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4月02日 星期六 多云  

2016-04-02 21:50:45|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破天荒睡了一回懒觉,恋了一回床,得感谢年级组的段考,冲毁了固定不变的周六上课模式,同时又把我安排在下午监考,留出一上午的时间都属于我自己的。历经了一个多月的风餐露宿,其实算是比较疲惫的,今天总算得到一回尽情地放松,尽管一大早人就醒了,看着窗帘外的光线,由路灯光变成自然光,但躺在床上,想着不用急匆匆地奔波忙碌,彻底放松的那种状态,言辞难表。

本打算上街吃早餐,吃一碗混沌,或者一份腌粉,然后到农贸市场上去,买点蔬菜。既然今天有的是属于自己的时间,那么,在家里弄弄小灶,提升一下个人的厨艺,也是可以考虑的。不过,打开冰箱,看见不少的鸡蛋和鸭蛋,在这样渐渐高温的天气,若不及时吃掉,届时说不定一冰箱的小鸡和小鸭出生,心想,还是自己煮面条吃罢。

这些鸡蛋鸭蛋,原本是不属于我的,只是因为太太去南京的时候,准备的一个塑料方框箱子委实装不下,才勉强留下来。灶台干干净净,没有油渍,煤气灶点了很多下,都没有点着火,不过一个星期没有动,就退化成如此么!左手抓住煤气灶,不让它轻易地滑动;右手把着开关,一下,两下,三下……N下,总算弹出来火星,蓝蓝的火苗忽地往上升腾。

旁边的烧开水壶里,传来滋滋滋的声音,预示着不久水就要沸腾了。待锅子烧热,倒入少许茶油——太太告诫说,如果自己想煮面,或者炒菜,全都用茶油。金黄色的茶油倒入锅里,四周先是冒出细细的油花,一层一层,上面的往上涌,爆裂,下面的又爬升出来;而中间更多的茶油,似乎没有动静,很有涵养,颇有波澜不惊的风度,也不见得有油烟冒出,但你能闻见香香的茶油味。

将一个鸡蛋敲碎,倒入锅里,刺啦一声,蛋清在沸腾,很快就黏在锅里上,用锅铲轻轻地、慢慢地铲动,却不见完整地挪动起来,居然碎了,完全不成形。眼见得有的地方有点煎黑,有的地方却依旧是是蛋清,不均衡,赶紧把开水倒进去,冒出一团浓浓的白白的蒸汽,弥漫了整个厨房。再敲一个鸡蛋下去——这鸡蛋非常小,比鹌鹑蛋稍大些,吃一个不过瘾,很快就看见蛋清在沸水里迅速包裹了蛋黄,白白的,椭圆形的。

再将面条从包装袋里抽出一些,虽不能细数根数,但不能太多,多了容易把少许的汤汁吸干,就成了烤面条了。放入面条后,就让大火一个劲地煮,放入少许盐,少许辣椒粉,少许生抽,就差不多了。等到将面条倒入碗中,方才发现还有一样东西没有放进去,那就是增加香味的虾米——我喜欢吃的。

 

吃罢面条,感觉有点闷热,赶紧换身衣服,等出了门,走到楼下的时候,发现这衣服换得非常及时。看看操场上依旧在散步的一些高三的老师,一件衣服蛮好的;而路上,无论是准备上街的,还是从街上回来的,即便是多穿了件衣服的人,都把衣服脱下来,拿在手上。

说是强对流的天气,估计大暴雨也罢,耀眼的闪电也罢,震耳欲聋的雷声也罢,应该是在晚上才能发生的。而现在,天空虽有厚积的云,太阳想穿云而出比较困难,但从云缝里透出白白的光,热度还是蛮高的。

街上的人很多,街边的店铺,摆满了清明需要的各种祭品,只是暂时看不见蜂拥购买的人。车子很多,纷纷往城外开去,偶尔形成短暂的堵塞,毕竟有横穿马路的老人,有从侧道转弯的车辆,还有歪七歪八停放在路边车辆,司机先吃了早餐再说,全然不顾自己的停放是不是合乎规范。

