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2月24日 星期六 阴  

2016-12-24 21:12:12|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宓博说,现在的学生,什么都不懂,连“乌帽压吴霜”词句中的“吴霜”都不知道什么意思。我对他们说,你们想想,帽子下面是什么?不就是头发吗?“霜”是白色的,那么,“吴霜”就是白头发。你们知道学生说什么吗?他们说,帽子下面一定就是头发吗?说不定就是一个光秃秃的脑袋呢!我就说,除非罗鹏,一般人都是有头发的。他们就笑得个要死。

罗鹏是高二(5)班的班主任,兼任高二(6)班的地理教学,年纪不大,二十来岁。这人年纪轻轻,没有“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倒是过早掉落头发,新河老师称之为“会当凌绝顶”,头顶锃亮,四周也是发毛稀疏;我称之为“太阳”。

二中年轻的老师,很多人的头发基本上都出了问题:要么像我这样的,白发苍苍;要么头发是黑的,可是掉落不少,谁都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是什么。我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就估计是饮用水的问题。听说,高安小县城的饮用水分两处,北街的饮用水从汪家圩乡的碧山水库引过来,水之非常不错;而南街的居民,则直接从锦河里抽上来,过过滤,撒一些漂白粉什么的。

前几天,同样流经上高县城的锦河里的水有异味,县城的百姓在一起聚集,要求政府给个说法,好事者还拍了视频,后来经过调查,说是更上游的宜丰县有三家企业擅自排污,造成河水污染,目前,三个企业的法人代表都被羁押。如此,这河水毕竟还是要往下流的,那么,流到高安地界,我们不也同样地抽上来,供居民吃喝么!

邓园平先生说,我估计也差不多要白头发了。宓博说,不用担心,你还年轻。邓先生说,再过两年,我就三十了,如果跟你们所说的那样,天天喝锦河里的水,不也就会白头发么。新河老师说,白头发还跟遗传有关系。新河老师跟我同年,可是一头的黑发,几乎没有一根白发,他自己也洋洋得意,说,我母亲九十多岁了,硬是一根白头发也没有。

 

今天是平安夜,正逢周六,来到办公室送平安果的学生络绎不绝。

我到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桌子上摆放了几个苹果,每位同仁的桌子上也各摆上了一个,就问,哎呀,这是谁送来的平安果。同仁说,还有谁,你那最可爱的学生。我猜到了应该是严霞同学。三个大大的苹果,上面居然印有汉字,一个是“平安福”,一个是“命中注定”,一个是“一帆风顺”——要是搁在过去,我准会非常惊讶,然而现在不会了,因为我知道这字是怎么印上去的:在苹果生长过程中,把字贴上去,让太阳光照射,久而久之,字就印在苹果上。

上完两节课后,手提袋里放着不少的用盒子装着的苹果,都是好事的学生送的。我把它们一字排开,放在桌子上;宓博也把自己得到的放在桌子上。邓园平先生看了之后,就念了出来:祝老师身体健康。大家就说,这学生蛮懂事的,知道老师身体不好,所以希望老师身体健康。我说,是这样的,越是缺少什么,学生就祝福什么;像我,学生就祝我长出黑头发来,变得年轻一些。

邓先生说,宓博也不算老嘛,怎么身体就不行了呢!

宓博喜欢打乒乓球,只要有空,就去找人玩,但他不说去打乒乓球,而是说去“啪啪啪”,经常在办公室里邀请老师,说,我们去不去“啪啪啪”。而这三个字,在网络上是另外的一个意思——凡是带有邪恶心态的人都知道,看官你们也是懂的,所以,我们听到邓先生说“怎么身体就不行了呢”,就说,天天啪啪啪,怎能不肾亏!

宓博说,怎么去打乒乓球,人总是瘦不下来,这不肚子又凸出来了!这段时间晚上都不吃晚饭,看看能不能把肚子消一点下去。我说,这样不好,男人怎么能为了减肥而像女人一样不吃晚饭呢!现在还年轻,感觉不到什么,到时候年龄大一些,什么毛病都出来了。宓博说,也不是说不吃东西,主要是说不吃饭,而是吃点苹果,香蕉,花生。

邓园平先生说,这有什么还担忧的,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也不有点肚子么。宓博说,你年轻嘛。我要是像你这样的年轻,我天天开着车子到南昌去,到江西师大去。邓先生说,你开车去师大干什么。宓博说,江西师大的美女多,我天天去泡妞。葛先生说,我看新闻,说在美国有一个地方,居然有一个小三社区,里面住着全都是一些漂亮的中国女孩,都是给当官做小三的,我就弄不明白,这当官的花那么多钱把小三养在美国,一年难得快乐一次,有这样必要么。有同仁就说,你这就搞不清楚了,说不定人家当官的有深层次的考虑,就是让小三管理自己的财产,到时候,退了休,到那里去安度晚年的。葛先生说,这样说还有点道理。

连荣说,网上有人开骂,说,什么鬼平安夜圣诞节,外国人的节日我们居然这么感兴趣,记得清清楚楚,送苹果,热热闹闹;过两天伟人的诞辰日到了,倒没有人记得去纪念。新河老师举起一个苹果,说,我有苹果;然后又拿出一个鸡蛋,说,我还有“诞”,两样东西加起来,我既有平安夜,又有圣诞节。

 

驱车回家,父亲坐在门口等候,母亲则在对面的邻居门口聊天,看见我们停好了车,母亲从对面走了回来,说,我们去弄饭。

电饭煲里已经煮好了饭,而菜是现成的。蔬菜家里有的是,太太炒了一个生菜,一个辣椒白菜梗;把我们带回去的油豆腐烧肉热一热,后来母亲看见舅舅来了,又把鸡块热了,说,舅舅难得到家里来吃饭,让他跟你爸爸喝点酒。

舅舅就在村子里,这次来是为了让我帮他复印一份村里的村谱。也不是他要复制,而是跟外公那边有血缘关系的另一家人需要(那一家人还健在老人的爷爷跟我外公的爷爷是亲兄弟),他们全家生活在外地,当初村里修谱的时候,没有听到消息,就没有交钱;也不知道什么缘故,现在需要一份看看。

我说,如果是复印他们家一家人的谱,那就没有多少页,我请人帮帮忙,应该是不需要钱的;但是对方说要把全村的谱都复印,那恐怕要一笔钱。舅舅说,不管多少,你先问问,人家也不在乎多少钱。我就打个电话给认识的一家印刷厂的老板,说如此如此。老板说,人家要复印,一张是五毛钱;我们是兄弟,算你三毛钱一张,怎么样。我说,行,到时候按张数算钱就是。

舅舅在旁边听着,非常惊讶,说,才三毛钱一张,那也就要不了多少钱了。我开玩笑说,这里面是有人情的,你不是说人家不在乎钱么!我想可以按市场价,让对方就拿五毛钱一张,多出来的钱,你们一起到上湖饭店去吃个饭,毕竟这村谱不会轻易拿出来的,这村长,主任,会计,还有一些老人家,你都可以邀到一起坐一坐,喝喝酒,融洽融洽关系也好。

舅舅说,有道理,是这么一回事。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