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3月26日 星期六 多云  

2016-03-26 21:52:33|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念叨着过年的时候,姨父他们到家里来拜年,因为我们在南京,没有见到面,所以带来的什么烟酒就放在家里,也一直没有空回访还礼。上个星期回家,母亲说,要去姨娘家走一趟,将送来的烟酒送回去——母亲的脾气一贯都这样,“别人的东西有这么好吃的”,她把这话经常挂在嘴边,耳濡目染,我都不敢轻易地去吃别人的邀请宴。考虑到今天有空,昨天跟母亲说了,又打电话联系了姨娘,说我们今天会去。

姨娘家我是每年一趟的,其他的时间,从未顾及。他们那个村庄北面背靠着锦河,河堤比较缓坡,现在这个季节,小草青青,点缀着一些野花,自然而朴实。锦河的水自西而东,汩汩而流,有一处在河当中堆砌了一些大型的山石,形成了人为的障碍,河水从山石的中间冲击,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南面是一大片的良田,远眺可以看见灰埠的希岭,三个山头紧挨着的——总之,有着传统村落的幽静与动感。

如果从我个人的喜好,我是喜欢这样的地方的。现在是农忙季节,但田野里看不出热闹非凡的景况,各家各户,一般都是夫妇两人,在田里育着秧苗——因为刚刚才撒播的种子,从稻谷里萌出的是细微的白白的嫩芽,还不能说是苗的。更多的房子,一片沉寂,看不到青壮年的影子;与姨娘隔壁的一户人家,一位老人坐在门口晒太阳,就这样长久地坐着。

可能与母亲、舅妈相识,老人家在我们到的时候,过来跟母亲她们打招呼,攀谈;我们走的时候,又颤颤巍巍拄着拐杖走过来,跟她们说上几句话——瞧神情非常期盼,而且巴不得我们晚点走。说儿子,说女儿,说个人的现今境遇,总之,子女大了,能飞的都飞了,剩下一个老人呆在家里,孤独地过着每一天。

坐在车里回来的时候,太太问母亲,这老人家多大。母亲说,都八十多岁了。太太说,都老成这样。母亲说,你还别说,人家可是千金大小姐,年轻的时候长得可好看呢!出嫁带的陪嫁都好多,金子银子都有,只可惜当时划为了地主,落到现在这地步。

 

姨娘对母亲是热情有加,平日里有什么事情,尤其是扰心的,就把我们家当做她的娘家,过来倾诉一番。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因姨父而引起。姨父有点大男子主义,一言堂,不是官偏把自己当做官——可是,家庭就是家庭,要狗屁官干什么。他不,偏要,动辄对姨娘呵七呵八的,年轻时还动手,现在老了,稍微好点。

母亲只要听妹妹一倾诉,立马火冒三丈,打电话厉声把姨父骂一顿,而且还会说,你过来,到我家里来,看我不收拾你,你以为你会打(高安土话,功夫之意),就呵七呵八,还冇,就凭你……

这样一说,姨父不敢顶嘴,点头哈腰,一个劲地道歉。姨父喜欢喝酒——现在年龄大了,也开始自我约束,不再喝了。喝酒的人大体差不多,脾气上来了,一片混沌,天皇老子都不怕;酒劲一消,很快像哈巴狗一样,你怎么说怎么骂,他就嘿嘿一笑。

每一年姨娘听说母亲要去,毕竟是亲姐姐,鸡肯定是要杀一只的;而且不能小,要大一些的鸡才像样。可是姨娘的厨艺一般般,压鸡汤之前,不愿意把鸡内的的鸡油弄掉,结果,鸡汤压好了,味道很鲜美,但却很油腻。

太太喝了一大碗的鸡汤,很快就坐在门口做呕吐状,连声说,不该贪吃,不该贪吃,喝多了汤,人都腻得作呕。我算是比较好的,但也有克制,只喝一小碗,天下平安,太平无事。

回来的时候,太太看中了一些芝麻糖片。在现在这样的时候,居然还留有糖片,而且是芝麻的,这自然不能单单吃上几块就能了事的,必须最好带回家去。我就对太太说,你拿着几片,到厨房里去,说这芝麻糖片很好吃,真香;我姨娘就会说,你喜欢,等下回家时,你带回去。太太信以为真,还真的这么做了,从厨房里返回厅堂,对我说,说了,可是你姨娘没有丝毫反应,怎么办!我说,只好我亲自出马,说我要带芝麻糖片回家。

 

闲来无事,到处走走看看,就看见姨父家放着一份修建朱氏宗祠的“倡议书”,我看其中的文字,颇有古朴之风。在农村,有这等文字功底的就算是举人老爷了,我感觉我都有点望尘莫及。

