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6年04月03日 星期日 阵雨  

2016-04-03 22:13:4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或许是昨天中午没有休息的缘故,再加上昨晚阅试卷、看电视很晚,或者是因为今天、明天可以全天候的休息,完全属于个人支配的时间,人的紧张度陡然间松弛下来,便有恋床的本能暴露无遗,而且不是那种醒来早就再也难以入睡的状况,睁开眼,想一想,再睡一会儿吧,忽然间,就真的睡着了,而且又做了一个短小精悍的梦。

我骑了自行车,到新校区去拿车子,因为跟父母说好,今天要去上高一趟,依旧是过年未了情。上高的叔叔今年没有回来过年,我姐姐妹妹以为他会回来,就带了些拜年的礼物给他,结果他老人家因为我们去南京的缘故,感觉回来也乏味,就没有回来,于是,姐姐妹妹送的礼物就放在家里。

倘若不是我每天要上班,母亲是一刻都不能容许礼物放在家里的。她的想法非常奇特,说,如果不及时送过去,说不定叔叔婶婶还会说我们想贪到这些礼物,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抑或是开玩笑的。我知道老人家其实年纪大了,开始喜欢走动,说辞只是一个借口而已。上个星期六去了灰埠姨娘家,这个星期天就说好去上高的。

高一年级上午依旧要进行考试,考试之后,学生便可放学回家,周二上午赶回学校便是。我到校门口的时候,感觉到外面的车子络绎不绝地要进校门,以为是家长开车前来接小孩子的。保卫人员忙得不亦乐乎,每一辆车子进去,都拿着登记本让司机登车牌号码,登姓名。好在司机都是高素质的,驯服地将车停下来,认真登记好。

进去校门,道路周边到处停满了车辆。却看见图书馆的大门口,一张桌子摆放在大门口,桌子前堆集着一些穿着统一米黄色运动衫的人,开始还以为是搞什么推销产品的,但想想不可能,再仔细看看,大门上方还悬挂着一条横幅:欢迎回家——我的一九八九。

方知是高安二中1989年高中毕业的一届学生,搞学生聚会。

记得似乎是两个星期之前,电教处的陈琳主任说她们八九届的学生要举行一次聚会,而且要捐献一块文化石,想在文化石上镌刻一些文字,让我写一篇短短的纪念性文字——在之前的“生活记录”中有所记录的。想不到是今天聚会,还统一购买印制了文化衫。

下午3点余从上高回上湖,再从上湖回到老校区,看见那些学生又把活动场所迁徙到了老校区。校园的主干道两边,都停满了车子,显得非常拥挤,却很少看见人影,估计是这些学生正在参观他们89年曾经读书的教室,坐过的座位——再过3个月,他们曾经度过青葱岁月的教室就将会拆除,改建新的教学楼。

 

回到家里,父母正坐在门口等我。看见我下了车,母亲说,还没有吃饭吧,我帮你用蛋炒饭。我说,也不觉得饿,不吃也行,要不到叔叔那里去随便吃点东西就可以。母亲说,反正也不打紧,快得很。我上楼把叔叔应该得的东西提下来,母亲说,饭炒好了。

我吃了一碗,感觉味道非常香,不过有点淡,估计没有放盐。母亲说,没有菜。我说,不要菜也行。母亲说,吃点霉豆腐怎么样。我说,行。霉豆腐的味道很好,是自家做的,放在味淡的蛋炒饭里,正好得到中和,原本淡淡的味顿时变得非常有味。

母亲问女儿生了没。我说,生了。她问什么时候。我说,上个月31号,也就是前前天。母亲说,这么顺利,还算好。问是男孩还是女孩,我说是个女孩子。母亲是希望生个男孩子的,就说,都怪你女婿的那个姨妈,说她们南京人喜欢女孩子,不太喜欢男孩子,不然会生男孩子的。我听了哑然失笑,说,这跟他姨妈说话有什么关系。

母亲说,我还担心孩子跟她太公(我父亲)同一天生日。我不知道母亲这样说又有什么莫名其妙的理由,估计农村里有什么禁忌,但我没有开口询问。

一路上说着话,都是家长里短的。路上的车比较多,车进入杨圩,天空一片墨黑色,顿时大雨滂沱,天昏地暗,行车得慢慢走,而且为了安全起见,像我这样合格的“中国好司机”都开着双闪,缓缓而行。这一程就到了上高泗溪,雨下得真的很大。车过泗溪,天空泛白,零星点雨。

