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1月13日 星期日 雨  

2016-11-13 22:18:28|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期中考试刚拉上帷幕,对于所有的教师来说,考试一完就意味着到了讲析试卷的时候。

2012年6月份之后,就一直没有与对比班以上班型的学生打交道,时隔四年之久,已经全然忘却了这些“恰噶”学生对讲析试卷的生理反应;唯独对现在执教的普通班的学生,异常清晰,因为天天、时时都是要见面,要事无巨细的经历着的。

葛先生说,这样班的学生,只需要对答案,至于为什么要选择这个选项,他们全然不想知道,闹成一片。这种情状,我是非常了解的,於我心有戚戚焉。

我执教的两个文科普通班,相对而言,一班的学生在谭老师高压的态势下,情况稍微好一些,那种歇斯底里的呼天抢地宛如如丧考妣的叫声,在这样的班级是不存在的——其实,这种状况,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学生接受能力的迟缓。这就如同我们的老师,没有雷厉风行的杀劲,相当好一个班的班主任,或者担任一个班的科任老师,是非常困难的。那些对学生过分宽容的老师,要么是性格软弱,要么就如我,年纪到了。

五班的学生就发了狂——班主任罗老师曾经说,这班学生,你不让他们发泄一下,他们就会上课乱来,让他们吼叫几句,情况或许会好一些——基于这样的缘由,五班的上课纪律,说吵闹也行,说跟着老师一起思考也行,总之活跃得不得了;成绩在同类型的班级中,不算非常突出,冒尖,但也算是略胜一筹。

上课之初,我对这次考试的情况做了一个大概的介绍,比如,命题程度的难易,学生答题的能力。但是,学生不答应,说,别说了,别说了,对答案的吧,对答案吧。他们愈这般着急,我愈是慢吞吞——就是想气死他们去。我说,我今天很快就可以看到你们这班学生沮丧的神态,我更高兴的是,过一段时间,当你们的家长神色凝重地来开家长会的时候,面对你们糟糕的成绩,声色俱厉地呵斥着你们吃混饭的时候,那该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啊!

有学生就哇啦哇啦,哀鸣道:真的要开家长会么?有些学生就催促道:快点对答案,气死人了。我说,好,我们开始讲析试卷。首先,请大家看到第一题,老师把这篇文章慢慢给大家朗读一遍。——其实,哪里需要念什么文章呢,分明就是拿学生开涮。

学生就立马起哄,说,读什么文章,从来没有这样读过,对答案,对答案。

真正对答案的情形,又该是怎么的一个镜像呢?只是纯乎地对选项,因为我每说一个选项的答案,想讲析一下为什么是这个答案,而不是其他答案;这个答案从哪一段哪一句可以得出正确的判断。但是,很难讲下去,因为学生已经闹成一片,做对了的欢天喜地,手舞足蹈;做错了的哀鸿遍野,捶桌子,跺地板。

有两个女生干脆什么都不听,纷纷站起来,在自己的座位上,拿着其中一位的试卷,揉成一团,相隔三四张课桌,你扔过来,我抛过去,乐此不疲。

我就站在讲台上,只好不开声,看着她们像抛绣球一般,抛来抛去。全班学生也就一同看着,她们居然不停手。于是,我从讲台上拿来一个鹅卵石给前面的一位——那鹅卵石是去年高考时,老师捡来用于学生压试卷的,一直放在讲台上。接着,我又拿了一个鹅卵石,对那位女生说,别抛试卷,没意思,不如砸鹅卵石,这个更过瘾,砸死一个算一个。然后,我又拿了讲台上的装订机,放在那位女生的课桌上。最后似乎没有什么可拿,就走下讲台,佯装去搬立式空调……

学生就哄地笑成一片。

 

天气虽然下着雨,虽然已经是初冬,但气温却也不低,不过,有老师怕冷。

我们备课组办公室,从前也罢,现在也罢,大门随时随时都是关着的,因为毗邻男厕所,除了污浊的空气,还有数不清的苍蝇,不知从哪里翩翩飞来,逢人就亲,赶都赶不走。连荣喜欢用手去捕捉苍蝇,有时居然可以抓着重叠的两只,就说,我掐死你们,居然演黄色电影。抓苍蝇只要有方法,一抓一个准,标准的方法就是,在苍蝇的脑袋对着的前方,距离10公分之下,然后略高于苍蝇5公分,张开手掌,然后迎着苍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扇过去。苍蝇有感知能力,它必定往前飞,而且突然间飞行的高度不会很高,正好碰上你微曲的手掌,“入吾毂矣”。

这样的天气,就有老师连窗户都开始想关闭。新和老师说,有这么冷么?你瞧瞧我,都在出汗了。我一看新河先生,都穿上了半高领的羊毛衫,焉能不出汗!我说,你都穿了羊毛衫,至少三件衣服,能不出汗么!瞧我,才穿两件衣服。然后,我抖了抖内面的一件衣服,抖了老半天,没有一个人注意的。我说,怎么一个意思?我都穿了新衣服,你们连看都不看一眼。金老师说,你这是新衣服?我说,瞧瞧左胸前的标识,属于童子军之类的服装,猜猜看,多少钱。金老师说,怎么的也得二三百吧!我说,瞧你这眼光,六十块。金老师笑着说,省钱给女儿。

葛先生说,我以为穿衣服,只要合身,然后有点挺就可以,至于多少多少钱,倒是次要的。我说,十几二十年前,那时我们的工资都很低,有一回,一位老师的一个朋友到学校来,我们在一起聊天,那位老师的朋友穿了一身西装,就问我们多少钱。然后有老师就说,三四百吧——这在当时已经够多的了。那位说,两千多。我瞧他那一米六的个子,穿在身上的西装怎么的都不像抵两千多块钱的。

葛先生说,其实,很多有钱的人,穿起衣服来,并不会考虑很多,他们认为只要钱多买来的衣服就好。我说,也许他们纯粹把衣服当做成富裕的象征,而不会考虑其它因素。葛先生说,这就是为什么有些有钱人穿西装的时候,还喜欢在脖子上挂一根非常粗的金链子的原因;九十年代的时候,我一个亲戚结婚,穿一身的中山装,结果脖子上还系一根领带。

邓园平先生说,上世纪九十年代,人家说,系领带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农村里的人,一种就是推销保险的保险公司的人。

 

车子新近更换了电瓶,时间也就错乱了。

昨天在保养的地方,跟村里的小伙子研究了半天,都不得要领,没有校正好。今天下了第二节课之后,独自在车里,面对完全不认识的英文单词,抑或是法文单词,我东按西按,乱按一通,反复研判,居然无师自通,校正好了,感觉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