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12月09日 星期五 晴  

2016-12-09 21:24:24|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微信订阅号中,有很多消息,有些消息的发布者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想删除都删除不了。你今天点击了“删除”键,,明天他依旧风华正茂、精神抖擞地出现在你的眼前,想一块黏黏糊糊的牛皮糖,怎么甩也甩不掉,其中就有“江南都市报”。

今天的江南都市报就说有重磅消息,图文并茂,这样的消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下课后,我对同仁们说,特大消息,江西要开挂了!南昌有望成为千万级大城市。邓先生说,假的,南昌有那么容易成为千万级大城市,除非到时候把丰城、高安都划归南昌管辖,自身增加人口。葛先生说,如果真的如此,我们的工资会不会涨一点。席先生说,何止涨一点,如果工资待遇跟南昌相同,肯定要涨不少。邓先生说,不说涨工资,单单说社会安定奖,南昌有的单位都可以发一两万元,如果我们有,也可以发的。我说,高安中学最近连续死了几个学生,高安能有社会安定奖。邓先生说,高安中学出了事,我们学校没有出事,如果有社会安定奖,我们学校就可以发的。

新河老师说,别说我们老师涨工资什么的,永远涨不了,人家很多乡镇中学的男老师,因为收入不高,都找不到老婆。我说,这也不算什么,我们这小县城里,还有四五十岁的女人找不到老公的。邓先生说,不可能吧,除非死了老公。我说,也不是,高不成低不就,慢慢地就老了。新和老师就说,上个月,我老婆笑得要死,她总算促成了一桩婚事,她们学校一位73年出生的女教师总算嫁出去了,当初校长下死命令,一定要我老婆促成这事,总算在南昌帮她找到一个。

连荣说,我知道,跟我是亲戚关系,上个月我还在喝喜酒呢!想当初我还想把她介绍给我们学校的老师,人家某老师不是很好么!结果见一次面之后,她居然说没有感觉。我当初就责备她说,你还谈什么感觉不感觉的!能嫁出去就不错了。要是当初嫁给了我们学校的老师,生活会好多的。我说,这是为什么。连荣说,找来找去,找了一个信仰基督教的南昌人,一贫如洗,在教会认识的。我说,这也蛮好的,基督教不就是信仰清贫么?嫁得其所。

 

女教师估计往往都是这样,刚分配到学校工作的时候,意气风发,信誓旦旦要成为教坛的一颗新星,结果呢?结婚生子之后,追求以及情趣陡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变得婆婆妈妈,整天除了备课上课之外,剩下的时间,只要有空闲,有合适的倾谈对象,就必定会谈自己的小孩子;一说起自己的小孩子就眉飞色舞,乐此不疲。

今天胡老师就拿出相机里的只有几个月的小孩子的相片,给旁边的金老师说,边看还边介绍说,我在家的时候,他(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来学校的时候,他(她)就睁开两只眼。金老师就说,哎呀,瞧瞧,多可爱啊!

我说,不能老是惯着小孩子,小孩子是要多教育的,多教育就能明事理,长大后就能知书达理。她们就不明白我想表达什么,都看着我,估计心想,才多大的小屁孩,根本谈不上什么教育的。我慢条斯理地说,小小年纪,就对社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怎么就有这多么的不满意,这种人生观要好好矫正。

她们俩就哈哈大笑起来,金老师夸奖我说,你说话非常可爱啊!

 

南莲路有两家幼儿园,从锦惠南路进入,第一家叫什么“筠阳宝贝幼儿园”。从昨天开始,估计就在举行一项“亲子”活动。我骑车从那里经过时,看见不少的家长身上穿着一件类似环卫工人穿的草绿色的外套,后背印着一只大手,还有一只小手,有文字诠释说“大手牵小手”,一个男老师手拿话筒,在统一喊着什么,小朋友哇啦哇啦的,非常热闹。

今天我又从那里经过回朝阳校区,除了家长的服装没有变,遍插在铁围栏杆上的五色彩旗没有变,那位拿着话筒叫喊的男老师没有变,变化最大的就是家长不再在围栏干的外面瞧热闹,而是全部进入到里面,面对着自己的孩子站立着。

然后,那位拿着话筒的男老师高声叫喊:手牵手啊,摇一摇;摇一摇啊,蹲下来;蹲一蹲啊,站起来;站起来啊,伸开手;伸起双手摆一摆,一起抱啊一起抱……

随着这位男教师的号令,所有的家长和孩子统一行动,动作不一定非常整齐划一,但是气氛非常热烈。我点赞这样的教育方式,在游戏中让孩子们感受亲情,感受温暖,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种下欢乐的种子。——如果这样的教育方式,能够延续到小学,初中,乃至高中,我想,十年之后,我们的家庭,我们的社会,一定会变得更加和睦和谐。

 

有学生从外地过来,他的同学——我的另外一个学生就请他吃饭,想着还有我这个老师,就顺便请了。这中午就没有时间休息,都在酒桌上侃大山,他们喝得醉醺醺的,舌头在口腔里都转不过弯来,但依旧一个劲地回忆过去,歌颂我的丰功伟绩,我就像楚国宗庙祭坛上的那只仙逝多年的乌龟,心平气和地接受他们的“风雅颂”。

这样的情形我已经习以为常,这也是我不太愿意跟学生一起吃饭的缘故。其实,生活中有很多有趣的话题可以聊,但他们偏偏不聊,专门歌功颂德,于我而言非常不习惯,但也不说什么,耳朵里听着就是。

下午上班时间,说是要去飞跃校区开会,原本10个人的会议,真正到会场的不过6个人。刚坐下来开会不过10分钟,朝阳校区就打电话给领导,说着火了,灭不了。领导大吃一惊,脸色凝重,对我们说,休会,我要到朝阳校区走一趟,那里出了大事。并对我说,你也赶紧过去看看。

我只好骑着我的自行车,以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回到了朝阳校区。其实,说起火却不见火焰,说没有火焰却又有烟雾。原来,志远楼是框架式结构的教学楼,当初建地基的时候,就没有回填土,所以,尽管外表看不出,里面却是空的。天长日久,教学楼北边的一处地基有点陷落,宛如一个洞口,而学生动辄把垃圾诸如作业本、试卷、包装袋等扔到下面,风一吹,有一些垃圾就顺势吹进了洞口。

估计是中午,学生调皮,把火种给扔了下去,这事就是这么巧,就点燃了洞口的垃圾,然后,着火点随着垃圾往里延伸,一时间有浓烟滚滚的味道。学校负责安全的行政慌了神,又是打电话给消防队,又是打电话给领导。

但我到了那里一看,说,我们志远楼不是有消防栓和水管么,套上去打开水龙头往里面喷射就行了。有人说,正在这样做。其实,即使不做,这火也会自行熄灭的,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用水喷一喷更好。

消防队的车子也开到了北边的那条小巷,但却没有行动,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