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1月17日 星期四 阴  

2016-11-17 21:18:49|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筠泉路“良品”超市一楼的金店,昨天凌晨被人洗劫一空,两位保安被人用铁丝牢牢捆绑着……这消息也不知是真是假。老校区食堂一位工作人员的小孩子在隔壁的工商银行上班,据说看见有不少的警察在勘察,就跟她父亲一说,她父亲就在食堂传播开了。后来,就有“高安百事通”微信上也说了这个消息,劝告市民说,临近年关,小偷们也开始打算捞上一大笔,好好过一个幸福有钱花的春节,所以,请大家防火防水防小偷。

上午到新校区去上课,在备课组办公室就问住在“良品”超市高楼的连荣,有没有这样的事情。连荣说,真的有,幸亏这个老板已经开始撤出,很多的存货在搬运,估计损失一百多万;知情的人都说,这个外地老板没有赚到什么钱。

我不太喜欢逛街,尤其是陪太太逛街,跟全天下所有的男人一样,认为陪太太上街是一件非常残酷没人道的事情;所以,一旦要陪太太逛街,我无言的反抗就是,她到各个店子里去看看,试试,我就站在店门口,头抬着,眼望45度角;因为如果我平视,她就会说我就知道看街上走来荡去的女性——而仰视,她就没有任何言辞,总不至于说,你真是色胆包天,连飞机上的女性你都不忘记眺望一眼。

偶尔,我们到“良品”超市去买点东西,都能看见一楼的金店,从非常热闹,到渐渐人员稀少,尤其是最近,都挂出了要“清仓”的招牌,说月底就完全清仓云云——至于他们所说的“月底”是十一月底,还是十二月底,抑或是明年的元月底,谁也说不上来。现而今诚信缺失,说的话不一定当话,不然,何至于有的店面打出的招牌就是:千真万确,只剩下十天,如果说话不算数,断子绝孙!

 

据说人们的生活富裕了,就会考虑买银藏金的事情。

俗话说:饱暖思银玉。高安人平时看起来收入不高,但是,论及购买起房子来,或者看看那些穿金戴银的人来,似乎不能说没有钱——房子一套接一套,项链一根比一根粗,跟拴狗的项圈有得一比。连荣他们家是开金店的,在大环境下,做得风生水起,从小而大,从大而强,从一间变一大间,从一大间变成两个大间——可见,这金店的生意确实不错。

连荣家的生活非常富裕,说买高楼,说买豪车,说在外地有多少套房子,都已经是过时的话题。当我们大家热热闹闹开始张罗到高安本地的上游水库,或者贾家古村去游玩时,他们已经着手开始省内游;当我们开始张罗省内游时,他们已经着手省外游;当我们开始张罗省外游时,他们已经着手国际游——总之,建立在雄厚经济基础上的旅游,不是说你能幻想就幻想的,必须要拥有真材实料的“阿堵物”。

现在,他们都已经谈论过了到迪拜旅游的心得体会了,我还没有边界线,哪怕眺望一下异国他乡的风景也行。很多的时候,我们在一起谈论什么时候去西藏游玩一下的话题时,连荣说,他们已经品尝过了“叭咂嘿”的藏族情调,虽说只是在西藏匆匆一天,因为高原反应而被迫回来,但说起此事,谁敢跟他谈论“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惊险历程。

高安小县城的金店到底有多少,内行可能是知道的;像我这样的外行,显然不能知道。我对金银首饰非常不感兴趣,不是说对它们有什么仇恨,而是感觉这些首饰是一种羁绊,是一种性情的凝滞。好好的脖子,好好的手指,偏偏要套一个什么金项链、戒指什么的加以束缚,这让喜欢追求无拘无束的我,无论如何都是接受不了的。

我其实也是有一个戒指的,听说很大。之所以说是听说,是因为这戒指买了很多年,我都已经忘却了有这么一回事。听太太说,我就是在购买的当日戴了一下,之后就束之高阁,尘封起来。在她的循循善诱下,我才能想起,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买戒指是因为母亲满七十大寿,老人家给的钱。老人家辛苦一辈子,存下一点点钱,每个子女都平均分一点。老人家的要求就是,大家必须买一个戒指以作纪念,我想,届时逢年过节,大家都戴着戒指,金光灼灼,在众乡亲面前露上一手,显摆显摆,这多少可以让老人家面子很风光。

记得买戒指的时候,就是在连荣金店里购买的。当时几个女服务员说,戒指上面有字,或者“福”字,或者“康”字,或者什么字,你挑哪一个。我记得当时开玩笑说,这些字都不够好,不能代表我的心声,我想要一个代表我一生的追求的。服务员信以为真,就说,那你说一个喜欢的字,我们可以帮你镌刻上去的。我说,最好是一个“色”字。大家顿时笑成一团。如果说起当时的情形,相信连荣能够描绘得形象逼真,重现当年风采。连荣几次都说,我们那里的女服务员很想念你啊,都说,那个喜欢说笑话的老师好久没见哦!

 

高安的警界,因为此事又有得忙了,何人所为暂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相信,先前我也说过的,高安别看是一个小县城,所具有的“暗流”一点都不比大城市差,也就是说,大城市拥有的另类,在高安同样也是拥有的。

学校一位已经退休的老师,他的外孙年龄不大,才读初二,就已经横得不行。

小时候,父母离异的经历让我们多少有点同情小孩子,看着小孩子耳朵边镶着一个耳钉,还感觉可爱。现在渐渐长大,耳钉也越来越大,我们看起来也越来越不顺眼。读书不行倒没有什么,可怕的是他身上除了钱,还有白粉。几天几夜不回家,退休的老师也无能为力。在学校,欺负学生是家常便饭,保卫科询问他为什么欺负学生,为什么几天不回家,都在干什么,什么也不说,再逼问,就说,在帮人家看场子,有得吃,有得玩。一个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居然会被人叫去看场子,这是什么情况?

忽地想起过去有“蓄雏”之说,说过去有的青楼,看见街上有流浪的小女孩,如果眉清目秀,就免费先养着,待到长大之后为己所用,把养大小女孩的钱给翻倍的赚回来。现在我们高安也有类似这样的事情,不过可以叫做豢养未来的打手,不能不让人感到心情很沉重。

我们在校门口值勤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年轻人开着车子,红着双眼,叼着烟,轰鸣着音乐,在路上或停或驰,稍微有点内行的人就会告知我们说,这些小孩子在宾馆通宵吸毒。祥符镇初中一位女生,不过十五岁,留守少年,也因为吸毒被抓进拘留所,问她怎么就会吸毒呢?回答说,都是朋友,在一起快快乐乐,不吸不够朋友。

想想我们学校的教育,要人性化,不能打,不能骂,不能变相处罚,必须讲道理;如果哪位老师不幸因为自己的脾性而触犯了红线,不说受处理,单单家长的吵闹就够他喝几壶的。这样的情形之下,老师光以传授知识为唯一,光以说好话为主,不知是好呢还是不好呢。

 

晚上我们从广场到“良品”超市去,先前的那家金店的柜台果然一无所有;但是,旁边的其他家的柜台照旧营业,丝毫没有一点惊慌的态势。难不成所谓的抢劫是假的,人家那家金店只不过把东西全部运走了而已。

说不明白,主要是旁边两家太淡定了。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