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1月10日 星期四 多云  

2016-11-10 21:02:52|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阳台上找了一双北京“漱芳斋”的布鞋,四成新,穿了好几年,鞋面的线都有点断,宛若没有梳洗的懒婆的头发,零零乱乱。我在里面垫了一双鞋垫,用塑料袋子装好,慢吞吞地去上班——想不到玩了几局羽毛球,全身的酸楚一时半会还真不容易消失。太太笑着说,老头子,年龄大了,累到了就不容易恢复,就不要再东想西想了。

人的确是会变的,这种变化更多的是不知不觉当中。年轻的时候,可能带着点追求时尚的色彩,喜欢穿皮鞋,黑色的,橙色的,而且还要擦得锃亮锃亮的,哪怕买的皮鞋一时半会有点压脚,但依旧孜孜以求;等到一段时间过后,人到中年边上,又喜欢穿运动鞋,轻松,方便,有弹力,防雨天,而且说起运动来不用再换一双鞋子,回家经过球场,想上场玩一会就玩一会;而现在,就喜欢穿布鞋,轻便,宽松,养脚。

到了备课组办公室,但凡到了的同仁,没有像往常我看见的一样,个个捧着手机在刷屏,或者说新闻,或者笑视频,而是难得的相互说着话,同时都在吃花生,吃桂圆,吃火腿肠;居然,想不到的是,他们还开了空调——怪不得感觉办公室有点温暖如春。

我举起手中的塑料袋,说,诸位,从善如流啊。葛先生说,果然带了一双布鞋来。我说,我再给你们看一样没有看过的东西,当当当当(英雄交响曲)……我掏出一只鞋垫,举得老高,说,你们看见过没,纯手工制作,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家说,切——谁没有见过,都穿过的。我说,这是我姐姐妹妹纳的鞋垫,至少有20年的历史,被我一直好好珍藏着。新和老师也脱下鞋子,说,我也有。鞋底露出红色的鞋垫。

我说,你算了吧,你这是机器打的,我这是人工纳(高安人读作“撬”)的。

金老师的桌面上,摆放着两个塑料袋,一个装着花生,一个装着桂圆。我说,怎么还有花生,不是吃完了么!葛先生说,没有,当初堆放着这里,昨天下午他们班主任在这里,差一点就吃完了,幸亏我发现及时,抢了一些回来并藏好了,不然,今天你们没得吃。

新和老师吃东西有一套,前天下午潘雷老师买回来的时候,他一吃,就说,这是谁谁谁制作的花生,南昌非常流行吃这种花生。并且把这个人的情况说得非常详细,说,发了财,都在上高开办陶瓷厂。今天他也吃得欢,一大把一大把的花生吃了,又拿起一根火腿肠,说,昨天晚上喝醉了,没有吃饭,今天早上又没有吃饭,所以饿得慌。

邓园平先生在微信圈里发了一张明天考试的安排表,可惜只拍了一点点,让大家愤愤不平,说,要么不拍,要拍就拍全部。邓先生说,这不能怪我,我手机的像素不高,不像你们都是苹果,拍得宽,而且拍得清。邓先生希望大家清楚知道,明天开始的期中考试,第一场就是考语文,考完之后就可以阅卷,而惯例,阅卷之前是必须聚餐的。

我们明天中午一起吃饭吧,怎么样。他这样的说,到哪里比较好呢。大家其实都不知道到哪里吃比较好,都没作声。因为整个备课组,除了新和老师,吃遍高安无敌手,其他老师跟我一样,只能知道家里的饭菜味道。邓先生说,听说“小河人家”还可以,行不行。

“小河人家”有两部,一部在城南车站,一部在城东出城口的高丰路上。

我曾经在城南车站这一部吃过一餐饭的,也曾经在另一部吃过饭,平常人家的口味,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对饮食从来不挑剔,总归有不同于家里的味道。邓先生问我,你觉得“小河人家”菜的味道怎么样。我说,还可以,听你的。邓先生说,那你回老校区顺便点一下菜,告诉他们明天中午我们会去。我说,不行,我是走路过来的,走的是南莲路,“小河人家”要走环城南路,绕远了。

邓先生说,我邀请了其他年级的几位女老师,到时参与我们的阅卷,所以,中午也一起吃个饭;她们都强烈要求围坐在刘连荣老师的周围。连荣说,哎呀,我还有这样的艳福。邓先生问胡红老师:你明天能不能一起吃中饭。胡红老师要带小孩子,就说,不行,我有事的。我说,其实,你应该明白,邓先生问你有没有空,其实并不是要你吃饭,而是想确定一下你真的不去,就好邀请其他女老师。胡红老师就举着一个大拇指,对我说,你说得很对。

上课之前,邓先生总算烤好了两个紫薯,邓老师说她饿了,我说,微波炉里恰好有烤的红薯。邓老师打开微波炉一看,说,哎呀,这么大,吃不完。我说,我们一人一半。我的确也想尝一尝微波炉烤红薯的味道,不过可能因为烤的是紫薯,吃起来有点硬,没有大观楼下那个烤红薯的摊点烤的红薯香。

 

天气渐好,上午去新校区上课,下午去新校区开期中考试考务会,都是步行去的;尽管全身依旧有点酸楚,但走着走着,感觉就上来了,也就不觉得那般的累。

到了晚上,想想还是去体育馆打球吧!太太说,行不行?不要球没有打到,人都成了残疾老年。其实,我知道,酸楚感觉,你越是不动,也就越纠缠着你,还不如“以暴制暴”,你越是酸楚,我越要打球。——只是,如果走路而去,必定会累得趴在地上,所以,就骑了摩托。在这初冬的晚上,虽然骑得不快,但感觉还是有点冷飕飕的风擦着脖子而过。

体育馆没有多少人,估计这样的天气,想来玩的人大都打了退堂鼓,剩下的也不算是铁杆球迷。我们玩了六局混双,四胜而二败,体会到打球的感觉渐渐又上来了。太太说,看着你越大越好,尤其几个网前放球,非常准确,刚好擦边而过。

休息的时候,大家都相互询问这么久的时间,都是怎么过的。有的说就在家里,有的说在其他地方打球,但不管谁,似乎都胖了不少。毛老师说,你的肚子怎么样。我撩起上衣,露出凸出的肚皮,说,怎么样,有没有六个月。大家说,估计差不多。陈海林也挺着个大肚子,说,我们差不多;到时候我们再配合打一场比赛,然后回家生孩子去。

我对聂馆长说,你这个体育馆要改一改名字,才名副其实。聂馆长说,改什么名。我说,最好改成“高安市养殖场”,瞧瞧所有打球的人,那个不是长了一身的肥肉。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