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2月17日 星期六 晴  

2016-12-17 21:33:41|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光灿烂而又温暖的日子,在天气微寒的冬季,倘若真的“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生活应该是非常闲适而宁静的——说到今天,还果真如此。

其实,醒来还是蛮早的,但因为今天全部属于我自己,所以,坐在床上,看着电视,窗帘依旧紧紧地封闭着,阳光透照不进来,房间里光线昏暗。太太要参加学业水平测试的监考工作,难得起了一个早——还不能叫做“大早”的,听到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似乎寂静笼罩着家里所有的地方,这种氛围是我比较喜欢的。

我看着一部完全不属于自己世界的电影,甚至连边都挨不到,都不明白时下的电影电视,反映的生活到底是我们现实中真实的生活,抑或是编剧,或者导演理想中的生活,抑或是一小撮高雅之人的生活。不过,我只是聊以度日,并不奢望接受再教育,也就姑且看着。

估计室内与室外还是有点温差的,北窗的玻璃上,蒙上了一层不厚也不薄的水雾。先前可以透过窗户就能直接看见蓝色的天、高耸的楼房,以及飞翔的鸽子,今天就不行了。户外其实阳光非常灿烂,可水雾依旧不散,我就在玻璃上画了一个简易的笑脸,四分之一圆圈的弧形,仅仅三画——两道弧形朝下,一道弧形朝上。

拆建教学楼依照计划,在稳步推进。工地上,做事的人并不是很多,前两天刚刚浇灌了一层的水泥,现在是扎架、铺钢筋的阶段,除了间或咣当一声的沉闷声响,便是电锯切割钢筋的刺耳声音,在这个寂静的早上,半上午,显得格外响亮。

昨晚跟太太说好了,她早上起来,煮她自己吃的面条,可以多煮一点面汤;然后呢,因为剩下一小碗的米饭,我就说,届时我起床,就把小碗米饭放进面汤里,烧开吃点就行——对吃这一方面,我倒没有任何奢望,管饱就行。待我起床洗漱完毕,看看锅里的面汤,买噶得,面汤一滴不见,倒是一大锅的面条赫然呈现在我的眼前。

你能想象得出,原本吃在嘴里很有嚼头的面条,经过一两个小时在面汤里浸泡,吸收汤汁,然后,打一个非常恰当的比喻:像一位年轻的姑娘变化成中年妇女,身材从可口可乐罐子变成意大利啤酒桶一样,全都泡涨了,成了一团面疙瘩。

倘若不是从农村出来的人,面对这一坨的面疙瘩,像我这样又富有超强想象力的教师,一定会把这一锅面疙瘩臆想成被浪费分子倾倒在垃圾桶里的没有吃完的食物,因而感到恶心,难受,说不定还会呕吐,但是我没有。因为小时候,经常吃不饱,生活贫窘,我外婆曾经写诗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并告诉我说,不管什么时候,无论如何是不能浪费粮食的,这样会遭天打雷劈。

于是,点火,将面疙瘩烧热,也算是一餐丰盛的让我记忆起往事的早饭。

 

阳光真的很好,很明亮,很温煦。

尽管是双休日,街上的人却并不是很多,或许更多的城里人都往乡下跑去了;稍显空旷的街道,在阳光的照耀下,似乎充满着活力。吃早餐的人,面前摆放着热气腾腾的早点,嘴里发出窸窸索索的声音。开店的人们,暂时没有什么生意,就坐在门口,晒太阳。老人们提着刚买的蔬菜,碰上了熟人,免不了寒暄几句。

我独自上街,是为了去买一包蚯蚓,还有一根钓线。我想,一天待在家里也不是一个事啊,尽管我现在对钓鱼的兴趣不是非常浓厚,但让我活泼的生活、以及青春的尾巴在今天就禁锢在家里,我也是不答应的,所以,不如吃罢中饭去钓钓鲫鱼。

