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阴雨  

2016-11-22 21:13:18|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适有“愁云惨淡万里凝”之诗句,虚实结合,状景抒情。“云”者,自然之物也,无所谓“愁”与“不愁”的,但因为人心有愁,却又不便“待与他人说”,故此嫁接给“云”,说“云”有愁,“云”实在冤枉委屈至极,云何辜也。

据说,“愁”字是因秋景萧瑟,于人心产生悲伤之感而造。现实生活中,不是任何人都能跟“愁”挂上钩的,就像不是人人都可以说“低调做人”一样,得看看你所具备的资格。像一般的人,你都没有资格说着话——因为说这话的人,原本应该在“高处”,因“高”而“低调”,这原本是说得过去的,说明人家谦虚,有涵养;可是,亲爱的,你原本就处在低处,海平线之下六七十米,你有资格说“低调做人”么,大方之家听了岂不会笑掉大牙。

“愁”也是如此,它是攀高枝的尤物,它是漂浮在湛蓝天空上的丝丝白云,它是雍容华贵不肯低俗的牡丹花,不跟一般“卑陋”之人打交道。据说,高智商的人愁多,达官贵人的愁多,理想高远的人愁也多,有钱的人愁也多,读书太多的人愁也多。像我这样的人,智商不高,理想不高远,更没有钱(不然,何至于对到深圳去超猛吃海鲜耿耿于怀,听学生说没钱之时全身登时凉了半截),读过书但不多,不能像师旷所云“老而好学,犹炳烛之明”,自然而然跟“愁”挂不上钩,若说有,顶多也只能说有“忧”。

“忧”与“愁”是不相同的。自然界中但凡要呼吸的生物都有忧,到了冬天,所有的动物都“忧”没有食物,《动物世界》中的解说词,从来没有听说过“到了冬天,大批的动物开始为食物而愁”,而是说“为食物而忧”,也就是说,“忧”是一般动物都具有的天生的痉挛性的行为,而“愁”饱含深厚的情感。

你们信不信无所谓,反正我是相信的。

据说,现在的信息太多太杂,人们都应接不暇。专家说,不要指望每天都接收所有的信息,这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恶果;尤其是当下,负面的信息特别多,看多了,都会感觉生活无望,现实中处处有危险。

我一贯对“砖家”抱有嫌恶之情,听说某个人是专家,就有想捡一块砖头砸他的冲动。他们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自己对某个问题都没有做过多的研究,单凭主观臆断,或者察看芸芸众生的需求,就顺水推舟,先出个名再说——茄子在炒的过程中,容易吸附油,他们就说生吃茄子可以吸附身上的脂肪,弄得茄子身价暴涨,后来,又说没有作用,分明是在捉弄我这样不谙世事的老实人。

但是,嫌恶归嫌恶,就事论事,对专家所说的上述的话,我倒是有点同感。

从前,我几乎天天都看江西二套的都市现场,几乎天天都有负面新闻,什么车祸,什么火灾,什么碰瓷,什么高空抛物……久而久之,我对现实都产生了一种畏惧感,有时似乎感觉不应该出门,而是长期呆在家里,同时穿上盔甲,方才安全。

我有时步行去新校区上课,必须经过南莲路。南莲路两边的楼房,基本上都有五六层高,而且住户大都是城乡结合部的“京畿”(京城附近)人。这些人原本是农民,素质不是一般的低,随地吐痰,随手抛物,习以为常,故此,我经过这些楼房下面的人行道时,就随时都担心高空会抛下一个啤酒瓶,或者一个花盆什么的,正好砸在我的头上——这种担忧是非常恐惧的,原本我步行上班,是一件令人非常愉悦的事情,现在有了这份莫名其妙的担忧,这人就不会愉悦到哪里去。

还有从锦惠南路转向南莲路,车辆穿梭。高安的司机个个车技高强,远远见得他们开着车还在城南车站处,转瞬之间,不过几秒,他们就鸣着喇叭到了你眼前。幸亏现在的车子刹车系统优良,不然天天都有事故发生。诸君,请你们设身处地想一想,你正在穿过锦惠南路(不过10余米的宽度),一辆接着一辆的车子呼啸着从南从北交互开过来,在你的身边紧急刹车,你的心情会愉悦到哪里去!

