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多云  

2016-11-11 21:21:24|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非常荣幸地被钦点成为教育局组织的演讲比赛获得者再次重温情景的听众,尽管于我内心而言,拿出一下午的时间来听演讲比赛(却又不是评委),是非常不情愿的一件事情。并非我不喜欢旁听气势磅礴、热泪纵横的演讲比赛,也并非不想接受思想上的洗礼,道德上的熏陶,委实今天有阅卷的任务。时下,我以为,很多外界的东西,其实于我们是毫无关联的,我更倾向于每个人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这个社会就有序了。

“学而优则仕”,孔子说,学习之余,若有空闲,就去做点官玩玩。但是这种乌托邦式的幻想,我们暂时还不能实现。因为有某种需求,不是我们个人的需求,而是表演的需求。比如,拍电视的时候需要有庞大的观众队伍,以便造成浩大的声势;或者为了表明一种态度,都需要更多像我这样的人充当棋子,在棋盘上任人摆布,所谓“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你能说些什么呢!

现在上级的工作也做得非常细致。先前开会,无论大小会,只要发个通知就行,至于有没有人参加,或者有多少人参加,上级一般不会注重的——所以,据说先前很多单位专门有“开会人”这个名号,只要上级有什么会议要开,而领导们都要忙于自己的事务,都不想去,于是就让“开会人”替代——其实也是因为各单位的领导,深知这种会议没有什么重要性。

现在不行了,上级开会,不光下文件点名道姓让谁谁谁参加,还会画一张座位示意图,表明你的座位号——这样一来,你不来还真不行。像今天这样的演讲会,之前学校开会的时候,领导就说,都有名单,而且都有座位号,不能不去,倘若上级部门发现你没有去,做出什么处理,学校是不会帮你出面解决的,你吃不了兜着走。

 

听说演讲比赛在工人文化宫。在我的印象中,一直以为在高安,但凡要开什么大型的会议,一般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北街文化广场北边的原高安师范的大礼堂(现在变成了新瑞影院),另一个就是在城南的工会,就是中山路与筠泉路中间的一个地方。不过,有人说我已经非常落伍了,OUT了,因为先前的工会会场早已拆除,只剩下一块大大的空地,都形成了暂时的停车场。现而今的工人文化宫是在城北,在瑞阳新区,刚刚新建的地方。

中午我们备课组在“小河人家”吃中饭的时候,就有很多同仁拼了命地给我介绍,说那个建筑在瑞阳新区算是比较奢华的,有两个相同的建筑。连荣说,像人民大会堂;有的说还没有完全竣工。徐冬平先生说,他前天在工人文化宫开会,南北两个大门的样式一模一样,他是从南门进去的,后来散了会,却忘记了方位,从北门出去,一到北门广场,居然发现自己的车子不见了,当即吓出了一身冷汗,前后左右搜寻一个遍,还真的没有看见自己的车。心里想着,这回老婆会大发雷霆,河东狮吼,还思量着要不要告知太太。然后一转,居然发现自己走错了方位,于是顺利找到了自己的车子。

众说纷纭,其实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袁慧老师说,就顺着“小河人家”这条路(其实就是锦惠南路),一直往前走,越过新瑞雪宾馆,穿过新320国道,再往前一点,往左拐,就能看得到的。我心想,你们怎么说我都不明白,反正届时要去听演讲,我搭人家的顺风车就可以了,免得麻烦。

打个电话给长盛老弟,问他下午去听演讲比赛怎么一个去法。长盛老弟说,还不是我开车,你坐车去。我说,如此甚好,不过,我要先改改试卷,到了时间你打我电话,我在老校区办公室里。长盛老弟说,好。

 

“小河人家”的菜炒得的确有味道,只是场面不大,我们想弄一个比较大的包厢,都没有,我们备课组原本就有十来个人,又邀请了陈涛、袁慧加盟,袁慧又带着她的小帅哥(宓博戏称他为李若彤),这样一来原本就比较狭窄的地方,显得有点更窄,我们只好把椅子更换成塑料凳子,然后人都不往桌子边上靠,而是尽量地往后靠,这样,勉强可以挤下,不过我们大家都说,这样好,显得更亲热,无缝插针。

陈涛老师说,好久没有跟你们在一起吃饭,都生疏了不少,而且好久没有在一起说流氓话,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大家都笑了,说,陈涛老师风采依旧不减当年。我说,女阿飞没有碰上男流氓,其实也是非常寂寞的。

“小河人家”的拿手好菜就是红烧鹅,说红烧嘛,它居然又有不少的汤,因为是放在燃烧的液化气上面的,所以,隔一段时间就要添加一点汤汁。这鹅肉还算是比较好,全都是精肉,我喜欢啃脖子,可是,那么大的一只鹅,一大盆的鹅肉,到哪里去寻找鹅脖子呢?拿着筷子,看见一块近似于脖子的肉,就夹了起来,偏偏不是,可是人又不好意思老是在盆里搜寻,只好大快朵颐,吃了好几块厚实的鹅肉。

那扣肉也做得比较好,蒸得非常烂,吃起来又不油腻,切得薄薄的一片,扣肉下面的盐菜也味道不错。还有那辣椒炒小螺丝肉,红烧牛肉,辣椒炒油渣,味道都是足足的辣,没有一个人不是张开着嘴巴,大口地呼着气。还有一盘冬笋炒肉,新和老师说,这个菜我已经吃了两个多星期了。我说,你胡说八道。新和老师说,我怎么就胡说八道了呢。我说,7号才立冬,今天才11号,不过4天,你说你吃冬笋炒肉都吃了两个星期。新和老师说,那怎么说呢。我说,你应该说吃了秋笋炒肉。

没有更多的人想喝酒,只有金国特想,想邀请我一道喝,我说,今天不行,下午还得去听演讲比赛,到时候红着脸,领导看了不好,也不符合当前的形势。金国只好一个人要了一个口杯,独自喝。服务员用脸盆装了一脸盆的饭,陈涛主动给大家装饭,说,谁要饭,谁要饭。大家说,我们都要饭。

连荣首当其冲,装了第一碗,说,谢谢谢谢。陈涛老师说,不用谢。连荣流氓似的说,要谢的,要谢的,只是不知道是要“谢”在里面,还是“谢”在外面(高安人都知道这个“谢”还可以读成另外一个音)。陈涛说,老刘忙,老刘忙。

 

八位演讲的老师,分别来自华林、黄沙、上湖、七小、八景、荷岭,他们的事迹的确不是那么惊天动地,但琐碎的小事上面,分明能映照他们道德的高尚,每位老师演讲完后,所有听演讲的老师,都报以热烈的掌声,整个会场也比较安静。

有新任的宣传部长参加,末了总归要说几句话。寥寥几句,重点突出,没有先前曾经听过的那种拖泥带水,非常干脆利索——总之,感觉到,会风的确有点变化。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