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1月05日 星期六 晴  

2016-11-05 21:07:41|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刘淼他们村子的名字,跟“刘”字没有任何勾连。像我们村子,姓吴,人们说起来,都会说,哦,上湖庙下吴家——好歹转来转去总跟“吴”搭上了关系。而你们听听刘淼他们村子,叫金家庄。

我就对刘淼说,你们姓刘,怎么会叫金家庄?按理,应该姓金才对。刘淼说,我们这一片都叫金家庄,好几个村子。我这才知道“金家庄”不是一个村子的名字,而是一片村子的总称,就跟我们说“上湖”一样,不是一个村,而是一个行政村。那么,我问,你们村子叫什么呢。刘淼说,叫土围子。

我就凭空设想他们村子应该坐落在一个山坡上,四周不说是有悬崖峭壁,但也有纵横的沟壑;但是,我这是凭空设想的,实际情况是,他们村子就在锦河的南岸,离堤岸也不过一里左右的路程,与其他村庄连成一片,可谓是平原地带,怎么的就叫做“土围子”。

如果按照先前的路线,到刘淼村子里去,从老二中出发,到朝阳门往右拐,过朱桥头,径直往前,就是所谓的“高丰路”(高安到丰城)。似乎老百姓说,出城不远,就是过去所谓的“东方红敬老院”。敬老院过去不过几十米,往左拐,再往前走上一公里左右,就是刘淼的村子——“金家庄土围子”。

但是因为现在,高安的变化也算比较大,“东方红敬老院”往前一点点,就是新建的大环城东路——最早的时候,连接筠州大桥的那一条公路叫环城东路,现在已经远远落后于城市的扩张,所以,环城东路又往东边扩张了一公里左右,姑且称之为大环城东路。这样一来,我们到刘淼他们村子去,还可以经过新二中大门口,到与高丰路交叉口红绿灯处,往左一拐,前行约30米,再往右一拐,就是上述“东方红敬老院”的左拐处。

之所以提及刘淼他们村子,是因为我们今天到他们村里去垂钓。天气这般的晴好,气温也不低,难得的一个周六,上完上课第一二节课之后,整天的时间就完全属于自己的,“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有人相约垂钓,尽管自己现如今对垂钓没有先前那样的孜孜以求,但因为太太说,她们几位也约好了去杨圩一家农庄摘桔子,这样一来,中午这一餐饭就没有着落,还不如到外面去垂钓,说不定(应该说肯定)有中饭可蹭。

之前的某一天,我们在高湖路边的老皮水塘里垂钓,一上午没有鱼咬钩,空钩而回。邀请我们垂钓的一位老板似乎不好意思,说,哪一天你们有空,再找一个地方,重新钓过。这不,在昨天,胡老大就打电话说,明天天气很好,我们去钓鱼吧,你去找地方。我说,我现在对钓鱼不太感兴趣,也不知道哪个地方有鱼可钓,你找别人问一问。胡老大说,那我就找刘淼问一问。

刘淼打电话给我说,就到我们村子去钓吧!我问了养鱼的人,他说他的水塘里有鱼,而且比较大,去了肯定不会落空的。

 

转眼就到了今天,就到了上午9点余,我们乘车从大环城东路到了刘淼村里,就到了养鱼水塘。这个地方我是到过的,似乎在两年前,我们钓鱼协会在这里举行过钓鱼比赛,因为鱼口比较密,而且个头也比较大,很少有落空的钓友,大家钓得不亦乐乎,尽管我发出命令,说,鉴于钓鱼协会的经费有限,今天的垂钓比赛到此结束。但是,几乎没有一个人理睬我,他们图的是个过瘾,说,等一下,等一下,我们再钓一会,反正我们不要很多鱼。

