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2月27日 星期二 晴  

2016-12-27 21:21:18|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季,雨后初晴,天空不像夏季那般洁净,反倒有点雾气般的朦胧。

一大早,晨曦微亮,新月东悬。弯弯的月亮,让人想到了老舍先生的小说《月牙儿》。倒不是想到了女主人公韩月容,而是想起来开篇的感受,“是的,我又看见月牙儿了,带着点寒气的一钩儿浅金。多少次了,我看见跟现在这个月牙儿一样的月牙儿;多少次了,它带着种种不同的感情,种种不同的景物,当我坐定了看它,他一次一次的在我记忆中的碧云上斜挂着。它唤醒了我的记忆,像一阵晚风吹破一朵欲睡的花”。

我不明白“新月”为什么被人们称作为“月牙儿”?是形状像呢,还是颜色像,抑或“牙儿”是后缀词?不能探究个清楚彻底。

但我知道古人对月亮的修饰语,不同的修饰语能产生不同的联想。譬如,“新月”应该用“一弯”修饰,“残月”应该用“一钩”修饰。“弯”中含“曲”,有“曲”就有美感,杨柳树如果像松树那般挺直,就不会产生“杨柳依依”的美感;而“钩”,却带着锋利,带着残破,仿佛完整的一颗心被刀戳了一刀,带着滴血,带着无限的伤感。

老舍先生写“新月”,按常态应该用“一弯”修饰,可他老人家偏偏说“带着一钩儿浅金”,也是有道理的。明明是希望的日子,在主人公韩月容看来,因为生活所迫,自己走上了跟母亲一样的道路,再有希望的日子,也是没有希望的,乏味的,如此,哪里还有什么“弯中带曲”的美感,只有“明天的生活如何继续”如钩的感伤。

 

感伤的人到处都是。

有鸿鹄之志的人,在感伤国人过一个洋节都那么的痴迷,却忘却了一代伟人的诞辰日——其实不是,瞧瞧韶山,多么恢弘的纪念场面,红旗招展,鞭炮齐鸣,人山人海,熙熙攘攘,你不感动得掉泪,你就不配当一个中国人!——当然也有冷清的地方,就不必赘言。

普通百姓的感伤,就像一只受了伤的动物的感伤,无法向外界传达,只能躲在一处隐秘的丛林里,暗自舔舐着自己的伤口,流着伤心的泪水,至多孤独地呜呜叫几声。

鲜红的太阳冉冉升起,映照着大地一片通亮。我在操场上走了一圈又一圈,每走完一圈我都抬头看一下红红的太阳,发现它居然上升得很快。以远处的房顶作为参照物,每走完一圈,它至少要上升一米,就想到了诗句“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逝者如斯,不舍昼夜,诚哉斯言!

陈学良老师提着一个红色的装物袋,从我办公室门口经过,往西边的教务处走去;不久,他又转了回来,停在我的办公室门口,欲进不进,欲言又止。我赶紧问:陈老师,你有什么事情。陈老师说,我找闻流兔老师,想复印一些东西,可是他不在。我说,不要找他了,我这里有复印机,你要复印什么,我帮你复印。

陈老师拿出一大叠的发票、病例,说,看看能不能一式四份。我问,你怎么有这样的东西,人身体不舒服么。陈老师说,你不知道么,不就是我儿子得病的事情。我猛然想起,应该有这么一回事。陈老师的儿子在外地工作,似乎一年前,还是两年前,被检查出胃肠癌,一直在治疗,总总不见好转。

我说,这些发票、病历是准备报销医疗费的吧。陈老师说,又不能报销多少,这两年已经花了六七十万,才报到了六七万块钱。我说,难道没有大病报销的依据么?不是说大病进入医保,可以报销百分之多少。陈老师苦笑着说,说是这么说,但因为是在上海治疗,我们这里就不给报销那么多。我说,这是我们本地的规定,还是国家规定。陈老师说,不知道。

我只好安慰说,人的一生,谁也不能保证会遇到什么,既然得了这样的病,那就只好慢慢养。陈老师叹了口气,说,现在报销也难,有时得送点这个……他右手的两个指头合在一起不停地摩擦着。我说,现在居然还有这等事。陈老师说,有的时候,有可报可不报的,你送一点,就可以报得到;上一回我报到了15000元,就送了一点。我说,不会送了5000吧。陈老师说,这倒不至于,送了1000。那具体办事的工作人员说,他们领导好歹也要意思意思。我说,这还得了,应该去举报。陈老师说,你不要多说,我只是跟你说一说,你得保密,都这样,何必呢。

我帮陈老师把所有的发票、病历一式四份,全都复印,看见病历上他儿子才40岁,就问陈老师,你儿子在哪里工作,是不是因为工作太劳累了。陈老师说,在湖南,倒不是工作劳累,反倒是太闲了,估计是吃多了麻辣,否则怎么会得胃肠癌。我说,孙子孙女怎么样。陈老师说,一个五年级,一个三年级,就是想着小孩子可怜。我又问,那你儿媳妇呢。陈老师说,先前在学校食堂做事,后来因为经常要陪我儿子去上海治疗,经常请假,学校食堂就把她给辞退了,我想起来都想骂人,学校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呢。

我说,我不知道这件事啊。陈老师说,那还是以前,因为管食堂的是六中的,我也不好去吵,就只好忍着。我说,你放心,我看看下学期有没有岗位,如果有的话,我跟领导说一说。陈老师说,我在二中工作一辈子,平时也老老实实,不给领导添麻烦,难道这一点也不能照顾么,有时真想找校长去说一说。我说,我尽量争取,照顾也是应该的,你们这一代人,在二中都是踏踏实实做事的,劳苦功高。

陈老师走的时候,一个劲地谢谢。我说,谢什么,复印机原本就是服务的,以后有什么需要复印的东西,你拿过来就是。

 

我在初一(8)班抽检一节课,看见一个男孩子,不知是天生乖张,贾宝玉的幼儿版;还是智商存有问题?总之,丝毫不像其他学生那样,认真听课,而是不停地乱动。

他是最后一个进教室的,已经很晚了;但是没有像正常的学生那样,看见有老师听课,好歹有点不好意思,快速地坐下来;他不,他也不坐下,而是先玩垃圾桶。

他们班上后面有两个垃圾桶,套在一起,他俯下身子挑里面的塑料包装袋玩一阵,然后又把其中的一个垃圾桶提出来,又放进去;再后来,他吐痰,吐到包装袋上,又拎着包装袋看个不停——把我恶心得要死;再后来,他拿出书来,似乎看着,却又把书往上抛起,接住,又抛起,又接住;再后来,他抠鼻孔,抠出的鼻屎往别的同学的桌子上遢(高安话,涂抹之意)——以上都没有学生理会;最后,他怪叫一声。

看着学生的模样,不像天生痴呆的人,下课时他会跟同学打招呼。但为什么有这样怪异的行为?我想,做父母的今后该会非常辛苦吧!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