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1月06日 星期日 多云转阴  

2016-11-06 22:16:01|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园平先生走进办公室,对大家说,我从家里带来了一些红薯,你们谁要;不知怎么搞的,今年的红薯个头都很小,而且数量也不多。我说,大概是土质的问题。如果属于泥土质,前段时间高温天气,把土都给晒板结了,所以,红薯长不大;要是沙土质,情况就不同了。从前我们小时候种萝卜,石脑的高沙种的萝卜个头就很大,而且吃起来甜脆,因为他们那里都属于沙土质,萝卜生长的环境宽松。

小时候,一到过年,要去姑奶奶家拜年。姑奶奶的家就在石脑高沙,最喜欢吃的就是他们自己制作的萝卜干,有韧性,有嚼头,加点红辣椒,又辣又甜——至今想起来,总有一股甜蜜的感觉涌上心头,之后呢,就有一种淡淡的落寞。

或许是因为高温天气太多的缘故,昨天太太在杨圩一家农庄摘桔子,挖紫薯,所带回来的紫薯个头也不很大。不过,太太倒是喜欢,她说太大的紫薯吃一个吃不完,又浪费,这个头小,刚好每次蒸两个够吃。

然而,我从新校区回到老校区,在办公室里值了一会儿的班,到了11点回家,出了办公楼大门,看见陈俊生老师推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从校门口那边走过来,自行车车架左右,各挂着一个塑料圆桶,里面装满了刚刚挖出来的红薯。瞧他的红薯,其中不乏有个头大的,似乎有我的两个拳头那么大。

我说,哎呀,陈老师,你种的红薯不错,人家种的红薯个头都那么小,你种的为什么这么大。陈老师说,我浇水浇得勤,有空就浇水。我说,付出肯定有收获的,有的人只收获一些小小的红薯,或者只有一些红薯藤,说明他们不够勤快。

我们农村,管一些瓜果类的蔬菜,叫做“贱”。比方说,南瓜,蛾眉豆,丝瓜,红薯,等等,说这些东西,只要栽种下去之后,就不用花任何气力去管护它们,它们自然会生长。不用施肥,不用防治虫害。有时候,似乎的确是这样,我家后院的篱笆上,藤蔓的蔬菜,前段时间,随便去采摘。但如果从红薯的角度来看,还是需要精心呵护的。

吃中饭的时候,我跟太太说,有同仁从家里带了点红薯,问我们要不要。太太说,怎么不要,红薯吃了好。我说,又不是问我一个人要不要,而是问大家要不要,再说,暂时只是问一问,又没有看见他带到办公室里来。

 

严霞同学在我上课的时候,不知不觉就搬了个凳子进了教室,我开头都不知道,后来一抬头,赫然看见她坐在后面。下课后,她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说,没有跟您说一声,就擅自跑进教室,都担心您会把我赶出来。我说,今天你上什么时候的课。严霞同学说,上午第四五节课。我说,这又是年级组欺负年轻人。

一同进了办公室,新和老师说,严霞,这么就都没有看见你,是不是又带什么好吃的东西来了。严霞同学说,还真的带来了吃的东西。就从包里掏出两袋子葡萄干,粉红色的包装,有点淡淡的胭脂风味,美其名“楼兰蜜语”。

现在的包装袋,都带着萌萌的色彩和画面,估计专门针对好吃的年轻的女孩子设计的,不仅有卡通人物,说话的口气也是亲切无比,“妞儿,发现美食,好好吃哦!”还有浪漫的故事传说,像诗歌一样,“神秘的西域三十六国之中,楼兰是一颗璀璨的明珠。当萌神教主楼兰公主,遇上逗比无敌的骆驼,一场美妙奇幻的寻味之旅就此开启。经历枣枣国的甜蜜;领悟坚果邦的智慧;感受果干部落的热情;品味蜜语城的幸福;探索花之境的神秘,终于发现,美味的前世是如画的风景,一大波美食正在来袭。”

拆开一包,所有在办公室里的同仁一人倒一些,“独乐乐,与人乐乐,不若与人乐乐”。这葡萄干成琥珀色,单单颜色就令人赏心悦目;更别说味道真是甜。如果没有什么大事可干(事实上我们还真的没有大事可干),聊聊天吃吃葡萄干,也算是幸福的一件事。问题就是,谁来为这些葡萄干来买单!

 

太太在家里忙碌着,拖地板是必须的,刷凉拖鞋也是应该的,当然,她在这个周日更加注重的是蒸红薯,或者应该叫蒸紫薯,另外,还有从家里带来的一些芋头。太太说,她喜欢吃蒸红薯,当饱,又不会长肉,而且绿色环保。我说,只是容易排放废气,污染空气。

昨天她们很多人去杨圩,全当是回到自己家里一样,摘人家的桔子,挖人家的红薯,甚至把人家据说“封缸十年”的寿酒,一家倒满了一个纯净水瓶子带回来。我说,你们这样到人家那里去,拿这拿那,似乎有点跟强盗差不多。太太说,也不是这么说的,我们有很多人在农庄老板那里放了贷,就当做拿了一点点的利息回来。我说,再说,我估计肯定不止你们这些人,还有其他人。太太说,真的,其他人也有,我看见一位三小的女老师,居然在那里钓鱼,她们穿着统一的钓鱼服,比你们钓鱼神气多了。

太太洗了一些紫薯,还有几个芋头,放在一个不锈钢的托盘里,然后在用电高压锅蒸饭的时候,放在上面一同蒸,等到饭熟了,拿出来,就这样剥皮而吃,虽然没有什么很浓的香味,或者咸味,但因为心头感觉“有营养,且防癌”,吃起来就幸福感大大增强。

我倒了一杯据说是“封缸十年”的寿酒,喝了一口,太太说,怎么样,有没有十年。我说,十年肯定是没有的,二年差不多。太太问,你怎么知道。我说,这封缸酒主要是水酒,但必须掺入烧酒。刚放进去的烧酒,有一种冲劲,要等到年头久了,这冲劲就慢慢消失了;这就跟抓着一头狼一样,把它放在围栏里,开头它一直都有野性,叫呀跳呀,关了几年之后,狼就慢慢变得老实了,成了一头狗。

我自己也在家里配制了几缸寿酒,有的有三四年,有的才一年;我舅舅在老校区校门口做保安,每隔一段时间就给我提一壶“浸泡了五六年”的寿酒。舅舅送来的寿酒,跟昨天从农庄里拿来的寿酒相比,味道更为柔绵,粘稠度也要高一些。

到了下午,午休起床,我感觉喉咙里有点紧紧的(高安人叫“有点炕炕的”,就是喉咙发干之意),说明这寿酒里的烧酒烈性还蛮厉害,时间就不可能有十年,最多两年。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