要上,出发的时候跟你联系。放下电话,对连荣说,已经联系好了,再联系两个人,四个人一同去。

下了课,急匆匆回到老校区,换好垂钓的行头,就等人到齐,然后一同出发。我们取道环城西路,径直上了320国道。国道上车水马龙,非常拥挤,杂乱,毫无章法可言。连荣说,瞧瞧这么多车,怎么能说经济不发达,不景气。路上,朋友打电话过来,说,刚刚听说,水库里在放水,水不多了,估计会好钓。我说,水少一些,鱼的活动范围相对会缩小一点,便于鱼儿聚集。朋友说,万一不好钓,就到堤坝另一边的水塘里钓。

 

到了目的地,上了太平水库的堤坝,果然看见水库里的水不是少了一点点,而是剩下一点点,你能看见的就是鱼儿在水中翻个身,浑浊的水从底部翻卷到水面,宛如煮沸了的开水一般。我们就在堤坝这边选点,比较倾斜的岸坡,还有一点点不好容脚,似乎一不小心人就会滑到水里去。

大家各自找好钓点,因为担心钓上大的草鱼,所以,大家用的都是大钩子。其实,对于冬季垂钓而言,但凡用大鱼钩是非常忌讳的。毕竟,在冬季,再怎么大的鱼儿,都不太好动,懒惰,即使鱼饵掉在它的嘴边,它也懒得吞一口;即使吞一口,它的嘴巴也不会张得老大,不像夏季那样,多大的鱼饵它都能够一口吞下去。

这事情就这样的矛盾,倘若用小鱼钩,势必用的钓线也是比较细嫩的,万一真的钓着了大鱼,断线是一定的,连同价格昂贵的浮标都一同淹没在水底去了;而用大鱼钩,钓线自然也就粗大,钓着了大鱼,就不用担心线会断,鱼会跑。比较两者得失,一般的人都会倾向“万一钓到大鱼”的想法——这样一来,鱼儿的咬钩率就非常低。

水位非常浅,钓点处不过半尺左右,都担心钓不到。放钩不过几分钟,一个同仁钓就到了一条比较大的鲫鱼。大家一见,颇感有戏唱,信心百倍,精神陡涨。不久,我看见我的浮标渐渐斜着没入水中,按常规的样子,这一定是一条草鱼,只有草鱼咬钩才是这个样子的。等到浮标完全没入水中,我手腕一抖,只感觉鱼竿有点沉甸甸的,可是没有钓到鱼,看见水中哗啦一声,一道水波径直从水底泛起,往中间窜去。旁边的同仁说,哎呀可惜,是一条大草鱼。我说,跟它没缘分,瞧不起我。

这之后,就一直没有动静。我疑心是水位过低的缘故,便上了堤坝,走到水库的北侧,那里的水已经干涸,顺着一行脚印往水库中间走,想找一处比较深的钓点,果然,找到了,比先前的要深一些,但最终没有任何收获。三个妇女,穿着高高的套鞋,从东边踩着淤泥过来,说,东边的鱼特别多,都在水面翻滚。问她们在水库做什么,她们说,捡拾蚌壳。问她们捡到了没有。其中一位说,只捡到一个。

我们赶紧移到东边,果然鱼儿在水里翻滚,响声噪杂,但我们知道,这样的状况肯定是钓鱼不到的,只要有鱼儿在水面乱窜,必定静止不下来,再怎样具有诱惑力的鱼饵,对鱼儿而言,都是不存在的,它们没有心思去咬,它们都处在非常恐慌的时期。但我们尝试着就用光秃秃的鱼钩往鱼群中抛去,然后用力一拉,希冀能够凭空钩到一条,当然,什么也没有。

 

中饭之后,我们换了一个水库,好像叫什么“梨园”(音译)水库。那水库里的水,也在渐渐缩小,北边已经干涸,南边,也就是大坝这边,却依旧非常深,将鱼钩抛下去试试深浅,至少有三米以上。已经有一个垂钓爱好者在那里垂钓,问他钓到了没有,他说,只钓到了一条。我还以为钓到了一条大的草鱼,其实就是一条小鲫鱼。

朋友说,前两个月到这里钓,他们两个人一个小时就到了几十斤。我心想,季节不同,想一个小时钓几十斤,除非明年再来。我连续钓上了三条鲫鱼,感觉水位太深,肯定水底比较寒凉,说不定大鱼都跑到浅一点的地方晒太阳去了。如此想着,就移到了水库的西岸,那里的水位的确浅不少,也就是一米来深。结果,同样是鲫鱼当家,怎么的钓都是鲫鱼咬钩。

太阳出来了,晒得人身上热热的,大家都说,这么好的天气,钓不上鱼简直天理不容啊。但事情就是如此,鲫鱼你可以钓上来,草鱼,尤其所谓的至少五六斤的大草鱼,依旧待在水底,对世事不闻不问,安心睡自己的大觉。

我开玩笑对水库老板说,你是不是跟你养的鱼开了会,让它们在水里好好呆着,不要轻易出来,因为有人要来钓你们,要命的不要轻举妄动。鱼老板说,我巴不得你们能够钓很多很大的鱼,我可以赚钱咧,还会开会让它们不出来。

 

晚上四家人在还没有开张、还处在试运行才三天的“老街土菜馆”吃饭。出了校门往右走,经过水果批发市场,不远处就是。结果,大家都说吃得不好,要什么没什么。比如说有没有什么面食,像甩饼、煎饼什么的。服务员说,没有。又问有没有挂面,切点冬笋煮点挂面。服务员说,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