我仅仅从二中老校区走到农贸市场,又从农贸市场走回学校,还仅仅在双惠购买了两种菜就回来,都全身渗出汗珠来。农贸市场是如何的热闹,拥挤,我没有去,我仅仅在双惠超市,挑选了一个小小的黄芽白,还有几块酱豆干。难得今天有空,老校区教工食堂不开饭,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也顺便提升一下厨艺。

回到家里,其实还是蛮早的,想起太太的吩咐,说如果有空的话,就打扫一下卫生,拖拖地板。太太曾经给我演示过如何使用我们家的一种海绵拖把,将拖把放入水中,然后拉扯把柄中间的一个不锈钢的拉手,将海绵里的水挤干,然后拖地板就是。

其实,这几天天气尚好,我平时在新校区上班,大门小门、窗户都是关闭着的,家里并不显得很脏;但既然今天有闲暇,正好锻炼锻炼身体,便脱下衣服,挽起袖子,风风火火干家务哇!一番动作之后,腰有点酸,比打羽毛球要累,平时看上去颇为干净的地面,却原来灰尘还是蛮多的,不看别的,单看看池子里的水,就变得有点浑浊,一些扬尘也沾满了拖把,需要用手拿下来。再看看地面,锃亮发光,心情无比的愉悦。

 

奉新“923”大米,虽不能说粒粒如珍珠,但晶莹剔透,比一般的米外表要好看。计算着一天下来,其实也吃不了多少饭,就稍微倒了一大把。这样的大米冲洗起来,水的颜色没有一般米冲洗过后的那般浓白,似乎依旧清还是清的,煮饭的时候,千万不能放多了水,稍微一点点就行,等到煮熟之后,粒粒蓬松,非常香甜。

黄芽白(北方人叫大白菜)有点跟包菜差不多,好一点的黄芽白会包裹得严实,一般人在切黄芽白的时候,最多将表面的几片有点痕迹的叶子去掉,然后用刀切好,再放在水里稍作冲洗一番。但最近据网上说,黄芽白在生长过程中,菜农们也是打农药的,而且这农药残留就堆积在一层一层紧紧包裹着的叶子里,如果马马虎虎一切一洗就了事,吃多了容易中毒,所以,网上介绍说,也应该像剥白菜一样,一片一片叶子剥下来,一片一片洗干净,然后再切,就可以防止残留的农药入口。

炒黄芽白非常简单,将油烧开,把黄芽白倒下去,哗啦啦的一片响声,伴随着一道明火从锅里升起。不常炒菜的人会因此吓了一跳,以为着火了,其实,用不着惊慌,这明火只是这样一下子的,我们看见宾馆酒店的大厨师,哪一个炒菜时不是火光冲天的!这是技术。上下翻炒一番,放入少许盐,不能太熟,太熟就没有嚼头,就可以装盘子。

酱豆干原本就是熟的,因为家里还有几片肉,就拌在一起,盐都可以不放,只需在炒热之后倒入一些生抽就可以,色香味俱全。餐桌上摆上自己炒的两个菜,再倒一杯自家酿造的水酒,清淡,可口,过瘾,还有比这更小资生活的状况么!

没有见过外面世界的我,从未见过大场面,单单就感觉这样的生活非常惬意——鸿鹄安知燕雀之志哉!

 

下午考试之前,备课组邓组长告知,考完之后,集体到学校后面的“乡村记意”吃饭。我说,周二开备课组会的时候,你不是说因为有班主任下班就各自自己吃饭么,吃完饭就各自批阅试卷,怎么说变就变呢!他说,有很多老师要求的。我说,我就不去了,因为家里还有剩菜剩饭,不吃会浪费的。

于是从新校区回来,与中午同样的菜,同样的水酒,小酌一杯,情趣盎然。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