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4月10日 星期日 阴  

2016-04-10 22:10:23|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或许是因为近来雨水较多、万物洗涤干净的缘故,连清晨鸟儿的鸣唱,都显得非常的清脆,不带一丝杂质。之前能够闹醒自己的,是墙洞里窸窸窣窣的麻雀声,爪子抓墙壁的声音,不知什么原因,估计是麻雀贪睡,现在都让另一种鸟儿占了先,而且只有一只鸟儿,不知在哪棵树上,声音在相对寂静的早晨,格外清晰。

依旧是阴阴的天,醒来比较早,老校区教工食堂早上是不开伙的,想吃早餐不可能。原打算到南莲路西边入口处的“聚食汇”吃个早餐,要一份腌粉,要一份墨鱼排骨汤,尽管卫生得不到十分的保证,不过味道倒是不错;然而想到太太的谆谆教诲,想到家里冰箱里还储存着不少的鸭蛋,非要赶紧消灭,不如还是自己动手吧。

时间其实挺早的,不过6点半;人醒来了也就没有瞌睡,起来就起来吧。

用烧水壶烧点开水,点着煤气灶,感觉到锅子有点热度,倒入少许茶油,看见油烟轻袅,敲一个鸭蛋放入油里去煎,再敲一个鸭蛋放入油里去煎。看见蛋清很快凝结,在滚烫的油中扑腾扑腾跳跃,端起锅子,轻轻摇晃,不能让鸭蛋黏锅。一面的蛋清凝固了,用锅铲反转另一面,继续用油稍煎,倒入开水,放入面条,让面条在水中煮上几分钟,放少许盐,倒入辣椒粉,最后倒入一点点的酱油,就可以出锅了。

没有下雨的天气,骑着自行车去新校区上课,依旧要带着雨衣,所谓“晴带雨伞,热带寒衣”,就是这么一个道理。现在天气也四季无序,变化无常,变天跟人变脸一样,就算是至亲朋友,没有缘由,说变就变,不说话就不说话,断交就断交,操刀就操刀,天没天理,人没人理。

新校区高一教学楼前的文化长廊,经过一段时间的施工,已经雏形显现。建筑工人非常熟练地按部就班依层次而建。靠近西边的亭子已经封了顶,而其他长廊上面,今天开始搭建相当于房子的椽条——都是预先用水泥浇筑好了的,一根一根,微微弯曲,像一柄弓。如果天气好的话,不消一个星期就可以粉刷,然后,我估计应该描红摹绿,造成一种古香古色的视野冲击。

 

三四月份,古代有“青黄不接”之说,刚撒播的种子才冒微绿,去年的谷子已经吃完。现在就粮食这一块,是不存在“青黄不接”的尴尬的;但是,无论怎么的进化,蔬菜这一块,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断层的,品种少,价格贵,举国皆然。听说北京的蔬菜涨价幅度都超过百分之五十,我们这里没有去统计,统计局不做这样的事情,但食堂工作人员对我说,现在的蔬菜很贵,都不知道买些什么。

如果这个时候要到我家里去拿蔬菜,唯一数量相对比较丰富的,就算是生菜了;而其他的蔬菜,就很少。芹菜老了,大蒜老了,白菜没有,牛皮菜有少许,葱有少许,新鲜的辣椒还没有完全长出来,豆角茄子更不用说,说不定还没有栽种苗。

太太在南京,更加能感觉大地方的蔬菜,比吃肉还要贵。

在我们这里,像豌豆,带壳的,一大堆放在一起,如果任由卖菜人随便抓几把放进塑料袋中,每斤4元;聪明的家庭主妇,或者家庭煮男一般都不会这样做。随便抓几把的豌豆,有颗粒饱满的,也有瘪的,总归剥豆子的时候,有点划不来。

最好的方式就是自己挑,专挑那种颗粒饱满的。毕竟更多的家庭妇女,煮男有的是时间,只要能花少量的钱买到更多的东西,时间就算不了什么——他们就蹲下来,像绣花一样,慢慢地一个一个地挑。摊贩也默认你这样的挑法,但价格必须要有所提高,4块5。

还有新鲜的辣椒。我们上湖是辣椒上市的风向标,现在这个时期,还没到辣椒大量上市,但有少量的辣椒出来,那都是辣椒苗从大棚里移栽出来时,长在上面的,有一点未婚先育子的前提味道。这种辣椒一般个头不大,味道也不辣,吃只是图一个新鲜,有的人就喜欢那种清香味;但价格不菲。贩子来收,每斤6元,贩子拿到市场上去卖,就上升到9元。

南京的蔬菜,自然是贵的,所以,太太就央托在一起做事的同事帮忙买些豌豆、辣椒。她知道我对挑选蔬菜不在行,即使让我去买,结果是花了钱,买来的东西二五八成,不合格,不如央托精明的人,我负责往快递公司投寄就行。

上午下课不久,还在新校区办公室里,就接到小潘的电话,说她已经把购买的豌豆、辣椒入袋装箱了,让我回老校区的时候,打她的电话,去接东西,然后寄到南京去。

我从新校区回来,就到她家结果已经打好包的豌豆辣椒,骑着摩托,到了南莲路一家“中通快递公司”。进门就喊道,妹子,寄点东西。一个看上去像妹子又像妇女的矮个子女性老半天起了身,将一张单子扔给我,也不说话,满脸的漠然。我也不在乎她的友好的面容,热情的态度,赶紧填好了单子。另一个女孩子过来把东西称了一下,问,你寄到哪里去。我说,南京。她说,一共是6公斤,恰好20元钱。

搬东西的时候,小潘就告知我,中通寄东西,其中两斤的起价是10元,之后,每增加一斤加一元。我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不太好,尽管我在学生面前常吹嘘自己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曾经当过数学课代表的,只不过一个星期之后“被老师铲掉了”,事实上掐指头算数于我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我在心里稍微算了一下,6公斤就是12斤,扣除2斤,剩下10斤,那2斤10元,剩下的10斤也是10元,感觉的确恰好是20元。

寄完之后,给太太打了个电话,说东西寄过来了。太太说,南京的豌豆和辣椒都要10元一斤,还没有我们这里的豌豆甜,辣椒辣。我说,过一个星期,我回家去看看,家里应该会有一些新鲜上市的辣椒;到时再寄过来。太太说,你亲家他们买了8元钱的辣椒,我就用辣椒炒我们卤过去的熟牛肉,结果他们光挑牛肉吃,不吃辣椒。我说,原本南京人就不太喜欢吃辣椒的。

 

下午就呆在家里,上网看看看电影,玩玩游戏。

到了4点,天突然放晴,灿烂的阳光从西边照射过来,校园里的水杉、樟树、棕榈、柳树——所有树的叶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青绿色,而且非常洁净,似乎每一片叶子都荡涤过一般。尤其是棕榈树,这个季节,树冠上悬挂着很多金黄色的近似于倒挂高粱式的东西,应该是棕榈树的花朵,还是蛮好看的。

很长时间以来都暮气沉沉的校园,一时间通亮起来,人的心情也亮堂了很多。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