经过一家网吧,不经意抬头看看,才发现现在的网吧不再叫“网吧”,而是叫“网咖”。

怪不得人们先前称呼所谓的影视界的大腕,现在改为“大咖”,却原来是我落伍了。既然如此,只要有一定影响的人与事,都可以换成“咖”了。“酒吧”叫“酒咖”,“KTV房”叫“KTV咖”,我经常去的体育馆,也应该称作“体育咖”,就连毫无地位可言的老师,今后都不允许叫老师,而应该叫“师咖”;当然,校长必须叫“校咖”。

也不知道是哪位好心的同仁,提议要在我的办公室安装一台新的空调。

其实,之前就已经安装过的,只是那台空调是二手货,我曾经称之为“嫁过一次的妇女”。它曾经服务于高安六中,六中被二中兼并之后,一些空调就被拆卸下来,领导勤俭持家,一分钱掰着两分用,可能感觉到所有的校级领导都安装了新的空调,像我们这样二中元老级的人物,装新空调嘛,级别上上不去;不安装空调嘛,似乎于心不忍。六中的空调一拆卸,这下可好,废物利用,我就无所谓地接受了这位“二婚妇女”。

那台空调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夏天倘若要使用,也是有点凉风的;冬天要使用,也是有点热风的——但两个季节有个共性,就是不能把门打开。如果门一打开,冷气、热气很多就消散殆尽。

现在可好了,安装了新的空调。昨天安装师傅安装的时候,正值下班的时候,我要回家,对师傅说,你们安装好了之后,把门关上就行。他们果真只是关上,在今天上午,我从街上买蚯蚓回来,就到办公室打扫卫生,清洁一番。

 

到康饼那里去钓鲫鱼,其实心思并不在于鱼,只是想出去走一走,让生活不致于单调。

这样的天气,其实不太好钓鲫鱼的。鲫鱼跟人一样,也是怕冷的,现在有这么好的太阳晒着,它们都会浮出水面,成群结队地晒太阳,对钓鱼人的鱼饵不闻不问,你的鱼钩挂着蚯蚓,又不可能浮在水面,再怎么的也得往水中沉下一点,即使一寸,鲫鱼也懒得动弹,它们浮在水面,安静地晒着太阳。

我一直以为“康饼”的学名叫“刘健康”,平日里人们称呼他,都是叫外号的,偶尔说说他的学名,都是说“刘健康”这个音。直到昨天,他找我签字,看见他自己签的字,居然是“刘件康”,我疑心他写错了,就说,你到底是哪个“jian”,康饼说,就是这个“件”。我开玩笑说,你倒是好心猴(高安话,贪心不足之意),件件都想健康,还让其他人活不活。

骑摩托到康饼的水塘边,一看,心就凉了半截,清澈的寒水,一望无遮挡,能看清水底,这样的水况怎么会有鱼呢!我怀疑这水塘是不是干过,鱼都被抓起来了,剩下一池没有生命迹象的水塘。我在水塘北岸下钩,咬钩的不少,就是钓不上来,好不容易钓上两条,都是小鱼,我们俗称“麻餐哩”,争强好胜,比任何鱼咬钩都快,却个头非常小。

我钓了一个小时,除了那两条麻餐,还有一条大拇指般大小的鲫鱼。我对康饼说,你这水塘是不是已经清了水塘,这水底什么都能看清楚,哪里能够藏鱼呢。康饼说,告诉你,这水塘三年未干,你不相信,我捉一条十多斤的鱼给你看看。

水塘边有棵枫树,鲜红的枫叶在风中摇曳,像一个个小灯笼,或者说像一朵朵小火焰;那已经落叶凋零的苦楝树,玻璃珠子般大小的黄黄的果实缀满枝头——却是不能吃的。村子的北边是丘陵,栽种着密集的松树,小鸟在树林中鸣唱。丘陵下就是菜园地,一全的绿色蔬菜,长势喜人,小孩子跟着父母,或者爷爷奶奶在菜园里奶声奶气地说着话。

这宁静的环境,足以让人享用的。尽管,我最终没有钓着鱼,反倒把放在桶子里的两条麻餐、一条鲫鱼又倒回了水塘中,但我的心情是愉悦的。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