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1月07日 星期四 阴雨  

2016-01-07 21:25:46|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学生,是不能让他们有时间自学的。

按理,发挥学生的学习主观能动性,调动他们激昂的学习情绪,自学相对来说是一种比较适宜的教学方法;但是我们这班学生不行,估计他们从小学开始就不知道什么叫自学,也根本不知道怎么自学,只知道一味地听老师讲呀讲呀,俗称“满堂灌”。学生也知道这种填鸭式的教学方法没什么意思,但除了这种还算有点作用、效果的方法,估计其他老师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来。

“满堂灌”的教学方法对这班学生而言,无论读书的,抑或是不读书的,其实大有裨益,毕竟从整体出发,他们的自学能力是没有的。对于学习成绩稍好的学生,能够从中得到些许启发,或许对高二、高三的自学有点铺垫作用;对于学习成绩一点都谈不上的学生,他们选择的余地更宽,想听就听点,不想听就做思考状,其实思维早就信马由缰,“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譬如说到文言文,原本是不难的;学生也认为不难,不难的缘由不是因为现代文也是由文言文发展而来的,除了些许特殊句式、词类活用之外,跟我们现代人说话差不多,而是因为学生拥有丰富的文言注释资料,一本,两本。学生认为,只要拥有这些资料,不懂的时候看一看翻译,就非常懂了。

早在开学的时候,我就跟学生说,你想学好文言文,首先把这些资料搬回家去,或者赠送给你们的干奶奶。学生不解地问,谁是我们的干奶奶。我说,就是在学校拾荒的老人家,你们把这些所谓的文言资料奉献给她们,还能让她们换上几个钱,而放在你们这里,除了耽误你们学习文言文,什么价值都没有。学生说,既然没有价值,那学校为什么要跟我们订购呢。我说,说起话来长啊,总归是为利所驱。

现如今一个学期快结束了,问学生有多少个把文言文资料带回家去了,结果没有一个。我说,你们自己揣摩一下,你们的文言文理解能力提升了没有。学生说,没有。我说,老师在讲析文言文的时候,都分析得非常细致,怎么还提不高呢!学生说,没有按照你的要求去做。我说,所以说嘛,完全把希望寄托在资料上,真的害死人;可是老师说了,你们又不听,有什么办法呢!

这两天学习苏轼的《赤壁赋》。上一节课我对学生说,请大家翻开课本,翻到《赤壁赋》,这节课我们暂时不牵涉课文,老师跟大家聊聊苏轼的平生,以便我们更好地了解这位古人的性情,从而进一步了解他作品的风格。下一节课我说,我们上一节课说到了苏东坡的大概经历,以及一些小故事……

就有热爱学习、喜欢刨根问底的一位唐姓女学生举起手来。我问,你有什么问题。这位学生说,老师,苏东坡是谁。话音未落,全班笑成一片,看来知道“苏轼”就是“苏东坡”的学生还真不少。这位女生有一个外号,叫“糖包子”,我就问道,唐某某是谁。学生说,是我。我又说,糖包子是谁。学生笑着说,还是我。我说,这就对了,苏东坡就是苏轼。

上课过程中,或者做练习的时候,偶尔会让学生来翻译几句课文里的句子。这一回,就让两个学生翻译课文中的两句,非常简单的,但是他们翻译起来就结结巴巴,非常不连贯,弄得我不开玩笑都不行。

一个女生翻译“何为其然也”。简单的翻译就是:为什么曲调这样(悲凉)。这位女生估计比较紧张,声音还比较大,一张口只吐出三个字来:“为什么……”接着还是这三个字:“为什么……”我说,你这个学生好奇怪呀,这有什么“为什么”的!我是老师,我让哪位学生回答问题他就必须站起来回答,“为什么”,我告诉你,我是老师,让你翻译你就翻译,不要多问“为什么”,赶紧翻译这一句。

学生就哄堂大笑。

一个男生翻译“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简单的翻译就是:这不是孟德被周郎围困的地方么。这男生估计翻译能力也不行,说话结结巴巴,一张口也是连贯性的两句,“这不是孟……”“这不是孟……”。我说,你倒是蛮清醒嘛,这的确不是“梦”,真真切切是老师让你翻译这一句。你是不是开头以为是一场梦,后来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感觉很痛,才发现“这不是梦”,然后告诉自己说,这不是“孟”,这不是梦,而是老师让你翻译文言文。

全班又哄地笑开了。

 

新校区体育馆,到了下午四时就算是比较热闹了。

乒乓球室运动的人比较多,这样的天气,算不上挥汗如雨,但是六张桌子,天天爆满;而台球室的人就更多。这样一比较,健身器械室里锻炼的人相对比较少,除了几位男性老师偶尔拉一拉锻炼臂力、腿力的器械,或者骑骑自行车,还有几位女教师在跑步机上小跑几分钟外,更多的时间是空荡荡的。

台球室先前只有两张台球桌,这两天又增加了一张,原本不算宽敞的台球室,显得比较局促,同时开张的时候,挥杆击球还需顾及一下身后,看看其他球员是不是也站在影响挥杆的位置上。虽然是三张,依旧满足不了爱好者的需求,故此,很多的时间,六位老师在玩,就有二三十位在看,且嘴里念念叨叨,作指导老师的,帮忙瞄准角度的,协助拿辅助杆的,还有开玩笑“聚众赌博”的,说,一比三的比率,赌哪位这一局能够赢。当然仅仅是开玩笑,但也有随声附和的,此起彼伏:我出一百块,我出五百块。

看来,老师需要的不一定是锻炼身体,更多的是追求一种乐趣,集体化的乐趣。

闲暇的时候,我也喜欢到台球室去看看,偶尔也跟比自己技术更差的老师玩上几局,尤其喜欢跟周行宪老师过招。因为周老师毫无章法可言,也从来不懂得什么三点一线,只顾拿起球杆乱打一通,时时不是把本球给撬到地上,就是灌进洞里,总之,一般人玩台球,球是越来越少的,进一个少一个;他倒好,越打越多,球不得进洞,倒是本球进去,动辄罚一个球,让人忍俊不禁。

到了下午四点半,对着办公室吼一声:周老师,打球去。两个人就屁颠屁颠地到体育馆,一般玩三局,之后就停手,让给其他老师玩。毕竟要玩的老师渐渐多了起来,你不能光顾着自己玩,而只让他人做旁观者,窃以为是不本分的一种表现。

总之,跟周老师过招,可以从中得到一种雄霸天下的满足和喜感。

 

晚上在体育馆玩羽毛球,大汗淋漓,都换了两身运动服。快到九点回家,居然下起雨来,而且愈下愈大,似乎有点滂沱。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