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1月23日 星期三 阴雨  

2016-11-23 21:12:16|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气温果然较昨日低了不少,不过也不至于到了寒彻骨的寒冷地步。

6点半,天色微亮,路灯的明亮暂且消淡了一些久散不去的阴暗,校门口与往日一样,非常噪杂喧嚣。

寒风凄雨中,最让人感动的是所有过着平常生活的人:上学的学生、上班的工人、卖菜的菜农、送子女上学的家长,尤其是那些站在路口,顶风冒雨的卖早点的摊贩。这些摊贩,久立寒风凄雨中,尽管摊子上撑着一把硕大的广告伞,但根本阻挡不了斜斜劲吹的北风,以及被北风裹挟着的细雨。他们嘴里叫嚷着,手里不停地忙碌着,可能是冷的缘故,双脚不停地跺着;有的甚至戴上了摩托车的头盔——生活不易,活着不易,为了家庭的幸福,为了子女的未来,所有普通的人都在平凡中忙碌着。

我撑着一把大伞,穿上雨靴,步行去新校区,以为这是今天最好的上班方式。

呼呼的北风宛若一只无形的有力的大手,拼了命的极力阻挡我前行的脚步,有的地方真的有寸步难行之感;倘若是骑自行车,是必须下车推车而行的,你根本骑不动,就连骑电动车的同仁,都说差点吹翻了电动车。

雨点也不是非常大,却是旋转式的,似乎从四面八方飘来。如此看来,即便是撑着雨伞,意义上也只是图个心灵鸡汤的安慰罢了,因为你的后背,你的鞋面,你的裤管全都会打湿——不过,我聪明,穿上了雨靴,裤管扎在雨靴中,“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下了第一节课,大家想到办公室里坐坐,然而,门却是打不开。

我是第一个想与往昔一样、扭下扳手就能看见门开的人,但我扭了好几下,门就是不开。闻见有人在里面,跟在门外的我一样,也想极力打开门,却完全徒劳。我于是便用钥匙试着开,依旧打不开;邓园平先生以为我智商低,连钥匙都不会用,所以也掏出他自己的钥匙去开门,效果一样——于是,门里门外,共同为打开门而努力着。

走廊里,来来往往的学生看见我们老师聚在一起,不知就里,站在旁边看热闹。我一时玩心大起,在一边没事找事偷着乐,故意大声说,你先把门打开,好不好?有什么事我们好好商量,千万不要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等一下领导就过来,会跟你好好谈一谈的。

身边的老师全都笑了起来,唯独学生信以为真,满脸疑惑,猜不出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事。其实,什么事也没有。吴国华老师说,这就是伪劣产品带来的好处。不过,后来知道里面有三个老师,一个学生,都想着早点出来上第二节课,但闻大门砰砰响,可门就是打不开。于是,里面的老师就想办法,搬凳子椅子从窗口爬出来。

首先爬出来的是邓老师。我说,你这是演什么戏呀?《西厢记》么?《西厢记》可是张生爬墙,没见过崔莺莺爬墙的。然后又开玩笑说,你不要跳楼啊,不要想不开;我们已经打了119,消防队员马上就过来,会用云梯救你的。

到下了第二节课回到办公室,门完好无损,问及情况,我们才知道,是因为那个女生扭了一下反锁,而里面的老师扭回反锁的时候又扭得不到位,所以门就打不开,像坏了一样,其实门是没有坏的——关键在于大家都着急,一着急连普通的常识都忘却了。

我说,领导昨天下午开会说得非常好啊。领导说,现在我们新校区各项硬件设施都非常好,可是,我们老师的素养却跟不上。果然如此,瞧瞧,连简单的门都打不开,这样素养的老师如何能教育好学生,要加强日常生活知识的普及哦。

 

这样的天气,倘若走在户外,是有一点点寒冷的意味;不过在办公室,就不至于感觉寒冷了。但是,有老师非常怕冷,才些许冷意,就感觉吃不消,居然开启了空调。我开始还不知道,后来感觉办公室里温暖如春,一看空调,闪烁着数字,就说,你们居然开了空调。金老师说,很冷的,开空调感觉不冷。我说,怪不得,我心里刚刚都在嘀咕,我嫩嫩的皮肤怎么忽地变成了粉红色,原来是空调的热度造成的。

有老师就笑了起来,似乎在说,你这皮肤还嫩嫩的,还粉红色,都老疚(高安话,老得不能再老了之意)了,咔老(高安话,非常老的意思)的。

大家在一起聊了聊周周练改革的问题,都倾向于增加选择题,但必要的文字题,包括作文还是需要的——归根结底,要让阅卷能够快一些,让老师感觉轻松一些。今天下午又要进行两周一次的语文周周练,意味着从明天开始就有试卷要改,而对于有的老师来说,估计从今天晚上开始,就又有得试卷要批阅。

有老师慨叹说,似乎刚刚进行完期中考试,怎么就又开始考呢。我说,对于学校以及年级组来说,把老师累死在阅卷上是他们终生不懈的追求。葛先生就开始附和说,反正我总结的外行领导内行的规律就是:如果我们舒服,学校领导和年级组就不舒服;学校领导和年级组舒服,我们就一定不舒服。

我脱下布鞋,换上雨靴,站起身来,对同仁说,我不跟你们聊天了,我去行政办公楼找领导谈谈心。新和老师说,争取在退休之前,要求领导提拔你当一个副校长。我说,不是为了这个,而是跟领导进行诫勉谈话,具体内容,我就不展开来谈。

大家就全都笑了,他们依旧清晰地记得昨天开会时,领导连篇累牍扩展讲话要点之后,还不忘记补充这么一句“狗尾续貂”的总结性语句。

 

这样寒冷的天气,傍晚到操场上散步的人就寥寥;更多的喜欢散步的人,其实在下午5点就在操场上走了,到了晚上7点,整个操场就显得很寂静。

昨晚风雨交加的时候,我和太太撑着大伞到北街去看展销,所谓的“旅游文化商品”展销。其实,跟“旅游”跟“文化”没有任何关联,我猜想都是一些劣质产品到年末的倾销,年年如此,而且渐渐侵蚀到农村集镇上去了。

我和太太在操场上快步行走,没有去体育馆,因为体育馆的微信圈里在传:因为油漆味浓的缘故,体育馆暂且关闭两天。太太说,如果像昨天晚上那样下雨,我们都不出来,不知道怎么办。我说,估计只有在家里走来走去,从阳台走到饭厅,从饭厅走到卧室,然后到客厅打转转。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