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1月15日 星期二 多云  

2016-11-15 21:38:33|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冬的季节,校园里似乎看不到一丝冬季的色彩,除了水杉树的叶子在悄然变黄,其他诸如樟树、桂花树等,树叶依旧绿意葱葱,生机勃勃。

一大早就到了校门口值勤,说不出东西南北的风从何处吹来,居然没有一丝丝的凉意,更别说寒意,倒有几分初春和煦春风的况味,温暖地扑面而来,宛若一个大大方方、风情万种的姑娘。校门口对面路边的杨柳树,说万条垂下绿丝绦也行,说杨柳依依亦可,在微微冬风的吹拂下,大方的舒展着曼妙的身姿,让人恍若这应该是春天吧!

值完勤,吃罢早餐,见时间尚早,独自围绕着操场的跑道步行,走了一圈又一圈,直走得脚板底有些许发热,全身更是暖洋洋的,后背有出汗的嫌疑,便干脆脱下外套。先前的天空,灰蒙蒙的,缥缥缈缈地飘逸着濛濛丝雨,渐渐,云层变薄,淡蓝色的天空隐隐约约,终于在我们听课的时候,忽然一道阳光照射到教室外的走廊上,灿烂无比。好一段时间没有看见过阳光,刹那间还有点不适应的味道;但阳光显得非常小气吝啬,很快就收敛了。

周二的日子,我是下午的课,上午就在在老校区。

按老校区的规定,今天是我们这一个听课小组必须选择性听课的日子,随意地选择一个班,也不打招呼,届时去就可以了——昨天我就已经向各位小组成员发了短信。这一回我选定了初一(22)班听课,这个班是学校组建的实验班,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姓徐,是一位刚参加工作的年轻小伙子,个子不高也不矮,身材倒是比较肥硕——也就是上回说到运动会开幕式的时候,他参与他自己班级学生的舞蹈之中的那位。

我们之间并不是非常熟,平时几乎没有聊过天,没有任何交集。不过今天早上,稍微有点,但并不是相互之间,而是因为其他老师的缘故。我在操场上散完步,上楼的时候,一位我依旧不认识的年轻女教师,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小塑料袋,里面装着几个黄黄的面包。似乎年轻的女教师认识我,就对我说,吴老师,你吃面包么。我指着自己圆圆的腰部说,你看我这腰部,还需要面包么。年轻的女教师笑着说,也不是那么胖嘛。恰巧徐老师也上楼,就说,我不介意我成为面包。年轻人总归有话题可言,他们就说说笑笑上了四楼。

我的印象中,单单就徐老师而言,我想我们这是第一次在共同的话题下的交集。

徐老师的这堂课是一堂综合性的课——《少年正是读书时》。

开课之后的十分钟,我都开始怀疑我的判断能力,这是语文课呢,还是政治课?但看着黑板上,学生填写的课程表上,分明就是语文课。这是什么课型?我就拿了前面一个学生的课本看看,方知道这是语文课本上安排的综合性课。

徐老师激情饱满,活力四射,启发性强,能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学生参与面非常广。有一个女生说自己看了四大名著中的《水浒传》。老师问她你记得小说中最让你难忘的一个场景么。女生就说,武松打虎。老师说,你给同学们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女生就说,武松要去探望他哥哥,于是有一天就来到了井冈山……全班学生一听就哈哈大笑起来。

徐老师点评说,你对我们江西的风景区还是非常了解的,应该是景阳冈。

 

下午有课,中午的休息就不得要领,似睡非睡,似醒非醒。

这世间之事就是这般的“其可怪也欤”,有事的时候,特别想睡,而且一定睡得着,还可以做一场黄粱美梦,做着做着,还不肯醒来,就让我沉浸在这无边的美梦之中吧;无事的时候,有着大把的时间供你睡,供你做南柯一梦,可偏偏就睡不着,辗转反侧,寤寐思服。

课间休息的时候,邓园平先生说,按照规定,今天第三节课要召开备课组会议,讨论分析一下这次考试的题目,以及批改过程中学生存在的问题;到时我们要潘雷老师再买点零食来吃吃。

我就咚咚咚地擂桌子,大喊“后悔啊后悔啊,划不来啊划不来”,金老师问我怎么的一个后悔,什么的划不来。我说,下午来学校上课的时候,忘记了今天是星期二,下午是要开备课组会议的,而备课组开会就一定会买点水果什么东西吃的,所以,我来的时候,在家里已经吃了一个梨子,一个苹果,到时候我哪里能够吃得下,眼睁睁看着你们吃,而且吃应该属于我的那一份,所以就后悔了。

大家就一阵哄笑。连荣说,我就比你聪明,我昨天开始就没有吃水果了,今天就可以吃很多。我说,要不,今天吃水果,我们来分一分,不要像往日一样,大家聚在一起吃,今天各人吃各人的,怎么样。

什么同仁,居然没有一个同意的——果然利益面前无友情,男女背后有险情。

连荣打开手机,惊讶地说,哎呀,怎么又有一次违章。然后打开一看,说是今年的5月份在奉新一个红绿灯下逆行。葛先生说,又罚款150吧。连荣说,没有,100块。葛先生说,又浪费了两次。

大家哄地笑开了。我说,人家老女人原本想赚你这100元,谁知道你交给了奉新人。

在筠泉路“良品”超市大门口的斜对面,有一处可通中山路的路。说路又不是路,说街又不是街,都是从楼房下面开通一个门,很脏乱差的一个通道。从“良品”穿过筠泉路,走进这个通道的第一个大门,就到了与后面一幢楼房相隔七八米的一处空地。靠近右边,有一家似乎名叫“鹏程”的手机修理店,靠近这家修理店的另一个店面,一天到晚,大门是半开半闭的,“犹抱琵琶半遮面”。

连荣曾经介绍说,他天天从这里走上走下,从未发现有什么异样;后来因为他金店的员工对他说,那是一家半老徐娘的按摩店,就仔细观察了一番,说果真发现了问题,天天都有农村模样的农民工,肩上扛着扁担,在门口讲价钱。我们大家就问,你是否听说过什么价位。连荣说,打听到了,一次50元。

再后来,这“50元”就成了我们备课组说笑话时的标准典故,一般人还真不知道我们说到“50元”的时候,为什么会哄堂大笑。再后来,我们相互交流感想的时候,都会说,从前经过那里,上上下下没甚感觉,现在可不同呢,总会下意识瞭望一下,或者侧耳倾听一番,看看这讲价的情状应该是什么动人的景观。

 

晚上骑摩托到体育馆去打羽毛球,两位六零后对阵两位七零后,前两局打得对方“咩乌的”(高安话,一塌糊涂),没有喘气的机会;后两局我们体力下降,对方连扳胜局。我们就说,若是以后打比赛,必须争取在两局之内搞定,二比零胜之,不然前途难卜。

我对馆长说,岁月不饶人啊,从前打球打残了自己,叫做“残疾青年”,现在不同了,打残了自己,该改叫为“智障老人”。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