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1月07日 星期一 雨  

2016-11-07 22:22:02|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冻笔新诗懒写,寒炉美酒时温;醉看墨花月白,恍疑雪满前村。

                                                 ——李白《立冬》

 

所谓人有七算,天有八算,人算不如天算,此言得矣!

为了今天早上要不要早点起床,赶赴新校区的早读,昨晚就打听好了,今天早上,新校区惯例举行升旗仪式,这就说明,今天可以睡一会儿的懒觉。这人虽然一大早的就醒了,可是,懒悠悠地躺在床上,眼见得窗户外边的光亮,透过厚实的窗帘,偷偷窥探过来,朦朦胧胧的微暗,到惺惺松松的微亮;接下来就是耳边传来的广播声——预示着已经是6点30了。

等到起床往北窗一望,买噶得,居然在下雨,而且比较大。这雨应该是秋雨的末端,居然像“润物细无声”的春雨一般,下得无声无息,登时就有点慌了手脚。末端的秋雨一下,意味着升旗仪式的取消,意味着必须准时到达年级组办公室签到;不然,罚款10元,都不知道发补课费的那一天,如何向太太汇报这10元钱的去向,再不然,这资深美女又会认为我拿着这10元钱去养小三了。

自然来不及到教工食堂吃早餐,披上雨衣,骑着自行车,冒着中等的秋雨,匆匆出发。出了校门,一片混乱,夹杂在如洪流般的人群、车群中,被裹挟着前行,也全然不顾后面有没有车辆,按照中国式过马路的习惯,大家一窝蜂地哄地横穿马路,骑上了南莲路。

一路寻找着早点摊子,一直到了南莲路和高荷路的交叉处,靠北边,有一家固定的店铺,有馒头可买。这下雨天,又正逢上课的高峰,要横穿半条道路到对面去买早点,你还别说,不容易。穿着雨衣,想扭头看看身后有没有车辆疾驰而来,这雨衣跟着你转,你都不能扭头去看,也看不清楚。

两块钱四个馒头,用小塑料透明袋子装好,还有点热。不过一分钟的时间,自行车的座子已经湿透,而那些开着车子上班的司机,也不甘心落在自行车、电动车的后面,鸣着喇叭呼啸而来,捂着心脏小心翼翼,有点吓死宝宝的况味。

等到签了到,在两个班转了一大圈,再回到办公室享用馒头,馒头差不多凉了。大家都差不多,都转了一圈回来,开始吃蛋糕的,吃挂面的,吃腌粉的……不一而足。

我说,我到的那家馒头店,品种虽多,但是顾客很少,它不应该开到北边,应该在南边最佳,因为大部分学生都是从西而东去新校区的,谁舍得横穿半条道路逆脚到对面买早点。金老师说,怎么买个馒头就想到这些。我说,高素质的人,都善于联想,从简单的早点联想到开店经营的方位问题,进而就可以谈谈高端的经济问题。

一番下来,金老师说,哎呀,总算吃完了早餐。我说,我们这样吃饭能叫吃早餐么,最好应该叫吃狗粮。——我是这样认为的,这样毫无美感地吃早餐,纯粹是为了简单的温饱,或者准确一点说,是为了完成一日三餐的三分之一的任务,而不是品尝生活,叫“狗粮”应该名副其实,谁看见过狗吃东西是为了品尝生活,它只是为了吃饱。

 

邓园平先生昨天晚上自习课的时候,真的从家里带来了一小蛇皮袋的红薯,当然还有紫薯。瞧他所拿来的红薯、紫薯,个头其实不算小的,都有拳头那般大小。葛先生说,我也不想要多,只要装满我的塑料袋就行。我拿着一个葡萄干的包装袋,对席金国说,金国,你就用这个袋子装一袋子。

大家就全都笑了,说,这样的袋子,装一个都难,装一片红薯还是可以的。

有老师说,如果用微波炉的话,我们就可以烤红薯吃。邓先生说,我家里有一个,我明天拿过来。今天下了课之后,我看了手机,说,同志们,现在已经是冬季了,在早上7点47分38秒就立冬了。大家说,立冬听说要进补的。

有朋友在微信上说,寒气从天降,微信祝福来送上。送你一碗红枣汤,驱寒保暖保健康。送你一粒幸运果,生活幸福又快乐。送你一杯甜蜜酒,家庭和睦无忧愁。立冬了,送你一件外套:口袋叫温暖,领子叫关怀,袖子叫体贴,扣子叫思念,这件外套伴着你度过立冬。立冬立冬立刻冻,冻住你的烦恼,冻住你的哀愁,冻住你的困扰。愿我的问候,像暖暖的太阳。祝你立冬快乐,万事顺心。——哎呀哎呀,罗里吧嗦!

祝福不如实惠,我说,怎么没有看到微波炉呀!不然我们就可以烤红薯吃,我也就不用急着赶到老校区去。邓先生说,因为下雨,所以就没有带来,既然你这么说,我就回家拿去。我问,这微波炉里烤红薯,要不要削皮的。有老师说,稍微洗一洗就可以了。

邓先生言而有信,真的骑上电动车回家去了,至于是不是拿来了微波炉,我不知道,因为我回到了老校区。骑自行车到了架空层,推了进去,再撑一把伞出来,听见自天而降的滴滴答答的冬雨,击打着依旧翠绿的桂花树叶,仿佛是雪籽击打树叶的声音,清脆悦耳。要是真的是在下雪,该又是怎样的一番风景?——只可惜李白笔下的情景,我们南方是不轻易能见到的,即便能见,那也应该是立冬之后的一个月,甚至几个月之后,这愁煞人的雪景。

 

一天的雨,从早至晚,一息未停,幸亏风不是很大,只是在南莲路的东西两个路口,稍微有些强劲的不知东西南北方面的风,其他尚好。

越是天气不好,无聊的事情似乎就越多。从早上,到下午,再到晚上,从老校区到新校区,都来回三次。前两次骑自行车穿雨衣,可是雨衣短小,不能完全遮蔽风雨,到弄湿了裤管。晚上自习,就干脆步行而去,撑把雨伞,倒还比较利索。

邓园平先生真的把家里的微波炉搬到了备课组办公室,一台白色的小巧的“格兰仕”微波炉。晚上我到办公室里去的时候,微波炉就摆放在烧开水的地方,里面还摆放着四个已经烤熟的红薯,只不过有点冷。

我问这微波炉烤的红薯跟在灶膛里烤的红薯是不是一样的味道。有同仁说,不是,没有灶膛里烤的香。我说,估计也是,没有一点木炭灰的烤红薯,就缺乏浓浓的乡土味道。金国说,这是现在大家喜欢吃,从前我们都吃怕了,天天当粮食吃。我说,从小时候有记忆开始,我似乎很少吃过一大碗的纯粹的白米饭,饭里面总总掺有其他的东西,白菜呀,萝卜呀,红薯呀。

新河老师说,我没有吃过你们这样的苦,我从一岁到六岁,每天都喝新鲜的牛奶,都是我们矿里自己养的奶牛,早上还吃包子。我说,我到上大学的时候,才知道世界上居然还有一种叫“包子”的东西,之前就知道馒头。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