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1月08日 星期二 阴  

2016-11-08 21:19:09|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凄冷的冬雨,虽说有点北风,但也不是那种凄厉的的刺骨的北风,早上的气温不高,不过即便是站在校门口,也不用穿秋裤,稍微增厚一点外套即可。

看见不少开车送小孩的家长,随意性非常强,眼中只有自己,想将车子停在哪里就停在哪里,全然不顾道路是公共的,还有更多的车辆要经过,所以,有这么一辆随意停放的车辆,势必引来一阵堵塞。后面的车子没办法,拼命按喇叭,可有什么作用呢?他依旧充耳不闻,我行我素。

听说,现在人们易怒,“路怒症”算是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流行词。似乎大家都非常忙,都在争分夺秒,不能停留一会,稍不顺意,就容易生气。瞪眼睛吹胡子是次要的,红着脸吵个架也很正常,动手就算是易怒的最高标志了。

这是在路上,在学校,容易生气的人也比较多。老师而言,总归认为自己活得不称心如意,对学校有耿耿于怀的怨隙。排课不高兴,别人得到提拔不高兴,自己被要好的同仁朋友骗了钱不高兴,领导不理睬自己不高兴——万事不遂意,似乎都跟学校有关。但是,要认真探讨起来似乎又说不清:排课大家都是这样排的,别人提拔是因为人家年轻有业绩,自己被骗钱跟学校有毛关系全都是自己贪图高利息,领导不理睬自己是因为自己一向口无遮拦且没有上进心——哪位领导喜欢长舌妇男。

值完班去教工食堂吃个早餐。尽管早餐的搭配,已经张贴在橱窗上,非常醒目,但是,总总有那么一些老师,希望自己的要求能够得到满足,譬如我不要馒头换个包子行不行。工作人员是没有自主权的,他们执行的是学校规定,所以,任凭你怎么的提要求,人家总归不敢。于是,就有一位老师当场生气发火,说“你们什么素质”。

我坐在旁边的餐桌上,吃着自己的一份腌粉,只是听着,没有言语。因为,在当时,即便从管理的层面,我“居高临下”,跟这位老师说说学校的规定,但是,从这位仁兄的情绪来看,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因为他心中有哀愤,因为他认为“一个包子,一个馒头”转换成“两个包子”是非常合理的诉求,但没有得到满足,不是自己素质低的缘故,而是工作人员素质低、不会变通的缘故。

这种状况,你怎么去评判!

 

饭后时间尚早,就到操场上走几圈,权当锻炼,就碰上了段先生和业已退休的徐先生。

段先生对我说,我对学校有两个强烈的意见,你想不想听。我说,如果我说我不想听,你也一定会说出来的,因为你这不是提出疑问,而是一定要说给我听;还有,如果你把我当做同事来说,我也愿意听,但如果你认为我有什么可以改变的权力,你最好不要说。

段先生说,一是学校为什么天天要拖到傍晚6点钟放学,不能早点么?跟领导说过,领导说,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家长就会认为我们抓得不紧,明年招生就存在问题——真是不可理解。一是学校师生服务部,天天卖那些包装的垃圾食品,这对学生的身心健康非常不利,要求禁止。

我说,我也认为目前这样的食品太过于劣质,的确对学生的身心健康不利;但是,即便是学校内部不卖,你能够禁止周边的小摊小贩不卖么!整个买卖的环境是这样的,你想改肯定改变不了;更重要的是,很多家长把买这个给小孩子吃当做是对小孩子的一种爱。不相信的话,放学期间,你站到校门口四周,就有很多家长主动掏钱给小孩子买,他们认为小孩子在学校读书一天,很辛苦,买点他们喜欢吃的是一种伟大的爱——哪里还会去了解所买的东西对小孩子的健康是否有利。

段先生说,现在的家长真的不可理解。我的一个亲戚的小孩子,在厦门,我给他买点东西让他带到学校去,他都说,不行的,我们学校有规定,不准带零食;还有,坐车的时候,我让他坐到副驾驶室,他也不坐,说,我的年龄还不够坐到前面。大城市的教育的确值得我们借鉴,为什么人家就做得到呢。

我说,这是社会,社会就很现实。有国王,就必定有乞丐,人与人之间,不说人为的等级观念,单单生活的层面,一定有不一样的。有精英,也需要流氓,人人都可以考上北大清华,这社会反倒是不正常了。为什么教育会有所不同?你看看我们周边那些带小孩子的爷爷奶奶,自己垃圾随手丢,小孩子想摘花他们就帮着摘,小孩子想随地大小便就随地大小便,以为这是一种爱——这样的教育环境,小孩子将来会有很好的素养么?

段先生笑着说,那怎么办。我说,我们能怎么办?你有改变社会的能力么?我只能保证我家的小孩子以后绝对不能吃这样的垃圾食品,我一定给自己的小孩子做一个好榜样。我每次晚自习从新校区回来,在南莲路一个超市门口,每次总总能看见五六个男生,在那里买烟抽,大呼小叫的。如果是从前,我肯定会上去说教一番,毕竟我是老师。现在,都习以为常,麻木了。段先生说,那只能说明你已经老了,我想你说学校存在两个问题,说明我还有想改变现状的想法,我还年轻。

我说,还有环境的改变。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学生犯了错,我们批评学生,家长都会帮着老师一同教育。现在可好,即使是农村的家长,他第一个感觉不是说你在教育他家的小孩,而是认为你老师是在欺负他家小孩。他会对你说,不要以为我们是农村里的就好欺负,天天抓着我家的小孩子不放。碰到这样的家长,老师能做什么?整个环境都这样,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新和老师喟叹道:我们这样班级的学生,真不知道怎么教才好。我说,又有什么感伤的事情。新和老师说,就说作文吧,写得狗屁不通,都不知道怎么给分,给低了他们感觉没进步,不想写,只好给高一点,给他们以鼓励。我说,你这样做不好,你给了高分,那些学生就会想,哎呀,我们上课睡觉居然可以得高分,于是,更加睡觉。

有老师问,你怎么给分的呢。我说,凡是书写好,而且长得漂亮的就给高分;书写好,长相一般的给中等分;书写差,长相又差的给最低分。葛先生说,怎能以貌取人呢。连荣说,这样做很有道理,曾经有一篇文章,题目大概就是《长相差的刑期就长》。我说,我也看过的,说的是美国有位心理学家经过调查,说那些长相好的罪犯,法官会额外开恩,宽松处罚;而长相一般的,法官就会按法律规定实事求是地处罚。

连荣说,比如,我和胡红去抢银行,她最多判一年,而我就要判五年。我说,你说的不对。连荣说,怎么不对。我说,胡红判一年说得过去,像你这样的长相,应该是终身监禁,我判五年还差不多。

大家哄地一阵笑。

备课组活动,我洗了一个紫薯到微波炉里去烤,问需要烤多少分钟。葛先生说,至少要烤十分钟。我说,怎么要这么久。葛先生说,你想想,一个鸡蛋也要两分钟,何况一个紫薯呢!于是我老老实实烤了十分钟。

结果呢,十分钟一到,打开微波炉,果然香气扑鼻,可就是双手掰不开。放在桌子上用拳头捶,也捶不开;实在没有办法,就放在地上,用椅子的脚压着,我整个人趴在椅子上,还死命用力往下压,亏得那紫薯坚韧无比,硬是纹丝不动;邓园平先生干脆一只脚踩在上面,来了个金鸡独立,或者白鹤亮翅,紫薯依然如故,抗击压能力居然这么强!让我只好望薯兴叹。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