太阳正好,在太阳底下晒着,全身暖洋洋的,再过一会,就必须脱下外套,只穿一件衣服就可以了。我问养鱼的老板,你这里的鱼口密不密。老板也不直接说,但凡养鱼的人都不肯说真相的,都会说自己养的鱼个头大,好钓,他只是说,昨天有人在这里钓,两个人,钓了二三十斤。

水深不过一米五,水质尚好,看水浑浊的程度,相信鱼还是比较密的。我们在南岸找钓点,南岸都用砖头砌好了的,抹上了水泥,离水面不过十几公分,洗手也罢,钓着鱼上鱼也罢,都还方便。我们去的是五个人,下钩垂钓的只有四个人,只有胡老大不用动钩。因为前段时间骑电动车打电话,在南莲路行驶时,一辆由女司机开的车子要靠边,稍微急了一点,就撞上了车子的副驾驶室的门,人摔倒在地,右臂摔碎了骨头,我们戏称他现在是“残疾老人”,再过一段时间,就可能成为“智障老人”。

趁着放钩的时间,我还另外搅拌一些钓饵,用养鱼的饲料做主料,似乎更加吸引鱼的注意。刘淼在渔具店买了一些面粉坨子,但我认为太普通了,这水塘里的鱼不一定喜欢,所以,我另外搅拌一些钓饵,希冀能够钓更多的鱼。

但是,自始至终,水面虽然不十分平静,但咬钩的鱼儿非常少,偶尔看见浮标上下晃动一下,但却不能到位。偶尔的一次,正和他人说着话,看见浮标慢慢往上升起,终至横在水面,这样的情形,应该是鱼儿咬了钩,感觉嘴巴里有异物,正往外吐,这个时候稍微一划,定有鱼在钩上。但是,可能我的鱼竿比较长,而且光顾着聊天,等到看见浮标横在水面,再动手拿起鱼竿,往上一划,时间错过了那么几秒,什么也没有捞着,手掌没有感觉。

这是唯一的一次鱼咬了钩,直到收竿回家,再也没有鱼儿像这样的咬钩——也就是说,今天的垂钓,也前段时间的那一次垂钓一样,“打靶归来”!我说,现在对钓鱼兴趣不大,所以鱼对我也不感兴趣,连续两次都是“空军”,这让我对钓鱼更加不感兴趣了。

胡老大说,想靠你吃条鱼都那么难,今天出来,老婆说,你恐怕不是去钓鱼,而是去玩,否则上一次连鱼鳞都没有看到你的,这一次会有鱼么!我说,这不能怪我,可能水温太低,鱼一直沉在水底不动。胡老大说,我都晒得快死了,水温还会低。我说,岸上气温高,不等于水里温度也高。胡老大说,可能吧,昨天夜里非常冷。

刘淼钓着一条鳊鱼,个头比较大,非常匀称,有一斤余。其他两位和我一样,只是坐在水塘边晒晒太阳,温暖了一些身上而已。胡老大对鱼老板说,你帮我打一网,今天肯定钓不到了。鱼老板说,估计下午就好钓,水温会升高。

鱼老板将水塘里的一条小船搬到另一口水塘,然后沿着水塘四周放了粘网。这里刚刚放下,那里就看见鱼儿开始跳出水面,草鱼,鳊鱼,鲫鱼,都有。不久,看见躺在船舱里的硕大的草鱼,鳊鱼,鲫鱼,胡老大说,要是钓到了,就非常过瘾,可惜不咬钩。

中午就在城南车站斜对面的一家“面食面馆”吃饭,桌子上也没有什么菜,就是牛骨头,牛筋,花生米,一盘煎炸的小鱼儿。每人一杯“白云边”,推杯换盏,戴上一次性的塑料手套,拿着大大的牛骨头,先用吸管吸里面的骨髓,然后再像狗咬骨头一样,啃骨头边上的牛肉,感觉大快朵颐。尽管我不便吃牛肉,一吃皮肤就有点过敏,满脸的青春美丽疙瘩豆,但今天,不知为何,死都不怕,还怕脸上起痘痘么!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