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2月01日 星期四 多云  

2016-12-01 21:34:3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罢早餐,到操场上去散步的时候,恰好碰见了程老师。

我跟程老师并不算非常熟,或者可以说陌生,之前没有任何交集,即便在老校区校园里见了面,也不会打招呼的,因为根本不认识。只是因为上两个星期的某周二,我们听课小组去听课,听的是初一年级的语文课,我是负责选听课对象的,就选定了他。

其实,这完全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当初我原本是要听新招聘的年轻老师的课,学校也是要求多听年轻老师的课,无形中给他们一种督促。我看见教师任课一览表上,有位老师叫“程力帆”,心里就认定这是一个年轻的女老师,而且心想,这位年轻的女教师,应该是非常漂亮、活泼可爱的。因为在我的潜意识中,常常以为,女孩子的姓名中,带着点男性化的文字,即便不怎么的好看,至少气质非常佳——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然而,当我走进教室准备听课时,方才发现“程力帆”不是年轻漂亮、活泼可爱的女孩子,而是一位年过四旬的老教师,而且是男性,皮肤跟我一样的黝黑。别人当然不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选定程老师的想法,倒是我自己深谙此道,偷偷地笑了起来,山东大汉手持琵琶唱“大江东去”,非婉约派,却是豪放派。

即便是那天听完课,我们也没有一言一语的交谈。按照学校规定,听完课之后,我们和当事老师都要进行相互探讨,但当时语文教研组组长张老师说,程老师是位老教师,功底深厚,课上得非常不错,没有什么可谈的。我也就顺水推舟,乐得图一个清闲,毕竟,评论有一定教龄的老师,比评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老师也复杂得多,而且担心一不小心说了不动听的话,造成尴尬局面,就说,好,这节课我们就不交流。

昨天上午,为了新校区年轻小伙子牵线搭桥的佳事,我到办公楼四楼初一语文备课组办公室里去,开玩笑说,为了填平一点与年轻小姑娘们之间的鸿沟,特地理了一个发,把白头发有意识地削光时,这样显得不苍老。程老师也在办公室里,正在备课,就说,你不显老,我们年龄差不多大。

这应该算是我们第一次正面语言交流。我说,我们年龄不在一个层面,我是奔驰6代(奔6),你至多奔驰5代(奔5)。程老师说,想不到吴老师说话这么幽默,这么风趣。

 

程老师的语文功底深厚,课上得四平八稳,注重基础知识的落实,不过可能因为年龄的关系,跟学生互动相对比较少,课堂纪律比较凝重——这点与我不太相同,我跟学生互动就热闹得不得了,反倒有点过,有时就成了喧嚣,“过犹不及”,也不全然是好事。就他为人方面,虽然跟他没有深交,但我擅长看相,感觉得到他为人的本分与憨厚,肯定是一个不多事、且不善言谈的人。

程老师对我说,我住在南莲路,经常看见你走路上下班,连车都不骑。我说,到了我这样的年纪,说句老实话,注重身体有时比注重工作更重要;工作可以慢慢做,身体垮了就难办了。程老师说,之前我是在村前初中教书的,教了二十多年,一个星期基本上要打三次篮球,这个学期到二中来,什么锻炼都没有,所以,我现在也走路上班。我说这样好,要注意锻炼。程老师说,上半年,我们村前初中就有三个老师去世。两个年轻一点的,一个心脏病,一个肝癌,还有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回家睡一觉就没有醒来。

我说,所以要加强锻炼,多走走是有好处的。程老师说,我这个学期才过来的,感觉到这里教书非常累,学生也比较难管理,没有村前清闲。我说,城里的学生相对农村的学生,的确有点调皮,家长也宠得厉害。程老师说,我教的一个重点班,一个学生这次期中考试数学才考二十来分,家长天天忙于做生意,一点都不过问小孩子的学习情况。

我问程老师是哪里人,程老师说是新街人,就在新街二中到新街镇边上。我说,是不是那个下坡的地方。程老师说,就是那个地方。我说,你们新街的环境现在也不算好,天空灰蒙蒙的,关键是那些陶瓷厂,我曾经去过一次,呆上半个小时就感觉不舒服。程老师说,不仅是天空灰蒙蒙的,空气也不好,就连我们那里的水都喝不得。我弟弟在房前屋后打了两口井,房子前面一口的水就吃不得,打出来的水,有点油腻腻的东西飘在上面,屋子后面的现在还好一些。

程老师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我是上湖的,他说你们那里还好吧。我说,我们上湖还好,像我们那里,没有什么工厂,水还是可以的,不过也不是特别好,现在到处都有点污染,哪里还有净土。程老师说,最近我们那里在安装自来水,我在老家也建了房子,就打算安装自来水,不过,村里人都不想安装,像行政村的一个会计,算是干部,也不安装,说自己马上要到儿子那里去。我说,农村里的人,用水都是在自己门口打口井,不用花钱,现在听说用水要花钱,谁都不愿意;我们村里也是这样,五六十户人家,登记的时候只有八户同意安装。

程老师说,我劝我弟弟安装,他也不同意,说花那个冤枉钱干什么,我对他说自来水卫生,井里的水不好,他说,我可以买净水器,一样的卫生——他们就想不到将来。

 

体育馆微信圈里发布消息说,今天晚上可以去打球。

这段时间,谢馆长天天告知球友说,今晚不能打球,体育馆内还在漆油漆,味道很浓,估计还有三四天——这味道很浓,一浓就浓了一个多星期。

我们背着运动包,步行而去。路上碰上球友,说,球馆里味道还是非常浓,我干脆出来走一走。但既然已经去了,还是进去看看。体育馆里有不少打球的球友,味道还真的依旧浓,但太太说,来了就玩一玩。我就换上运动服,结果等了半个小时。

跟一个个子娇小的小伙子做搭档,对阵两个小伙子,我速度又慢,又没有预先热热身,两局下来,“孔夫子搬家”。后来,换了两个对手,一个小伙子,一个年龄比我小两岁的中年人,倒还是非常有来回,玩得也尽兴,二比一胜了对方。

聂建华馆长说,比赛的那一天,看你打球,真的想把你踢出球馆,你也配叫“建华”,你那个“建”字,改成“贱”字差不多;今天看你打球,又恢复了先前的技术风格,可以把那个“贱”改回来,跟我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