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3月29日 星期二 阵雨  

2016-03-29 21:33:24|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是说一说昨晚没做任何登记、堂而皇之地走进校园内、到高一年级奥赛班教室里去推销笔芯的、那位据说是“江西理工大学”学生的人。

今天一大早我到新校区校门口值班,一位保卫人员就对我说,昨天晚上那个推销笔芯的人,你们不是登记了他的身份证就让他走了么!但是他根本没有走,晚上十二点四十,他把他的包放在东边那扇大门的门口,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走来走去。我问,后来呢。保卫人员说,我也没有问,我担心他爬围墙,就一直观察;但他只是走来走去,然后我就去睡了,等到早上四点我起来跑步时,就没有看见他。

这让我很是纳闷。昨晚我是基于一个老师的身份跟他交流,我不想声色俱厉呵斥他,毕竟他还是一个学生,小孩子,还真的是和颜悦色地跟他聊天,对他勤工俭学的行为表示认可,但也说出门在外,尤其到一些单位上去,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懂得要携带身份证之类的证件,以便证明自己。

旁边的一位领导也问,你不带身份证,怎么坐的车。那小伙子说,我是坐大巴过来的。领导说,现在你拿不出证明材料来,我们就认定你是盲流。

那个小伙子个子不算高,面色很诚恳,说话很有礼貌,一个劲地道歉,思维也非常正常,我主观臆断他应该是一个学生,尽管我对他不带任何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有点疑惑,但认为也许真的如他所言“落在宾馆内”。现在听保卫人员这么一说,还真是非常疑惑:那么晚了,为什么不回宾馆呢!

坐在办公室的时候,谢茂主任进来询问昨晚的情况,我就一五一十地跟他汇报了,说,保卫人员要稍作批评,对方进来也不过问;当时问他们,怎么就让他进去了呢,保卫人员说,他背着书包,就以为是学生。我说都晚上七点二十,而且背着两个双肩包,怎么可能是学生呢,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们值日就真的到了八辈子霉了。

两人闲谈间,我突然发现当时我犯了糊涂,没有注意一个细节,那就是,那个小伙子说他是大四的学生,今年六月份毕业,可是我登记他从手机传过来的身份证号码时,知道他生于1999年,当时没有去计算,今天这么一说,我就想到了,如果身份证是真的,那么这个小伙子应该是17岁。17岁的人就大四毕业,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即便是大一也应该是智力超群的人。

我跟谢茂说,当初想联系派出所,让他们派人过来核实一下他的身份,结果我们没有电话,不知如何联系。谢茂慨叹地说,有个屁用啊!我当时打了电话,他们居然说,推销笔芯,那是属于工商局管辖的,应该让他们过去看看;我一听就蒙了,这是什么话,我们学校每年花那么多的钱,聘请他们作为密切协作单位,居然什么都不做,光进钱就是。

我说,其实让派出所派人过来,不过是过过场,震慑一下,免得外人认为我们管理不上层次;如果派人过来了,那个所谓的学生至少知道以后不敢乱来,或许还会告知他的同伴。谢茂说,那些家伙,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怕麻烦;我得跟领导说说,以后不要花冤枉钱,不跟他们合作,反正花了钱也请不来做事。

我说,我想起来了,从前在老校区,也有学生打扮模样的人,混进校园,偷偷到教室里去,向学生乞讨,说家里遭了火灾,父母都被烧死了,自己还在读大学,现在都没有钱继续上学了,连饭都没有吃。记得当时派出所还派人来了,将那个人带走了,后来知道就是想混七混八骗点钱的。

但倘若那个小伙子也是如此,他干嘛真的背着两个双肩包,包里全都是笔芯——据他自己说,是从厂家直接进货的,就是想赚点钱——他完全可以可怜兮兮地张口讨钱就是,何必多此一举呢!

社会有风险,进去需谨慎——我都这么老了,居然还看不透。

 

中午回老校区的教工食堂吃饭。

新校区教工食堂的菜的品种比老校区的丰富一些,供选择的余地就多一些,年轻人很喜欢,不过,菜里面的油也特别多;相对而言,老校区的菜,油量就少多了,正好吻合我的选择,这也是我比较喜欢回老校区吃饭的缘故。

当然,两个校区也有惊人的一致,那就是掌勺的大妈们,清一色的经过了抖腕的培训,一把勺子,能够准确定位,倘若勺多了一点点,她们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位置上用手腕抖一下,勺子里的菜就掉下一堆来。

我错过了生气的年龄,都是一笑了之;但也有如我这般年龄的老师,非要计较一番不可,当场就发飙,说,你抖什么抖,好像在吃你们家东西似的。大妈们受过专门的训练,大大的口罩遮住了大半个脸,你看不清她们露出什么神色,总之,你再怎么的说,她们也不会因此加你一点点,毕竟后面站着很多人,人人都加一点,这食堂还要不要有点盈利。

中午在老校区教工食堂,要了一份(其实就是半勺子,我们皆戏称那勺子是挖耳勺)豆芽、一份海带丝、一份茄子炒肉(好像吃到了一块肥肉)。太太之前帮我准备了一个塑料饭盒,分成两部分的,一部分大一点,另一部分小一点。太太说,小一点的可以装饭,大一点的就装菜,免得饭菜混在一起,什么汤呀油呀都进了肚子。

我严格认真遵照执行,买了饭菜,一溜烟地跑回家,倒不是家里还有什么美味佳肴,而是有家里酿造的老酒等待着我。昨天在新校区吃中饭,未能亲密接触,今天无论如何要喝一点点的,数量不多,只是那么一小杯而已。

一杯老酒下肚,不久,人的睡意就上来了,电视还没有看完,就躺在床上午休一番。结果,醒来一看,买噶得,都一点五十了,离上课尚有十分钟,这个时候再骑自行车去上班肯定会迟到的,换骑摩托,一路飞快,但还是迟到了3分钟,25班的课代表正准备去找我上课。进去班级一看,不能责备我,全班几乎都在酣睡,不能算是迟到的。

 

不知是真的,还是错觉,才在教工食堂吃两天,人就感觉有点胖了。

吃罢晚饭,背着运动包,独自步行去体育馆,不锻炼是不行的。跟着一个球友,玩了六七局双打,对方换了三茬人,我们依旧是我们,打得有点脚发软,似乎感觉都是自己一个人在控制全场,从左边跑到右边,从前面跑到后面,总之累得不行,汗流浃背。不过,虽然累,但感觉全身很轻松,人也很快乐,边打边总结,说说笑笑,时间也就过得快。

下场后,迅速换好衣服,担心着凉感冒,原本想跟大家坐在一起聊一会儿天,但考虑到回家之后,要洗澡,要重操旧业——洗衣服,需要折腾一阵子,未作停留,匆匆回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