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1月26日 星期六 多云  

2016-11-26 21:38:26|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算非常早的时候,就接到一个电话,问我在不在家。我说,今天是上午第四五节课,现在在家。对方说,市里安监局会派人到全市各兴建楼房的工地上检查工作,第一站就是到我们学校,你尽快到学校旧教学楼拆建工地上去,接待一下。

我知道,一切都源于丰城电厂的事故,心想,古人说得好,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欧阳修也说,夫祸患常积于忽微;我也说过“曲突徙薪、防微杜渐”之类的话,就不详细记录下来。无论是大的事故,还是小的事故,其实都是源于平时的不注意,以为会这样,结果发展到那样。有关部门经常督促检查也是应该的。

我们拆建的教学楼不算是大的工程,设计大体呈一个“品”字形,也就是说,除了中间的有五层,其余两边的都是四层楼,算不上“高大上”的建筑,往下做自由落体运动从而产生事故的几率也算比较低。不过,因为拆建期间,与学生正常上课期间犬牙交错,安全工作还是非常重要的。最担心的就是,初一学生天性顽劣,喜欢到处乱跑,像工地上,如果围板围得不是十分严密,学生从围板与围板之间的缝里钻了进去,踩到一颗钉子,或者脑袋碰上一根裸露的钢筋,都算是严重的事故了。

 

我到工地上不久,就看见一辆铂金灰“现代”的SUV开了过来,下来三个人,其中一个年龄比较大,其余两位则是小年轻,都带着安全帽。自然少不了简单的寒暄,那位领头的操着一口的普通话,说,别的我们不多说,我们到工地上去看看,看见什么记录什么,整改什么。非常的雷厉风行。

他们毕竟是内行,应该知道建筑业的一些简单的安全操作方法,所以,一到工地上,领头的那位就发现不少的问题,这这这,那那那……甚至连我都感觉是非常小甚至不算问题的的问题,他居然也注意到了。

譬如,建筑安装的钢架上,没有悬挂什么“高高兴兴上班,平平安安回家”这样的宣传标语。我心想,这等标语,应该是工人们要牢牢记在心上的,不悬挂似乎关系也不大。不过,我不懂建筑方面的要求,既然安监局的人这么说,肯定是有他们的道理的。

转了一圈,就回到了建筑工地临时的办公室——就是在我们学校办公楼一楼,安排了两个小办公室,权当建筑公司的临时办公室。领头的那位就让监工拿出监督记录,监工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工作算是比较细致,一本监工日记还是记得比较详细的,但是检查的领导感觉不全面,说,你瞧瞧,这上面写了发现的问题,那么下面就应该写整改的措施,而你呢,什么都没有写。还有,连续好几天的记录,一个字都没有。监工说,这一段时间,各方面都做得比较好,所以,也就没有记录。领导说,那怎么行,好也要记录。

监工就开始大诉苦水,说,领导啊,不瞒你说,我一个人,监督六个工地,一个工地才给我2000块钱,我哪里做得来。那位安监局的领导就说,你这样做本身就不对的,你一个人监督六个工地,你哪里有这么多的精力去对付;至于工资待遇问题,那不是我监督的范围,你不用跟我说。监工说,都是我们领导这样安排的。

然后,操起手机就打给他的领导,装模作样的发一顿牢骚,说,上级领导都认为我一个人监督六个工地,是不行的,哪有这么多的精力去应付,你得给我分掉几个才行。然后又说,有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该不该说,现在的建筑单位,并不是承包单位,我承包到的工程,交个一个没资质的建筑单位去做,他们怎么会知道操作流程呢。

两位年轻人则在一旁忙着填写《安全隐患整改通知单》,说,经检查发现,(1)脚手架底层未封闭。(2)五大员未持证上岗。(3)无卸料平台板,无安全防护门。(4)无安全防护标识。(5)西边龙门吊未经告知擅自安装。(6)施工用电电线乱搭乱拉。(7)监理日志不齐全,工作方式不恰当。(8)龙门吊无保养检查记录。

然后问那位领导:是限期整改,还是停工整改。领导说,什么时候,这个时候还说什么限期整改,一律停工整改。然后,两位小年轻就在下面填写处理意见:按下列意见第1条执行(停工整改,在未整改完毕及验收合格之前不得继续施工)。

一位年轻人让我领了一份《认真贯彻落实中央领导就丰城电厂11·24事故重要指示》,并在他们的一个表格上签字,说,你们作为学校主体方,也要认真监督建筑单位的工作。我说,那是肯定,我们一定认真监督。

待他们走后,我对建筑老板说,你们还是认真按照整改通知单上的要求去做,安监局的人肯定会回头看,到时发现还没有整改,可能就意味着受处罚。建筑老板说,我们马上去办。

中午我从家里回来,看见整改了不少,但不知道安监局后面是否来了验收,是否验收合格。不过,工地上叮叮咣咣的,依旧在有条不紊地开展工作。毕竟,下午阳光灿烂,不趁着这般好的天气多做一些,12月底能不能完全封顶,可能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驱车回家,母亲在家门口等候。

太太和母亲到厨房里去弄饭,我站在家门口,碰见堂叔。堂叔说,你爸爸在人家家里打扑克。我就慢慢走过去,一群老人家围坐在一起玩扑克,两副扑克,玩捡分的,不做庄的一方,只要捡满了80分,就算是赢了,否则就输了。

母亲总是责怪父亲在家里不做事,宁可去打扑克。太太说,爸爸年纪都这么大了,你还想他做什么,能够身体健康就什么都好了。母亲说,让他洗下碗,他都不会洗。父亲说,我洗了,可是你不让我洗。母亲说,你洗什么碗,不拿洗洁精,哪里洗得干净,还不如不让他洗。父亲说,是你不让我洗的。

门口的马路上,一个大概十一二岁的少年慢慢走着,眉清目秀的,穿着也干净整洁,他边走便对着经过的人不停地叫“爸爸”。我开头还以为他是在找他父亲吃中饭,后来父亲说,这个小孩子有点禅(sén,高安话,傻子)。但我无论如何都看不出这小孩子哪里出了问题。吃饭的时候,我就问母亲,母亲说,是十甲里(我们村里后面的一个村子)的人,跟思林(我妹夫)是亲戚,人家小孩子小时候好可爱的。我问,他不是生下来就这样的么。母亲说,不是,小时候发烧,打针给打成这样的,好可惜。

我一股怜悯之情油然而生,委实那个小孩子真的眉清目秀的,打针成这样,命运真的非常捉弄人。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