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3月08日 星期二 阴雨  

2016-03-08 21:03:2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家都以为文明的社会在逐渐靠近我们,每个国人的心灵都开始变得纯洁无暇,举欣欣然皆有喜色,欢呼河清海晏。殊不知,道德的房屋一旦崩塌,断垣残壁,再想重新架构,非一日之功所能为也。其实,低俗一直伴随着我们,一直在我们身边徘徊,一旦有机会,都会倾巢而出,丑态尽显。

更可怕的是,这种道德的败坏,不是根植于村夫野老,也不是流行于引车卖浆之徒,而是深深烙印在所谓的正在接受大学教育的大学生身上,他们的灵魂深处。我不知道现在崇尚的奇思妙想,所谓的思想前瞻,所谓的思维活跃,是不是怎么想都行,怎么做都行,天马行空,自由不羁,只要自认为能超越平常人的思维,哪怕越过道德的底线,都在所不辞。

来看看华南农业大学连夜挂起的一些庆祝“三八”的标语,就足以说明道德沦丧的严重性。我对这些能够想出奇葩标语的学生,不知说什么好;也不知道他们在挂这些标语时到底持着什么心态。在此,我宁愿背着被这些大学生辱骂的十字架,也要吼一声:你们的语言很低俗,你们的行为很放肆,你们的思想很肮脏。

芸芸众生,我们不是生活在真空中,谁都不是空灵之人,谁都不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圣人,我们自有卑微之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着世俗的尘埃。有些语言,或许可以在朋友圈内说一说,或者在酒席上私密聊一聊,即便是色彩斑斓,影响也就在小范围内,无非增加一些谈资说料,博个开怀一笑而已。在这个以娱乐为主流、以无厘头为时尚的社会里,我们不必过分道貌岸然,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

我不是封建卫道士,不是传统糟粕的说教者,更不是僵化思想的维护者,但说话必须分清场合,尤其是公共场合,是应该有清醒的意识的。人必须有明智的思维,要注意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之所以有别于飞禽走兽,是因为他天生具有的羞涩感,具有的文明感,具有的理性约束。

“女生节,晚归要放开,不归要张开”“听说造人也需要实践”“去二女神,我喜欢的姿势你都有”“春风十里,不如睡你”“每当夜晚我拿起右手时,我便想起了你们”“今夜只为你淫荡,隔夜请将我遗忘”……

退一步而言,就算是大学生们依旧不谙世事,放荡不羁,游戏人生,那么,偌大的一个大学,一所应该根植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大学,讲师们哪里去了,教授们哪里去了,行政人员哪里去了,领导哪里去了。个性再开放,也不是没有一个限度的;言论再自由,也不是没有一个底线的。不要动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要过分纵容自己的言行,老师们要知道,我们在培养民族的后代;学生们要知道,我们是民族的明天。

我们的大学生到底怎么啦?我们的教育工作者到底怎么啦?我们这个社会到底怎么啦?我们这个民族到底怎么啦?我真的不明白,当我们狂嚣要立于世界之林的时候,我不知道我们底气从哪里来?我们到底依靠什么来立足于世界之林?靠肮脏,靠龌龊,靠兵器,还是靠思想,靠道德?

这场闹剧以所谓的“校官方”出面,连夜将标语撤下落幕,但校官方居然不郑重地向有良知的有道德底线的国人道歉,一撤了之,看来这“华农”无论是文化素养还是道德素养也就这么样,甚至比不上乡间的一位耿直的老农!

