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2月17日 星期三 晴  

2016-02-17 21:26:42|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高安,在校园,早晨唤醒你的,就丰富多彩。

在南京,早晨唤醒你的,是通亮的阳光,是莫名的轰鸣声,还有间或悠长的火车鸣笛声。而在高安,在熟悉的校园,一大早就有广播声唤醒你,尽管你听不清广播里的新闻说些什么,但你能知道这是广播声;还有楼上勤奋的外地小孩子一直在房间里巴拉巴拉的沉重的脚步声;还有早读的铃声;还有楼下一个人,几乎天天如此,永远都需要发动很久才能轰隆隆骑走的摩托声——这是人文唤醒。自然,不能少自然唤醒,那就是墙壁洞里麻雀的啾鸣声。

这都是很亲切的声音。对于一个在校园里生活了三十余年的人来说,听到这样的声音,打心眼里感到舒适。如果用刘鹗《老残游记》中“明湖居听书”中的文字来比喻,那就是“声音初不甚大,只觉入耳有说不出的妙境:五脏六腑里,像熨斗熨过,无一处不伏贴;三万六千个毛孔,像吃了人参果,无一个毛孔不畅快。……忽又扬起,像放那东洋烟火,一个弹子上天,随化作千百道五色火光,纵横散乱。这一声飞起,即有无限声音俱来并发……有如花坞春晓,好鸟乱鸣”。

别怪我在卖弄自己看过的书,委实这一段文字就声音的比喻,我确实铭刻在心,以为在所有的文学作品中,是比喻声音的极致,估计这一辈子永难忘记。

假如让我来比喻,来形容,就会非常浅陋,甚至恶俗。

比如,我就会说,这种唤醒自己的声音,就像一个在外地工作高安人回到高安,他急需找寻能唤起他过去回忆的味道,于是就想到了高安的腌粉,或者炒粉。但是,他坐在家里,躺在床上,让家人从餐馆买一份回来,然后坐在家里吃,这种味道是不足的,是不能酣畅淋漓表达内心的渴求。他需要做的是,亲自走到餐馆里去,因为高安的腌粉,抑或是炒粉,除了它们的味道,还有品尝它们的环境:小小的餐馆,不很干净的地面,拥挤的食客,满耳的高安土话——小孩的大人的,热气腾腾的锅里是滚烫的水,老板娘的亲切的招呼声,等等,所有这一切才构成品味高安腌粉、炒粉的意境——这才是真正唤醒你沉睡良久的童年或者过去深刻记忆的背景。

本乡本土的特产,一旦离开了它的故土,到他乡其实不能算是奢侈品,至多只是一种食品罢了,外地的人也仅仅浅尝辄止而已。比如,说到高安的米粉,自己家做的米饼,还有黄连麻糍,我们这次到南京去,就拿去不少,信心满满地送给亲戚们,可是他们不会弄,就搁在家里发霉。有几回邀请他们到家里来,说做做高安的特色味道,其实主要是辣,或者甜,我们动手制作一番,再让他们吃,他们吃得满口生香,连称好吃。

如此说来,本乡本土的特产,还需要本乡本土的人去驾驭,还需要在本土出彩;不然,外地人茫然四顾,手足无措。即便是同样的火候,同样的手法,一切都是同样的,但是那种本土的味道就是出不来。故云,到深圳吃南昌瓦罐汤,到上海吃北京烤鸭,到杭州吃重庆火锅,都是“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自欺欺人,聊以自慰,沽名钓誉而已。

 

高安这几天的天气,应该是晴热有加,气温比较高。

楼下的水池里,已经长满了绿藻。这早上,一个小工穿着雨衣雨裤站在水中擦拭池边上的绿藻的绿色。我们离开家的时候,没有给家中所有的盆景浇一回水。昨天回到家里,一看家里的盆景,基本都处在悲剧阶段。

室内的两盆绿萝,叶子是青青的,可是茎已经枯断。几盆吊兰,颜色依旧,可是长长的叶子都已经趴在地上。放在阳台上的一棵龙树,又名“步步高”,可谓“满地枯叶堆积,憔悴损”:最顶上的一层,叶子全都枯萎;第二层的叶子,也已经枯萎了百分之九十五;最下面的一层,还有几片叶子顽强的与晴热抗争着。

这让我非常内疚。我仿佛看见所有的绿叶在晴热的天气里,张口嘴巴,大喊着我渴我渴。然而我们都不在家,它们叫着喊着,然后在委屈中,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枯萎了。

于是,我赶紧忙着浇水,却又不是非常的懂,到底是浇个透呢,还是先润湿土壤。这就宛如一个饥饿濒死之人,你是一次性让他撑破肚皮,还是先让他吃一小口,循序渐进。我是不太懂养花之道的,总感觉不能过分。在地下挖煤的工人,如果被救上去,必须将他们的眼睛遮严密,以免突然见到阳光,反而毁坏了眼睛一样。所以,还是先润湿土壤再说,待过一两天,再来浇个透。

在南京,一日三餐,我是必须到厨房里去洗碗擦灶台的。我做事有个原则: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得精细一些。所以,我洗碗是一块洗碗巾,擦桌子是一块毛巾,擦灶台墙壁是一块毛巾,最后将洗净的碗筷擦干水又是一条毛巾,总之,有四条毛巾,我必须天天轮番使用。毕竟新装修的房子,如果平时不注意擦拭,日久天长,污垢容易积聚,届时再来清洗,就非常困难,这就是所谓的“防微杜渐,未雨绸缪,曲突徙薪,防患于未然”。

早上,太太说,你在南京那么勤快,现在回来了,反正也没事,能不能继续发扬光大,把厨房好好打扫一番。我干脆地说,不能。太太问为什么。我说,这就好比一个男人娶了小老婆,小老婆如花似玉,娇媚可人,像雪泡一样,又脆又甜,他还会花大力气去给大老婆整容,买雪花膏么。太太笑道,这个比喻恰当。

 

下午去新校区开高一年级期末考务会议。

本来4点钟开始的会议,高一年级组对所有的工作都安排好了,该说的都说了,该重点申明的都申明了。大家正准备散会,年级主任说,期末考试属于学校性大考,非要教务处领导参加不可,还要发表“重要讲话”,大家耐心地等几分钟。

坐在旁边的谢茂说,这是干什么呀。我说,露脸呗,都过了一个春节,能露脸的机会不露脸,当心普通教师会把领导遗忘,那领导当得还有什么意思。谢茂说,纯粹浪费我们的时间。我说,你在看手机,我在看手机,大家都在玩手机,不叫浪费时间,叫拖延时间。

我原以为4点半就可以散会,趁空可以到我办公室里走一趟,看看我那茂密的盆景是否如家里的盆景一样,惨遭渴死。但是,因为高二年级期末考试要到4点半钟下考,负责教务处的两位领导要等老师装订完了试卷再赶过来,这样一来,就拖到5点钟方散。虽然近在咫尺,抬腿上一层楼而已,但是就是不想上去。

家里托人带来了一些白菜柳子(高安土话叫“hàng哩”),经过前期的霜冻,味道微甜。晚上就洗了一些,切成段,和米饭一起煮得吃,加上一些家里做的米饼,味道那叫一个美啊!吃了两碗,摸着肚子下楼去广场跳舞去。

很久没有和大妈们在一起载歌载舞,还挺思念的。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