不过没关系,面对很多未知的危险因素,即使不会愉悦到哪里去,这也是低层次的“忧”,不值得大张旗鼓渲染一番;倒是要敬告像我这样的人,不能整天沉浸在什么“忧”当中,什么时候也应该提升一下自己的品位,上升到“愁”的意境中去。

 

早上在教工食堂吃罢早餐,就独自到操场上去散步,都已经7点半了,在操场散步的人并不是很多。这样的天气,同样有气盛非常旺足的人,裸露着上身,在操场上跑步。

天气渐渐变了,天空中布满了严严实实的棉絮状的厚灰云,仿佛凝固了一般,而一些黑色的云却像被撕成条状布一般,在半空中迅速地往东南方向飘移。

下午,同仁们下了课之后,就坐在办公室聊天,说,要是明天恶恶地下场大雪,雪积几米,然后冰冻三尺,是不是会放假休息几天。新河老师说,我才不希望这样呢,到时不放假,我开车都开不出来。人问为什么开车开不出。新河老师说,我们那个小区出大门有两个坡,一旦冰冻了车子就打滑。那一年我只好打摩的来学校,结果上桥的时候,摩托翻了,我的衣服也擦破了。跟年级组说明为什么会迟到的原因,结果还是被扣了钱。

我说,你碰到的人不仁义,如果碰见孔子,“厩焚,子退朝,问伤人乎,不问马”,孔子就会说,人摔伤了没有,且不会扣你的钱;但是碰上了我们年级组,就只能问,为何迟到,不问人——还扣你的钱。

葛先生是典型的离骚主义者,就说,上一回我有事请假,结果也同样被扣钱;早知道请假也会扣钱,当初不如不请假,反正要扣钱的。请假似乎还给了面子,其实没有。

邓园平先生说,等下大家到行政办公楼一楼大会议室开期中总结大会。有老师就说,哎呀,领导怎么这么喜欢开会呀!我说,主要是为了刷存在感,现在新老师、新工作人员特别多,渐渐都不认识领导了,这让领导情何以堪啊。我好歹也算一个中层行政,可是太多的人都不认识我,我都有点失落。上一回我去图书馆借书,刚走进去就有人问,喂,你干什么的。我说,我借书的。那人持着怀疑的眼光看着我,似乎不相信。我打量一下自己,除了头发白,其他不像盲流嘛;后来到图书馆借书,新招聘的工作人员说,你是老师吗。

连荣说,你还算好的,有一回我去教工食堂买早点,那人先打了我5元钱,后来我说,再来一个茶蛋。那服务员说,再加2元。我就说,怎么的,东西涨价了。那服务员说,你不是在这里做事的民工吗?

 

闲聊一阵,大家就前往行政办公楼一楼大会议室。大会的议程不过四个,但个个都有很多的内容要告示,先是教务处总结考试情况,后是学工处总结管理情况,再就是周副校长介绍职称评定方案的变化,最后领导做总结。

领导说,大家不要着急,好不容易开个会,就干脆开个透彻,把会议精神贯彻到每一位老师内心。我主要讲三点,@#¥%……&*(他讲一点就展开,讲一点就展开),但每讲完一点,他居然大言不惭地总结说,我就不展开来讲了。

大家就一阵哄堂大笑,掩耳盗铃啊!

坐在我后面的褚朝辉先生显然坐不住,看着时间从5点到5点半,从5点半到6点,就想着自己的女儿还没有吃饭,叽里咕噜牢骚一大堆。我扭过头对他说,你不要叽叽喳喳好不好,吵得我都不能认真听领导讲话。丁琪说,听说他的中层副职还在考察期呢。

等到会议结束,外面一片漆黑。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