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2月21日 星期三 阴雨  

2016-12-21 20:54:55|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禹锡云: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说的是跟他交往的人,个个都是有学问的大儒,没有一个目不识丁的毫无乐趣可言的粗鲁汉子。他的言语,归根结底要表达的是,人与人之间交往是讲究知识、追求以及情趣层面的,当下人俗称之为“圈子”。

生活是有圈子的,谁也不可否认!形成圈子的基本基础,分为物质与精神的。物质基础,就是要有一笔不菲的娱乐资金,你叫孔方兄也行,叫阿堵物也可以,叫钱更通俗易懂;精神基础,就是爱好相同,兴趣相宜,无论雅俗。

就这后一点而言,圈子里的人与圈子外的人,是难以情投意合的,除非有利益分成,或其他图谋。喝酒的和不喝酒的,能够在一桌推杯换盏,肯定不会因为对方是“鸿儒”,而是对方有利可图;而一个走街串巷的拉板车的劳力劳动者,还有一位年过五旬的失足妇女,因为“25元”交易之利,可以暂且图谋一室,一定就是“白丁”。

上至玉皇神仙,下到凡夫俗子,若想关系长远,就必须认可圈子,加入圈子。

志趣相投的人在一起,即便是一句简简单单的言语,都能“于心戚戚焉”,深谙其意,演绎出无限的情趣,给苍白的人生增添一笔斑斓的色彩,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情有以也!倘若逢上“话不投机”之人,你只能呵呵了。

 

昨天下午,在朝阳校区,我有幸和所有的文科老师一道,听了一堂文科示范课,是一堂语文课。主讲的黄老师选择了一篇林清玄的散文《百合花开》作为教材,借助多媒体教学,师生互动,课上得有声有色,雅俗共赏。

稍微有一点点文学“造纸”(造诣)的人,看文章也罢,听讲课也罢,都能明白作者林清玄借在断崖边上的一株小小的百合、不顾野草的嘲讽和蜂蝶鸟雀的劝告、顽强执着地生长和开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这么一个场景,昭示一个主旨:做人就应该像百合花一样,全心全意做好自己,以行动要证明自己在社会上的价值。

但也有不明白的,我曾经教过的一个教其他学科的学生就不明白。

下课之后,他来到我的办公室,说,老师,我有个问题想跟您探讨一下。我说,好啊,有什么问题?是你个人人生的,还是教学上的?他说,是关于刚刚听课的那篇文章。我说,那篇文章有什么好探讨的,这不就是作家采用一个寓言式的写法,借助百合花来说明一个为人的哲理么。学生说,我就搞不明白,这一株百合花最后怎么能够开得到处都是呢。

我作为点评者,恰好得到印有这篇文章的材料,就摊开来指着文章说,文章当中写得很清楚,你看,“年年春天,百合努力地开花、节籽。它的种子随着风落在山谷、草原和悬崖边上,到处都开满洁白的百合”。学生问,它怎么结的籽呢?我说,它年年开花节籽,籽随着风飘散各处,然后又开花又节籽,籽又随风飘落,很多年后,不就到处都是吗?

学生说,我的意思不是这样的,我是说,他开头不是说只有一株小小的百合吗?一株百合怎么传授花粉。我说,应该有蜜蜂蝴蝶吧。他说,即使有蜜蜂蝴蝶,单株怎么能授花粉呢,至少要有两株吧!

我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他要说什么,就说,文学作品不能用具体的动植物理论来进行严密的科学性的研判,如果什么都要讲究科学,那就可以肯定,一定不存在文学了!文学天马行空,只要能表达一种生活理念,运用什么样的表现手法都不为过。这篇文章的作者只是要表达一种思想,至于他借助的自然界的动植物,在他的笔下符不符合自然规律,作者是不在乎的!读者其实也会不在乎!

学生依旧顽固地说,我觉得要有两株百合,通过蜜蜂蝴蝶授花粉,然后开花节籽,到最后漫山遍野都是,这才合乎自然规律。我说,从创作者的角度,他原本就要突出这一株百合的孤独,尤其突出它在孤独时不放弃的那种追求;如果写两株的话,这种孤独就显现不出来,百合的精神就不能打动读者。

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或者说我的说法对他有没有文学熏陶方面的启迪,但我希望我的话对他有点作用,反正最终我感觉学生最终没有听懂,因为学生说,我觉得两株百合在一起才可以传授花粉,写两株更好。

我心里就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念想,这么简单的文学表现手法,是不能用科学的“传授花粉”来判定对错的,初中的学生尚且明白,你都参加工作这么多年了,也算是一位教龄有这么长的老师,居然还会不明白,于是心中暗骂道:真是没有一点点的文学素养,也不知道当初读高中的时候,是哪一位“现世”的语文老师教的。

到了晚上,我坐在床上,依照小时候因为老师的教育而养成的良好的思维习惯,在睡前回忆一下“我白天做了什么”“我做的事情是不是符合老师的要求”“我在学习上还有哪些没有弄懂的地方”“我明天该制订什么样的学习计划”等等问题,忽地想到,这位学生读高中的时候,不就是我教的语文么!难不成我就是那个“现世”的语文老师,怎么能够自己咒骂自己“现世”呢!

 

一天的雨,自早而晚,中间偶尔有短暂的间停。大的时候还蛮大的,哗啦啦的,像春天的下雨气势;气温倒是不低。

抄了一天的政治笔记,任务才完成三分之一,眼睛都模糊起来。这晚上又下起雨来,又不想去体育馆玩羽毛球,想起周日从家里带来两大壶老酒,今天托人买来四个玻璃罐,预备来做做寿酒的。太太从药店买了一些党参,还有红枣,若要做寿酒,还需冰糖,以及谷烧了。于是,对太太说,我们去超市一趟,买点冰糖回来。

超市里的人也不多,有点冷清。转了一圈,买了两袋子冰糖,还买了一点点山楂条;想买点南瓜子,尝试之后感觉不是特别够味,而且有点回潮,就没有买。

在中山路,靠近一小的斜对面,似乎新开张了一家炒货店铺,名曰“花火记”坚果铺。那里的南瓜子味道不错,而且脆香;包装袋子也精致,抓一把吃的时候,还可以把袋子封住,免得南瓜子回潮。小伙子说,你们不吃的时候,把上面黏上就可以。

 

博友文中有一幅画,画面是:大雪封山,整个世界一片皑皑,一位身着长棉袍的老者,拄着一根拐杖,在雪中迎风而行,他的前面有一座亭子,他的身后跟着一条小狗;而画的右边,是几棵光秃秃的树,树枝上耸,直刺云端。

画面宁静,意境幽邃,与“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题诗云:雪明苍山远,人静自然归;愿得一陋室,凌虚化梅飞。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