作为生活记录,把这样的倡议书原封不动地记录下来,也算是给读者一个开眼界的机会,看看乡下重修祠堂(现在非常流行)的倡议书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封面文字】在天成象榜山有布政之宫  落地成型淋溪居正阳之位

【正文题头】榜山松茂盛  武林出良佐 淋溪水长流 诗书拔佳文

【正文内容】朱氏各位宗亲、共族同胞:

我榜山淋溪朱氏宗祠原建于明朝永乐年间皇帝朱棣(朱元璋第四子),解放后重建。昔日庄严壮观祠宇,今已成残垣断壁,瓦里遍地,满目疮痍,一片萧然,族人扼腕唏嘘,祖先痛苦疾首。今逢盛世,政通仁(人)和,百业兴旺,经济繁荣,朱氏大姓泱泱望族,有道是“朝廷无朱不成官”,蒙祖福泽,英才辈出,丁财两旺。为弘扬祖德,报效宗恩,近年来众族宗亲多次提议重建,众望所盼,已达共识。今产生理事会,向全体宗亲,共族同胞,姑娘,姑爷,外甥(女)提出倡议,诚望全体族亲众志成城,同心同德,建言献策,慷慨解囊,踊跃捐资,上酬祖宗恩德,下荫儿孙辉煌!

各位宗亲、共族同胞,重建宗祠大业,义不容辞,裔孙责无旁贷,同时热忱欢迎族外亲友关心支持朱氏建祠大业的有识之士,续薪助力,添砖加瓦。

各位宗亲、共族同胞,为表彰善举,凡捐助资者镌刻于宗祠芳名榜上,刊载新修族谱,流芳百世,永昭后代!

【附页题头】捐资助薪祖先知  积德累功儿孙福

【附页内容】各位宗亲、共族同胞,凡捐资宗亲,不分男女,不分老少,不分先后,不分铜钱美钞,均载入《淋溪朱氏建祠史册》,谱族宗亲人均集资400元。凡捐资200元以上者榜上留名,凡捐资500元以上者刻碑纪念;捐资5000元以上者颁发“”荣誉证书,“建祠史册”精装本;捐资10000元以上者颁发“朱氏宗亲楷模镶金匾”,夫妻合照载入朱氏族谱。

祖宗万代得祭祀,儿孙千秋序尊卑

各位宗亲、同族同胞,以上倡议众亲所望,积极响应,实现祖宗荫灵信步家宇,实现裔子曾孙敬祖之心愿。

文为宰辅安邦国  武作干城拜九重

朱氏泱泱,祖德泱泱,祖祠煌煌,子孙煌煌!

 

我们前往姨娘村庄的时候,是取道挂榜山水电站一条路,往黄沙镇漆家村中通过,再驶入黄沙至相城的路。那一条路坎坷不平,大货车非常多,白灰色的灰尘遮天蔽日,可谓车辆一过,五步之内不辩牛马。现在路的两边正在填埋黄土,估计是想拓宽路面。我的车子算是保养比较好的,单单这一段不足一公里的路,我的车身好像涂了一层白漆。

返回的时候,姨娘说,就从村子后面的河堤上走,路又好走,而且非常的近。如果真的可以通行,的确非常近,就是在挂榜山水电站那里分岔口处,往左就是漆家村,往右就是锦惠渠的渠岸。

当初去姨娘家的时候,母亲就这么说过,但我担心道路狭窄,倘若碰上会车,就不好了;于是还是取道漆家村,相当于走了一大段U字型的冤枉路。回来的时候,走锦惠渠岸,果然好走,而且会车的机会很少,即使有,修路的人都已经想到了,每隔一段就加修了一块候车之处,不会造成会车困难,可以节省25分钟的时间。

 

回到家里,母亲就安排父亲开始杀鸡,她自己烧火,太太准备拔毛,我则提水冲洗车子。

隔壁理发店里人声鼎沸,不用说,又是在赌博的。村里的一个“杀马特”跟我打招呼,我说,你怎么不去玩玩,是没有位子吧。“杀马特”说,位子多得很,主要是没有钱。我说,玩多少钱的。“杀马特”说,有时几秒钟就上千。我说,都玩些什么。“杀马特”说,咔颈(掐脖子,用高安话说出来)。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赌博法。

过了一会,大群的“杀马特”出来了,个个脸通红,肯定是喝过酒的,高声说着话,谈论刚才一局牌。看他们生活的状态,我由衷地羡慕,吃吃喝喝玩玩,不用做事——不像我们,天天上班,天天有人追管——人生还有比这更惬意的么!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