到了叔叔家里,我掏出手机,把里面收藏的小孩子的相片给母亲说。母亲惊讶地说,这才几天,就长得这么好。然后对爸爸说,看看这孩子,长得跟建华小时候一样,一个模子,像我们这边的人。我这才知道,我小时候长得非常漂亮。

我是学中文的,“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典故熟稔于心,总以为古人说这样的话应该有一定的道理。小时候长相也罢,表现也罢,都非常优秀的人,长大之后的确跟人们预判的结果有相当大的距离。平日里我观察一些孩子,读小学的时候如何如何了得,参加工作之后“泯然众人矣”,比比皆是——如此说来,很有道理。

反过来说,“小时未必佳,大时了了”也应该存在的。像我,现在这么好看,那么就推断我小时候应该比较难看。今天母亲这么一说,就有点颠覆了我过去的观念,却原来也有特殊性,“小时了了,大时依旧了了”——我就是这样的人物。

 

叔叔婶婶准备了一桌子的菜,除了一个豌豆属于素菜,其余全都是荤菜,大块的肉,大块的排骨,还有什么牛肉,猪脚,居然还有狗肉——冬天天寒地冻尚且不敢吃,吃了易上火,现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更是不敢伸筷子。

婶婶还蒸了一种米饼,黏黏的,青色,说是用山上的野菜做成了。我闻了那气味,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清香,纯天然的,似乎是艾叶,抑或是蕨菜叶,撒上白糖,很有味道。叔叔还拿出他在湖南凤凰古城购买的“糖姜”——一种凤凰古城的土特产,母亲吃了一块,只感觉甜,还带有姜汁味。回来的时候,叔叔给了两包,说带回家尝尝。

父母的胃口非常好,吃起东西来比我强,这是我希望看到的。老人家,能吃能睡,平时再适当做点农活,活跃筋骨,对健康大有裨益;他们的身体健康,对于晚辈来说,真的是莫大的幸福,幸运。

愿天下所有的父母都健康长寿,幸福恒久远!

 

晚饭在北街的“粥公馆”吃。

远在深圳工作的学生“KST”——姑且这么称呼吧——回乡探亲,非要宴请我。我说我尽地主之谊,请她吃餐饭,她坚决不允许,再三强调“主随客便”。她在外地工作,属于“客”;我是地头蛇,属于“主”,“主随客便”就是说,主人要随客人的方便,她说什么你就听什么。

我原本只是客套而已,真的让我请她吃饭,我还舍不得呢!听说她要请我吃饭,故意卖个关子,推三推四的,其实心里早就答应了。在这个社会里,能吃一餐不花钱的饭,估计是所有人的首选,我不另外。

我跟“KST”学生的交往,纯属机缘巧合,她问她班主任“猪猪”的电话,我就告知她,之后,在博客上就有交流,感觉很舒适。我喜欢调侃,她喜欢揶揄,有时偶尔会互掐,能感受到师生之间的那种乐趣。其实,我没有教过她,但她依旧尊称我为老师。在这个只要名利不要脸面的时代,我不能免俗,也就默认她是我的学生,谁不想多几个像这样优秀的学生。

吃罢饭回家,同车的朋友都说,你这个学生真的了不起,别看个子不高,但充满了热情,非常干练。我说,你们说的“干练”真的非常准确。她从事经商,一般经商的人唯利是图,我能理解,但如果说经商的人能够说出郁达夫《春风沉醉的晚上》,就不是一般的经商人,也就是说,她有十足的文学素养。

毕竟我是语文老师,文学功底虽不深厚,但好歹能够附庸风雅少许,对这样有文学素养的学生,喜爱的程度自然加深了良多。

世界很小,吃饭过程中又碰到了在南昌大学做教授的博士学生。学生长大了,社会经验丰富,难免市侩一些,专挑优美的词汇说老师,自然也免不得夸大其词颂扬我一番。我说,我最不喜欢跟学生在一起。他问为什么,我说,他们喜欢过分夸奖老师,跟开追悼会差不多。他说,我说的是实话。我调侃说,你这个“教授”,是教育的教,传授的授,还是叫喊的叫,野兽的兽。学生说,两者皆有。

这一晚过得非常快乐,幸福,有情趣。感谢所有的学生,谢谢你们还记得老师!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