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2月20日 星期六 多云  

2016-02-20 21:29:28|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现在居住的陋室,也可称之为楼房,是1997年年初搬进来的,至今快到20年了。

房子很宽敞,从前一家三口居住其中,各得其所;偶尔逢年过节,把父母接过来小住几天,也不显拥挤。平日里,工作学习时,人尽其力;生活娱乐时,各尽其能,“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现在都留存在相册里,抑或是自己的内心深处。

现在女儿在外地参加工作了,也有了自己的家庭,我和太太就成了两个留守半老人(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老人),蜗居其中,感觉空间很空旷,跳舞、翻筋头、短跑都是可以的——万一两人斗殴,从厨房开始,打到卫生间,再打到饭厅,再打到客厅,再打到书房,再打到大卧室,再打到小卧室,再打到阳台,估计需要半天的时间。

房子的确比较大,但现在有点寂清——可以理解古人“四世同堂”的美好追求。再过一个月,我还可以恢复为期一个月的单身狗的生活,这是近30年来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孤家寡人的生活,想象一下曾经过去年轻的生活,我想应该非常有遐想有感触的。

同仁听说如此,非常艳羡,说,这等好机会,应该好好抓住,从来没有做过的坏事,抓紧时间做;没有犯过的错误,抓紧时间犯。有同仁提议,集体发微信通告全世界,告诉亚非拉各国的人们,有个人要过一段时间的单身生活。

我是他们设想中的人吗?我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吗?我是一个追求低级趣味的人吗?你们猜都不用猜,他们还真的说对了,内心深处,还真有点想“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的混乱情状。——这是开玩笑的话,不得当真,不得转发微博。

据说买房子就只是买房子的本身,房子下面的根基——土地,依旧属于国家。土地上面的房子,你也只有70年的居住权。70年以后,房子没了,楼房倒了,一切都拆迁了,土地又归于国家所有,又可以在上面建楼房售卖,开始新一轮的换置。如此说来,所有的买房人都只是在活着的时候,辛苦一辈子,换来一个短暂的栖身之所而已。

李白云: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人生者,百代之过客也。这话准确道出了人生一世的真谛,万事万物,都应该以天地为自己的居所。那些一生孜孜以求,贪恋钱财,唯利是图的人,建房子,买豪宅,就造物者看来,都是非常幼稚可笑的。

这是从宏观的角度看待房子,老百姓谁都不会在意我的谬论,连我自己都不在意,都这么大年纪了,依旧想多多赚钱,多多买房子,说大话都是骗鬼呢!安居才能乐业,有房子就有遮风避雨的地方。有房子,男人才会有家庭;有房子,女人才会有供自己哭泣的地方——所以说,房子还是自己的好。

 

年前的天气,一直阴雨绵绵,太太几次提议简单地将房子打扫一番。她所说的打扫一番,倒不是客厅卧室——这些几乎天天都在清扫的,而是厨房、卫生间。想像一下都快20年的房子,虽然地面是干干净净的,但是墙壁呢?天花板呢?总归有陈旧感,虽说能体现历史的悠久,厚重文化的积淀,但于视觉来看,一言以蔽之:脏。

脏就要打扫,就是擦拭,可是天气那么糟,气温那么低,谁愿意做这等活儿。子曰: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於人。我不是劳心者,但决计不应该是劳力者,好歹应该在两者交叉的范围内,简言之,半个劳心者,半个劳力者。

太太要打扫卫生,我说,我赞成,但不会实际参与,我可以指挥。太太说,你怎么就成了指挥呢。我说,我是劳心者。太太说,那你是不是劳力者。我说,也是。太太说,既然如此,那你做点什么。我说,作为劳力者,我会站在旁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太太问,哪是什么事。我说,我可以大声叫喊,擦得好,很干净,或者动动手,指着一个地方说,这里还不太干净。太太笑着说,你这也叫劳动。

这年前的卫生就算是马虎应付过去了,该咋的还是咋的。太太说,我担心人家都会说我们家里,一年到头连卫生都不搞一下。我说,你也太自恋了,而今这个社会,谁还会去注意别人家的事情,都忙着赚钱呢!没人注意你,能歇着就歇着吧。

 

这两天的天气尚好,气温不低,阳光也好,除了开会,就没有多少的正经事。对太太说,今天下午我们开全校教职员工大会,上午闲得无事,我们来搞一搞卫生。太太惊讶地说,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勤快。我说,都立春了,人勤春来早,地肥硕果累,我也看这厨房、卫生间有点不顺眼,擦一擦可以光亮一些。太太说,烧开水,倒一些白碱,非常容易擦洗,而且很干净。

这不就开始忙碌起来么。我个子高,负责上层工作,搬把椅子,搬个凳子,把凳子搁在椅子上,人蹭地就爬了上去。太太说,你慢点行不行,当心老骨头。拿着热气腾腾的抹布,往有尘垢的瓷板砖上一抹,你还真别说,真的非常干净,仿佛是刚刚贴上去的瓷板一般,光洁一新。卫生间的天花板麻麻点点,用抹布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同样的光亮。

我不是一个好逸恶劳的人,毕竟是农民的儿子,打小从农村长大,劳动是我的本分,一旦真正想劳动,深藏在灵魂深处的劳动潜能登时迸发出来,边边角角,一丝一毫,不敢马虎,非要擦洗得心里满意才行。太太说,我发现你有强迫症,有浓重的洁癖,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要做得非常好。我说,这也是我的人生态度。

擦洗完了卫生间,接着就是厨房,厨房之后,接着就是卫生间与厨房之间的洗漱台,如此在椅子上爬上爬下,也不怕扑通摔倒在地,总归,站在椅子上,看见纤芥之尘就有非要把它擦得干干净净不可——顺便做个广告:但凡家里想打扫卫生的,可以微信我,不过要价很高,毕竟我是中学高级教师,文化身份还可以,你要的不仅仅是干净的卫生,更是富有深刻人生内蕴的环境卫生,对不对。

 

高安本地的风俗,从正月初七到正月十五,流行舞龙(高安人叫滚龙)。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非常流行,大家都以娱乐为主;后来就变成了赚钱为主,就有打架斗殴的事情发生;后来又有车祸发生。因为这个,市政府曾经下令禁止过。现在就不很流行了,但并非没有,这两天晚上,城里时时能听见敲锣打鼓放鞭炮的声音,这就是滚龙。

一般都是乡下跑到城里来。某个地方的人在高安城里做事,村里白天就让人送帖过来,晚上就有龙来热闹一番,放放鞭炮,送上几百元钱(有钱的还可以拿烟),大家就一哄而走。不过,现在的龙不好看,先前无论是纸糊的,还是红布裹的,里面都点燃蜡烛,通体明亮,晚上煞是好看;但现在用LED微亮灯,龙的韵味不足。

晚上从体育馆回来,在理发店理个发,就看见一条龙在瑞嘉园小区舞动。等到他们出来时,才看清是条布龙,不亮堂,滚龙的有十七个人,人人都穿着迷彩服。

撑龙头的小伙子还肩披绶带——在农村,撑龙头是要竞价的,谁出得钱多谁就拥有撑龙头的权利。一般都是新婚燕尔的年轻人,盼望今年生个大胖小子,才会拼了命地出高价;有的小伙子因为家里比较穷,竞不起高价,便跟父母吵架,说父母没本事,以后自己生了女孩可别责怪,谁叫你们不出钱,奶奶的。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