 

听说,无论是男人,抑或是女人,活着的一辈子,一定要做一回媒人,否则,下辈子就会变成哑巴。平时我们看见的那些不会说话、只会咿咿呀呀指手画脚的人,就是因为上辈子没有做媒人,这辈子就不会说话了。

女性天生的语言能力要大大强于男性,就是源于她们活着的时候,热衷于做媒人,而且不是做一回,而是有机会就做,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做。如此一来,上一辈,这一辈,下一辈,辈辈相传,代代积淀,语言功底焉能不深厚。说三道四,添油加醋,道听途说,张家长李家短,都是女性语言功底深厚的真实反映——自古以来,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就是这么来的。如果有不自量力的男同胞跟女性朋友吵架,那是鲁班面前弄斧头,关公面前耍大刀,李白面前耍文笔,潘安面前耍长相,只能自取其辱,

但是,做媒人这等美差,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必须要有天时地利人和的要素,而且“便利此月内,六合正相应”,阴阳八卦,样样俱全;妄想人为追求,只能适得其反,说一桩,坏一桩;撮一桩,散一桩。

年前的时候,就有同学兼同乡打电话给我,让我给她儿子在学校物色一位女老师,说,听说你们学校新近招聘了很多女老师,我知道你的审美观不错,你给打听打听,看看那些女孩子比较适合,长相呀,身高呀,学力呀……我问,你还有什么要求。她说,家庭状况也应该有的,不能太平常了。

其实,我只能看见学校年轻女老师的面容,至于其他,相比之下,还没有这位同学了解清楚,她是有内线的,什么都一清二楚。我推荐了几位,不久,她又打电话,说,你说的那个,我儿子看了照片,说长得不很漂亮;你说的另一个,个子比较矮了一些。

同学的家庭属于官宦之家,经济实力非常殷富,不过,我们没有任何交集,倘若不是她打电话主动联系,在我的印象中,几乎没有她的存在,似乎像是井水和河水、阳关道和独木桥的关系,泾渭分明。她这么一挑剔,我就没有了那个心思。这事就这么烟消云散了,还害得我私下里跟一位年轻的女教师赔礼道歉,委婉地说,对方说,如果你能高一点就好了。

 

昨天,在人民医院工作的同学打电话给我,说有个小伙子,苏州医科大学毕业的,想到学校找一位女朋友,你能帮忙物色一下么。我说,身高多少。同学说,就是身高稍微差一些,估计一米六七。

恰好我们备课组有一位非常可爱的人选,我极力隆重推荐。然后我就把C老师(为了个人隐私,姑且隐去姓名)的“美图秀秀”通过微信发了过去,同学说,蛮阳光嘛!请问这位老师有没有空,约出来吃个饭。我说,我问一问,你准备到哪里。同学说,城南车站青花瓷雕塑边上有一个“滋味堂”饭店,是我们村里人开的,就到那里,怎么样,离你们新校区也不远。

这等好事可以防止下辈子不做哑巴,焉能不顺势而上,趁火打劫——不,应该是趁热打铁!我就通过微信联系C老师,说苏州医科大学毕业,在人民医院工作,家境殷富,只是个子一米六七,考虑见见面么?C老师也是一个爽快之人,说,可以啊,我觉得没什么可挑的,互相对眼就行。

我就对C老师说,要不,明天三八,一起吃个饭。C老师愉快地答应了,说,好啊,到哪里。我说,就到城南车站旁边的“滋味堂”,远一点难走;届时再要男孩子捧一束鲜花来,如何。C老师说,要鲜花干什么,这多不好意思啊。我说,三八嘛,你是三八嘛,得一束鲜花理所当然,名正言顺。

 

下午等待听潘雷老师公开课的时候,所有的老师都坐在座位上,拿着手机刷微博。

新和老师慨叹地说,哎呀,看看人家师大附中的老师,都集体到泰国去旅游;再看看我们,一天到晚死在学校。我说,生活在泥坑当中,你就甘心做一条泥鳅,不要去羡慕大海里的鲸鱼;你是一把陈旧的琴,就不要羡慕锃亮的琵琶,甘心弹自己的悲伤乐曲,不要羡慕琵琶的“间关莺语花底滑”。

大家就莫名地笑开了。陈琴老师说,我知道你在说我。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