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2月23日 星期五 多云  

2016-12-23 21:21:22|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园平先生问我,老校区是不是也在进行“百花奖”优质课竞赛。我说,是的,从昨天开始的,想不到脱离教学部门这么多年,我在老校区居然忝列评委行列,——你是怎么知道的。邓先生说,老校区有一位我的同学,叫某某某,他到我这里借资料,说要参加优质课竞赛,你认识这个老师么。我说,可能认识,但是你说名字我真的不知道是谁;老校区的老师,大部分都是新近进来的,我至少百分之九十五不认识,毕竟跟老校区的老师交集不是很多。葛先生说,我们都差不多,很多人都不认识,我在老校区走动的感觉,跟在另外一所学校一样,跟自己毫无关联。新和老师说,到时候就会变成两所学校。

我说,老校区有很多退了休的老师,一天到晚在校园里散步,我相信新来的老师他们一个都不认识,更别说打招呼。葛先生说,这些老师肯定有点失落感。我说,我在老校区,碰到退休的老师,都会叫上一句,他们听了都非常高兴,我估计退了休的老师,从心底里来说,还是希望自己在学校有一个认同感,有人叫他们,他们高兴就是基于这样的原因。葛先生说,应该是这样的,我在老校区,只是看见王老师,才喜欢叫上一句。我有点落寞地说,现在的退休老师,还有我们叫他们;等到我们到了他们那样的年纪,退了休,我估计一个人都不会认识我们,就谈不上打招呼了。

邓先生说,等你退了休,那你就经常到新校区来,我们认识的,我们跟你打招呼,让你有认同感。我说,说句实话,一两次是可以的,次数来多了,你们心里其实也是会很烦的,心里想,这老家伙,还真把自己当做一回事;到了最后,说不定还说骂上几句,这老家伙,怎么还没有死啊!天天来天天来,不跟他说话还不高兴。

大家就笑了起来。

 

邓先生所说的他的同学,是老校区的陈学勇老师——我大学的时候,教我们写作课的老师也叫这样的名字——年纪不过三十来岁,个子不高,但气宇轩昂,有一股精悍之气概;他也参加了这次优质课竞赛,被安排在文科七位参赛老师最后一个出场。他也是教语文的,参赛的课文是李白的《将进酒》。

多媒体的使用那是必须的,还没有上课,他就在屏幕上展现了一首七律诗,名曰《太白饮酒》,作者方好亦奇——我疑心是陈老师本人,因为我一看这名字,显然是现代派风格,而且一定是出自苏轼的《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中“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果然,陈老师在开场白时,就问学生,同学们,看到屏幕上,你们看过这首诗吗?学生说,没看过。陈老师问,你们知道这个作者“方好亦奇”是谁吗。学生说,不知道。陈老师说,这位作者你们是认识的,那就是我啊;这个名字出自苏轼的诗句中,说明老师对人生的顺境逆境都无所谓,感觉非常美好。

诗云:李仙诗篇惊盛唐,白云千载风骨扬;饮下杜康三百杯,酒入豪肠志气狂。

陈老师问学生:你们发现这首诗有什么特点。聪明的学生就有回答的,说,这是一首藏头诗。陈老师说,聪明,每一句的前一个字联系起来,就是“李白饮酒”。……之后的铺叙,按程序设计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环紧扣一环。

我认为教学过程中,朗诵的这一环节安排非常好,一读二读三读四读,从读准字音,到把握节奏,到诗句停顿,最后读懂诗人情感,非常紧扣,动人心弦。陈老师不仅讲解了诗歌朗读的节奏,还有重音,而且让学生先是齐读,再是学生个人朗读,最后高潮出厂,他老人家自己配着音乐节奏,站在学生面前,神情严肃,摇头晃脑地狂读起来,一会儿悲伤,一会儿喜悦,一会儿愤激,一会儿狂放。

他的神情,他的动作,他的语调,他的附加叠音,他的豪迈,他的感情,莫不合乎诗歌的内蕴,深得诗人的内心世界,淋漓尽致,充斥胸膺——我相信在这个时候,陈老师就是李白,李白就是陈老师。但凡有些许诗歌鉴赏能力的人,都会在聆听陈老师的朗读过程中,被他的沉浸所感染,而性情亦随之起伏,不能一语贯之。

我就是这样的人,假如,我想,我能年轻十岁,说不定会回想起自己参加工作之后的奋斗历程,深感“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的压抑与张狂,潸然泪下虽不至于,但“与我戚戚焉”的情绪一定会有的。

一位老师,在传授课文的时候,能把自己的情绪张扬开来,伸展到课文的意境之中,达到“作者与教者”融为一体的境界,并能够引导学生读其诗,品其味,赏其情,实属难得——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老师,而不是职业上的教书匠。

 

上午听完课后,听课的评委留在六楼会议室评课。

我们拉开厚实的窗帘,灿烂的阳光从户外透射进来,会议室陡然明亮起来,眼前一片光明,因为光线黑暗而感觉压抑的心情顿时也亮堂起来。在评论所有竞赛课时,大家都认为陈老师的这一堂课非常具有感染力,震撼力,情感把握适中,是一堂难得的好课,评为一等奖理所当然,实至名归。

负责评委工作的领导说,为了增加一种神秘感,我们今天评议的等级,暂时不要对外去说,我们这些人先保守一下秘密。我都不知道是如何评定等级的,就问怎么评定。教研处的余主任说,两个一等奖,其余的都是二等奖。

领导说,我们是集体议一议呢,还是暗中投票。大家说,就议一议吧。领导说,大家畅所欲言,你认为哪两位老师的课可以获得一等奖就说出来。有老师就说,这节语文课非常好,另外那一节历史课也不错。我说,陈老师这一节课获一等奖是无可争辩的,另一节课我以为音乐课不错,至于那一节历史课,教学方法自然新颖,但我感觉表演痕迹过重,一切都是预先设定好的,只不过是展现一番而已。

大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最后就决定,陈老师的语文课,以及钟老师的历史课获一等奖,其余老师的优质课获二等奖。领导说,你们各自把自己听课的评议交给吴主任,下个星期二开教研大会的时候,他要做一个点评。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